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0.480
    购买比例百分之三十以下等防盗时间过后才可以观看。  头条?网上?耿老爷子一听到这两个词就头疼, 都是这个东西闹的, “又怎么了?!”

    孔翎愤怒厌恶至极, 把手机递过去,上面正是刚刚飘红的两个帖子,“之前的事情还没平息, 他现在又去找那个女人,他到底有没有脑子,有没有替我想过!”

    两个飘红的帖子一个知名影星婚内出轨被妻子捉奸在床,耿老爷子看过一眼就放过了,再看下面的就是“青年画家出轨后续!夜会情人被捉奸在床, 有图有真相!”

    看到这个他就抖的不成样子,点开链接之后脸就一黑, 上面赤身**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的男人不是他儿子是谁!气昏之前竭嘶底里的大吼:“把这个不孝子给我绑回来!”

    耿大夫人也看到了,脸也随之黑了下来,这丢人丢的就是整个耿家的人,快速的翻看了下,“现在应该还在派出所,我现在就打电话。”

    她不说还好, 听到派出所耿老爷子再次气急攻心,这次一个字都没吐出来直接晕了,护工一边按铃一边大喊:“快来人!”耿大夫人觉得丢脸至极,也不想丈夫去丢脸, 转身对孔翎道:“现在老爷子这样, 无论什么事情都缓缓, 老爷子的身体最重要,现在安业在派出所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有朋友有关系这就打电话,你去看看。”

    孔翎正想去看看那一对怎么样了,是不是羞愧的想要自杀,脸上却闪过迟疑和厌恶,显然不想去,耿大夫人立刻拍板,“小翎,这事等不了,快去,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人把这个什么给删了,简直不像话!这是侵犯人**!”

    “那好吧。”

    ***

    耿安业这会儿已经穿戴整齐了,但是刚刚赤、身、裸、体被一堆人围观的情景还在他脑中不停的回放,他这辈子都没这段时间过的狼狈,他这会儿已经清楚了,在他隔壁开房的正好是一个小明星,和一个女演员来开房,谁知道他老婆得到了消息带着一堆人来捉奸,各种工具都有,还打110报警说这里有人卖。淫,连带着他也跟着倒霉,他们直接冲进来后面还有人啪啪啪的拍照,当时他正在初恋身上奋力耕耘,被一吓,顿时一泻千里。

    他现在还不知道照片已经被曝到了网上去了,只要想到刚刚的事情被这些人看到就恨不得找个裂缝钻进去,他手机响了好几次了,他愣住没勇气接,他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初恋小姐披着衣服在那里哭,这次是真的伤心,一个年轻的警察拿着两个人的身份证,“是不是嫖、娼,你是不是招妓、了?结婚证呢?你们身份证上一个已婚一个未婚是怎么回事?还说不是嫖、娼?有什么老实交代!”

    初恋小姐哭的喉咙都沙哑了,“警察同志,我真的不是出来卖的。”再一次后悔她为什么不让耿安业去她家里,去了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她打电话哭诉完,耿安业要来看看她的情况,她的住址已经曝光,这几天邻居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怪异,她根本不敢让耿安业来家里,干脆的定了房间,两个人孤男寡女,又是郎情妾意,说着说着就滚到了床上去了,说起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滚床单,之前她一直没给,谁知道居然被一群人围观!

    她猛的推了推耿安业,“你说话啊!”

    两人这会儿都是衣衫不整,一个被打击的一个字都说不上来,一个含糊的说不清楚,警察同志早看出来这对男女怎么回事,和隔壁那个刚刚掐了一次的夫妻差不多,只是对这种人看不起,存心为难一下,这也是例行公事,孔翎就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她穿着简单,素面朝天,表情冷淡,本该不起眼,但是她气质出众,身材高挑,站在那里就不容人忽视,用一句矫情的话讲,就是有气度,从她身上根本看不出为生活奔波的痕迹来,她这样从容,越发显得耿安业和周蕊狼狈不堪,看到她出现,周蕊率先的瑟缩了下。

    “警察同志,我来带走我的丈夫。”

    耿安业整个人跳起来:“你来做什么!”这孔翎不屑的冷笑两声,“你还好意思问我,爸被你气晕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大嫂在那里看着,打个也有事在忙,我不来你在这里过夜?或者我现在就走,你等明天再说。”

    旁边的警察同志一点也不觉得她态度恶劣,丈夫出轨被抓他们见过多少竭嘶底里的,这位好好的站着就是有涵养的表现了,耿安业暴跳如雷:“爸怎么会气晕?不对,他怎么会知道!”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快点跟我走,啰嗦什么!”

