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27章
    祝央这人, 客观的说是漂亮又聪明,脑子转得快, 又善于利用优势,不然也不能从小到大混这么好。

    像她这么一帆风顺又尾巴翘上天的家伙, 可能没飘上云端过吗?

    实际上她年轻的时候干过的脑残事也不少, 不过大多数凭她自己的聪明和她爸的钱都能抹平回来。

    但有一件事, 就超出整个能力范围了。

    高中的时候, 祝央跟当时和现在没两样的塑料姐团们穷极无聊,正好学校有转来一个新鲜的大帅哥,几人以一个h家的包为赌注,打赌谁能将帅哥收入囊中。

    祝央那对自己的美貌是多自信呐!其他几人撞到南墙捂住头知难而退,倒是祝央越是被拒绝, 就越不关赌注的事了, 这关乎她的魅力与尊严——

    好吧,这都是狗屁!实际上她是真的垂涎人家了, 就是越来越有那种一定要得到的渴望。

    随后结果也不辜负她, 在她火力全开之下, 最终那人还是没招架住, 被她打下马网住拖回了家。

    之后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甜蜜交往期。

    祝央的个性长眼睛的人都知道, 各种自私自利公主病, 一开始两人交往的时候还有人背地里打赌多久分手。

    普遍下注的是一个星期路休辞就受不了她这大小姐脾气, 更狠的下注24小时的都有。

    毕竟一谈起恋爱来, 人家曾经高不可攀的男神没到仨小时就成了拎包撑伞只管掏卡的跟班冤大头。

    这即便是祝央的美貌再让人能忍受她的坏脾气, 一般人钱包也受不住啊。哪个高中生能经得起这般的索取无度?

    事实证明还真经得起, 并且临到毕业冤大头的帽子已经在路休辞头上戴得牢牢的,摘都摘不下了。

    这是矿里有家啊,也因这败家玩意儿的折腾,众人对于路休辞那神秘的家世是一再评估。

    祝央周围那些塑料姐妹也老早就开始嫉妒这碧池坚持一场,结果人路休辞看着冷漠不迁就人,原来谈起恋爱来是对女孩子这么大方体贴任其索取毫无底线的。

    想着当时如果自己坚持久一点,那这会儿享受这些的人还不定是祝央那个碧池呢。

    于是就有心里不平衡的碧池在高考之后把当初打赌的事捅路休辞面前了,反正暑假过后就是各自奔散,也不用担心祝央的报复。

    那路休辞这么骄傲的人,能受得了自己的赌注是一个包?

    第二天他就买了她们打赌那款包堆了祝央整整一屋子——

    字面上的意思,真的是整整一屋子,一打开门就往外掉那种。

    当时还在上初中的祝未辛都吓傻了,还以为他路哥想以清奇的方式求婚。

    毕竟他路哥看着正经一人,实际偶尔出来的骚操作真的跟他姐不相上下,想到这儿祝未辛就想到了这人打发电灯泡送他的那一大箱习题。

    话题扯远了!

    总之等祝央回来看到这幕,哪里还能不明白事情败露了?

    她一时心虚难堪,她这人其实很少怵场面,要别的事哪怕被当众戳穿她也能毫不心虚的倒打一耙。

    可交往了快两年的人,要一开始还是奔着外表的吸引或者意气用事,到了现在,说没有感情怎么可能?

    见这架势觉得对方这么兴师动众,难不成是在讽刺她让她难堪?

    祝央也是要脸的,更又受不得气,她觉得这家伙这种行为简直叫一个阴阳怪气。

    于是心虚之下反倒把责任怪人家头上分了手,第二天就改了志愿早早的启程去了外地上大学。

    之后祝央还是心里有过期待他能过来找自己,低头认错然后保证这事不提,也不是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可那家伙始终没追过来,祝央心里的满腹怨气也就越来越深,提起他就是各种烦躁。

    现在这家伙和她一样出现在这破游戏里,还是比她早进来不知道多久的资深玩家,祝央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脑子转的快,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个可能性却是生撕恶鬼都不怵的她难以面对的。