    耿安业本能的抬步,周蕊忙抓了他一下,“我呢!”刚刚孔翎半点没有提到她!他走了,她怎么办?!她也顾不上难堪了,急切的看过去。

    “小姐,你是谁啊?”孔翎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这么冷冷的看过去,“回去做个检查,在外面乱搞也不怕得病!警察同志,希望你们好好查一查这位小姐的履历,万一是有过性病历史,请您立刻联系我,我会让我先生去窗口做一下检查,什么事情都要小心为妙。”

    警察同志严肃的点头:“这是一定的,请您放心,如果有事我们一定及时联系你们。”

    周蕊苍白如纸,摇摇欲坠,死命抓着耿安业的袖子,“我不是!你告诉他们我不是啊!安业,你快说啊!”她这辈子就没受过这样屈辱,这个时候审讯室的大门开着,有人朝这边探头,眼神在她身上犹疑,似乎是要看她有没有病,“我没病,我怎么可能有病!孔翎你含血喷人!今天怎么会那么巧,是不是你做的!”

    耿安业也跳起来:“孔翎,你明知道她是谁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先前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现在又来污蔑我们,你简直……简直是恶毒至极!”

    旁边的警察同志看不过眼了,你出轨你还理直气壮了,这板着脸训斥:“先生,这里是派出所,你身上的嫌疑还没有完全洗清,请你坐回去。“

    耿安业还是有点害怕警察的,被这么一说,小腿一哆嗦,眼角看到孔翎唇角闪过一丝笑意,又暴躁了,“我就知道你就是故意的!你不解释清楚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

    “好。”孔翎立刻接下去,任谁也看得出她一点也不想带他走,“警察同志,那我们走吧,他不想走就留下吧,明天他大哥来接他。”

    她说走就走,半点也不含糊,耿安业有一丝呆愣,紧接着被前所未有的暴躁给统治了,他进警察局了!老爷子似乎还知道了!他办事的时候被一群人看到拍照了!这些都是刺激他的因素,现在这些因素完全爆炸了,站起来就要去追她,“你给我回来!”暴躁里还带着几分恐慌和侥幸,她不会真的把他扔这里一夜吧!他们是夫妻!

    看够了笑话的孔翎眼看就要没影了,她真的要走!耿安业被气的头晕脑胀,她到底有没有把他丈夫放在眼里!想要让她回来又下不了面子,和之前一样巨大的难堪让他如鲠在喉,最后他还是放下最后的自尊,声音里的憋屈谁都能听出来,“孔翎,你回来,我跟你走。”这个时候他甚至对他大哥大嫂产生了一点恨意,为什么要让她来这里!是不是故意要给她难堪。

    周蕊却不放过他,她现在亲近的人除了女儿就是耿安业了,他走了她怎么办,“安业,你不能丢下我!你快想想办法,孔小姐我错了,你带我出去吧!娜娜明天还要上学啊,我回不去,她怎么办,你就当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求求你,放过我吧。”

    从门口路过手上带着手铐的人闻言脱口而出,“哇塞,人妻啊,有孩子还出来卖,你对这职业真爱的深沉!”

    周蕊闻言整个人都要气晕了,正要反驳,警察同志咳了咳,“小姐,请你把衣服穿好。”之前她就衣衫不整,这么拉拉扯扯的,大半个胸部都露出来了,那个人就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看样子还想吹个口哨,可惜被压走了,这也足够让她羞愤的了!!

    这还不算完,有警察过来过来,面色严肃,“你们怎么回事!照片怎么泄露出去了?!现在人家家属打电话来问个说法。”

    耿安业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什么、什么泄露出去了?”

    周蕊的哭声戛然而止,嘴巴大张,脸上全是泪,可怜又狼狈,她却没心思管这个,恶狠狠的盯着警察,声音都变调了,“什么照片?”

    “你懂什么!”孔羽的手劲一点也不像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弱,反而力道大的惊人,很快孔翎的手腕就被掐出了一圈红印,见她吃痛,她更加用力的握紧,“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就是讨厌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讨厌你恨不得你现在就去死!凭什么你可以用那种看臭虫的眼神看我,凭什么你就可以嚣张跋扈我就必须温柔体贴!凭什么你拥有那么多还要来抢我的!凭什么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变的优秀!凭什么你可以和爸爸吵架谈条件我就必须做个乖女儿!你明明什么都有了,还要那些人来欺负我!你凭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