    于是仗着游戏已经通关,随时可以离开,她看了人家的真容又掩耳盗铃的捂住他的脸,哔哔了一通不要脸的话,当场就消失。

    留陆辛,也就是路休辞一个人站在原地沉默了半响,然后嗤笑出声。

    先前他一个人受游戏所累,生死不定不便找她也就罢了,可事到如今——

    没一会儿,路休辞也消失在了原地。

    祝央从姐妹会成员的宿舍醒来,头一件事就是看了看时间,发现手机上的时间显示赫然还是下午两点。

    个破游戏这点倒是挺人性化,全不耽误现实世界里的事的。

    可到底撕了好几场恶鬼还得知自己朝夕相处好几天的新跟班就是前男友,她就说这人怎么用着这么好使呢。

    能不好使吗?帮她拎了两年多的包呢,连这点都做不好不早就被换了?

    老实说她被养得这么娇气惯于使唤人,那家伙也是在里面出了不少功劳的。

    祝央这会儿心累得很,就干脆决定在床上小睡一会儿再去上课。

    事赶事的接连不断,她都没来及清点自己的奖励。

    作为自己的第一场正式赛,祝央的评价照样出奇的高。

    因为游戏被路休辞的存在大大提高了难度,全程划水的李立他们都是a级评价,更何况通关这场游戏的主要策划人祝央。

    不但挖掘出了全部隐藏支线,恶鬼nc也是如同假贞子那会儿一样,生前受尽磋磨,死了也被二次反杀。

    更重要的是还搞出了唯一仅有的让善良阵营nc纷纷相助的盛况,虽然她手快大多数没起到卵用。

    综合评价直接达到了游戏的最高值sss级别,这里面其实还得感谢路休辞。

    要不是他的存在,以三个新玩家的级别顶多触发邱老师一家的剧情。不然祝央就是再厉害,也没那么多活儿给她干。

    这就是所谓风险越高报酬越高了。

    sss级的评价据游戏的意思历史上也没出现过几次,这需要很大的机遇,而这个等级的通关积分奖励则高达五万。

    而且每通关一次游戏,技能点也会根据评价相应增加,e级通关后玩家体质以及所持有技能分别加一点,d级则加两点,以此类推。

    李立他们这次是a级,直接加了五点,想必变强了不少。

    但s级以上就比较大方了,s级增加十点,ss级增加十五点,sss级则增加二十点。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祝央立时想回到恐怖世界抱住小明亲两口,他当初给自己那个鸡蛋,居然吃了之后,出游戏实际后技能点奖励直接翻一倍。

    现在她的体质和技能点比起初始值各加了60点,在玩家中已经算个人实力不错的了,普通玩家一般过十几轮才能攒到她这家当,只是她经验尚缺,也不知道这狗比游戏下次怎么安排她。

    加上近游戏前花剩下的,她现在的积分点也接近六万,还得到了一本据路休辞说都是专门过来想拿到的道具书。

    祝央这次下来可谓是盆满钵满,飘得她立马兑现了几百积分,准备豪奢的血拼一把。

    下午上完课回到家,就看见他弟百无聊赖躺沙发上看电视。

    祝央上去就是一脚把他踹下来,自己坐上去,大喇喇一瘫“晚饭呢?”

    “让你来这儿住就得干活儿,这几天伺候好你姐了,回头给你买好东西。”

    她现在卡了多了好几百万挥霍资金,自然也不能忘了弟弟。

    祝未辛和他姐不一样,虽然也是土大款家的富二代,但身上可没他姐这一身骄奢淫逸的毛病。

    相反这孩子很能干,基本啥都会,成绩运动样样都好,在家里伺候姐姐被使唤惯了,连做饭按摩都会。

    听到他姐这话,祝未辛忙道“已经做好啦,就等你回来吃呢。”

    说着就把他瘫成泥的姐拉起来,按在餐桌上,又忙前忙后摆好了饭。

    说实话祝央请的阿姨也做饭好吃,可毕竟她弟弟才对她的口味了如指掌。

    现实世界她虽然才出去上了一白天课,但游戏世界可是联系下了七天馆子。

    这外面的吃多了,哪有熟知自己口味的家常菜来得满足?祝央是极其捧场的饱吃了一顿,还让他弟添了两次饭。

    祝未辛还问她“姐你不怕长胖啦?以前吃到七分饱是怎么劝你你都不肯添饭的。”

    祝央也有些奇怪,她这吃了好几碗,明显感觉还有余力,难不成是体质的增长让饭量变大了?

    祝央也不纠结,反正现在她都不能算正常人了,老实说她刚刚踢弟弟的时候是真的轻了又轻,生怕把弟弟踢出好歹来。

    吃完饭祝未辛洗了碗,就躺在他姐大腿上,递给她一个挖耳勺,撒娇道“姐,给我掏耳朵。”

    祝央接过竹耳勺“成,一会儿你给我按摩。”

    姐弟俩边百无聊赖的猴子梳毛一般打发时间,一边聊天。

    祝央突然问弟弟道“那个,上次你说你在外面餐厅碰到路休辞,他当时情况奇怪,怎么个奇怪法?”

    祝未辛一听他姐问起就来劲了,不满道“怎么?这会儿又想听了?我当时跟你说还被你一顿骂呢。”

    “你是不是要跟我矫情?”祝央笑骂的搓了搓他脑袋。

    祝未辛撇撇嘴,还是老实说了当时的情况“我那天一个哥们儿生日,在那家店包了包厢,然后我出去透气的时候,就看到路哥从洗手间那边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头发有点长,脸也有点不一样,结果边走边恢复了原样,可邪了门了。”

    “不过最近我可能撞邪了吧?老是看错东西,我到你这儿那天不是还看到电视里卡了个长发女鬼吗?应该是我看错了。”

    祝央心道你的眼神还真没问题,当时路休辞八成就是刚从游戏里出来,正在恢复被他自己改变的外貌罢了。

    至于为什么他进游戏都得改变容貌,其实也好理解。太过招摇的外表其实并不利于游戏世界。

    只不过祝央却是独树一帜的奇葩,在她看来死都没有她的美貌重要,然后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祝央心里不好受,想了想,还是将自己想要努力忽视,但整个仍然在脑子里挥散不去的问题问了出来——

    “那我问你,当初,就是我刚过来这边那会儿,他有没有过来找过我?”

    “有啊!”祝未辛道“你那会儿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赶了出去,紧接着就走了,路哥过两天以为你消气了来咱家找你,知道这事都懵了,开着车就直奔机场。”

    “不过听说在高架上发生了车祸,还好人没事,后来就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找你了。”

    祝央整张脸都没了血色,喉咙里堵了棉花一样难受,眼睛也有些热,但被她强忍住了。

    祝未辛见她姐平时嘴巴这么不吃亏,这会儿居然被开口奚落,照他姐一贯对路哥的态度,难道不是应该幸灾乐祸一场吗?

    这么沉默简直不正常,于是他偏过头想看他姐,被祝央忙把头按了回去——

    “你别动,一会儿戳到耳朵怎么办?你那一小坨脑子我还怕不小心被掏出来呢。”

    祝未辛不满他姐损他转移话题“我说姐,你该不会想和路哥复合吧?那我可得提醒你,回头草不是那么好吃的,尤其是这事怎么能女孩子主动呢?”

    祝央拧劲上来了,抽了她弟脑袋一下“嘿!谁吃回头草?”

    “你姐不是那种断得不清不楚的人,我告诉你啊,我祝央就是这会儿死了,死外边,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再见那家伙一面。”

    话音刚落,别墅的门铃就响了。

    祝央还以为是学校哪个碧池耐不住她弟弟的美貌,自个儿找上门来套近乎了。

    也懒得应付,使唤弟弟道“去,把人撵走。”

    祝未辛乖乖起来开门,结果一打开门就是刚才她姐还发誓不再见的路休辞。

    祝未辛抽了抽嘴角,怕不是这两人背着他已经重新黏糊到一起了,他姐还跟他装呢,还特意往他这儿打听消息。

    于是便懒懒的笑道“哟!路哥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门外站着的男人,端的是宽肩瘦腰大长腿,气场强大长得帅,祝未辛对比了一番昨天早上看到的从别墅里出去的那些男的,确实是拍马难及。

    周围的男人总体素质跟不上,也难怪他姐想吃回头草,不过鉴于祝未辛其实不怎么满意这家伙当年半途而废。

    所以就着他姐的交代道“不好意思啊路哥,我姐现在不想见到你,她刚还让我撵你走呢,你看为了咱俩都不尴尬,你还是——”

    话没说完,就听路休辞对他道“你告诉她我有170万积分,13种可转赠道具,264张通关符以及一次性符纸若干。”

    祝未辛闻言就笑了“不是,路哥你没事吧?170万q币和游戏装备就想讨好我姐,你越活越回——”

    才说一半,就听到身后传来飞快的脚步声,然后祝未辛整个人被掀开。

    他姐站在了他原本的位置,一把打开门,贼亲热的扑了上去——

    “阿辞!阿辞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我想死你了。”

    祝未辛看着路休辞被他姐热情引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可还没回过神就被他姐踹了一脚“切水果去啊,傻站着干嘛?没见你路哥这么远过来口渴吗?”

    祝未辛一分钟前还享受掏耳朵福利呢,这会儿立马沦为了没人权的包身工,愤愤的瞪了一眼路休辞。

    路休辞回头看了他一眼,那表情虽然没什么表示,可祝未辛绝对在他眼里看到了得意。

    祝未辛顿时就没有不忿了,因为他想起了这场景,以前他姐把这家伙当冤大头要坑什么的时候,跟现在这副场面一样一样的,就是时间太久他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算了,冤大头有什么好计较的。

    路休辞见祝未辛离开,便问祝央进游戏的事“你是怎么——?”

    祝央一听这家伙身家这么豪奢,立马也不尴尬了,也不纠结了。

    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自己怎么遭碧池牵连,又被游戏的霸王选项给坑进来的。

    “你不知道,我天天都在担惊受怕啊,什么时候就死了。我当时最后悔的就是当初什么都没说清楚就把你赶走这件事啊,我在游戏里就发誓要是能活下来,一定找到你,告诉你我不是玩弄你的感情,呜呜呜~,可怎么就你也在里面了呢。”

    这要不是路休辞一路跟着她,看她在游戏世界里各种嚣张跋扈不管不顾,还真相信她的鬼话了。

    这家伙的小心思明白是明白,可冤大头之所以是冤大头,这与智商无关,那真的是在特定的人面前,人家手指头一勾勾,兜里的东西就控制不住往外跑啊。

    路休辞深吸了一口气“行了,要真这样想你就别拧我了,我痛觉神经又没有退化。”

    “你是在怪我游戏里对你隐瞒身份?”

    祝央不说话了,她还真对这点非常不爽。

    路休辞无奈道“我看到你出现在游戏的时候,也差点怀疑人生,可首要之急得先确定你对游戏的适应性如何。”

    “每场游戏都是随机组合,至今没有道具可以组队进场,我也不可能永远帮得了你。好在你的表现让人惊喜。”

    “最开始我甚至做好了你全部游戏用通关符的打算,虽然这也不是永久之计,越到后面道具的作用越有限。”

    祝央见他这样,也收起了做作的姿态。老实说在得知他是来找自己的路上出车祸成为预备玩家,祝央心里就绞着难受,为自己这三年的任性无知感到羞耻。

    可即便这样他在游戏里看到自己的那一刻还是在琢磨怎么保住她的命。

    小明给的鸡蛋甚至他回新手场的目的吴越那本道具书也是全让给了自己,这些都是让人垂涎的莫大好处。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你怎么得到这么多通关符的?不说每个玩家只能买一次?”

    路休辞笑了笑“到了生死关头,很多人还是愿意用通关符换别人救他一命的。”

    “毕竟一旦使用通关符,游戏奖励自然不存在,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老玩家带着活到最后,即便评价只有e级,好歹也是也有相应的积分和一点的技能点。”

    也是,这买卖谁不愿意做,不过攒这么恐怖的身家,看来积分和道具现在已经对他可有可无了吧?

    两人聊着游戏的事,等祝未辛从厨房出来才收了话题。

    路休辞现在对祝央的能耐也挺放心,也是,凭她从来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个性。

    除非有他这种级别异常高的资深玩家,不然一步步踏实的走过来的话,成长到无视等级脱离游戏的地步应该不是奢望。

    这家伙异常适合游戏,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从别墅里出来的时候路休辞手里不少好东西被刨走了,然后他才冷不丁想起来,其实他一开始是有些账要跟她算的。

    算完账才给东西的,结果听她一哭诉,几句话一带偏,又心疼她无妄之灾,全都忘了。

    还有老听她左一句想他右一句真心,心里有点飘,可具体算不算复合也没句准话。

    路休辞顿时觉得自己怕不是傻子,还不如隐藏身份冷眼旁观的时候呢,被这家伙一哄就找不着北。

    他有些不甘心,但最近有一件事关系重大,他也不能在这边待太久。

    于是只能悻悻的离开了这座城市,等事情过了再重新和她掰扯清楚。

    祝央本来就身家不菲,又一下子被路休辞堆成了大户,心里不断默念可耻可耻,但也丝毫不妨碍她占便宜。

    祝未辛见路哥走后他姐心情这么好,知道这两人复合的事差不多是无力回天了。

    便有些鄙视他姐好哄“姐,你标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一起路哥送你的是什么?现在一点点q币跟游戏装备就把你打发了?什么游戏这么好玩?我立马给你挣几百万积分回来。”

    祝央被吓了个激灵“敢!你敢玩这游戏我不打断你的腿。”

    祝未辛被这差别待遇气坏了,正要理论,就被他姐撵去洗澡。

    祝央之前嫌弃她弟弟过来影响她花天酒地,其实还好,因为游戏的事最近也没心思开派对。

    倒是姐妹会那帮碧池成天敲桌子敲碗的要见她弟弟,祝央也应了她们两次,什么时候炫耀弟弟的事她有不乐意的?

    几天过后谢小萌也回来了,亲眼看着朱丽娜被撞死有点吓坏她,不过这些天过去了,眼见祝央和她自己都没事,她也就稍放心了不少。

    祝央不知道游戏的展开频率,便打电话问了路休辞,她一开始还以为频率应该会很高,至少是几天一次,不然路休辞也不至于短短三年攒这么多身家。

    可得到的答案却是时间不定,但一般好几个月一次,毕竟长期处于频繁的压力中绝对大部分玩家得疯。

    除此之外还可以主动参加,路休辞便是如此,他的频率很高,所以能在很短时间内变强,但大多数人不是他这样能直面恐怖,认清只有不断面对才能无惧这生死折磨的。

    而他为什么这么急于变强,稳定自己的实力,不至于那天突然就在游戏里死去的原因,他并没有说。

    祝央本想着既然几个月一次的话,那时间倒是挺富余,结果离上次还不到一个星期,游戏就发来了下场通知。

    祝央当时指天大骂的心都有了,可第二天还是得到了时间乖乖找地方躲起来。

    这次时间比较不错,是晚上十点,她就待在自己卧室就够了。

    游戏开始前惯例开放兑换,祝央手里的积分可以瞬间把她的体质堆成可以碾压新手场生鬼的大佬了。

    可想当然游戏也不可能这么便宜你,原来通关次数还会限制添加上限。

    像祝央现在就已经是新手第二场的极限了,能买的东西也不多,就几张一次性符纸,这玩意儿路休辞给她的还有一大堆呢。

    哦对了,高级符纸还不能用,总之想要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

    祝央空有一堆家财花不出去,也别提多郁闷了。

    恍惚之间,她出现在了一条乡间小道上,与她同行的还有四五个人,显然都是玩家。

    前面有人带路,说是寄宿的人家就在前面。

    设定瞬间传到了众人的脑中,他们一行玩家这次的身份是来这个深山小村庄写生的大学生。

    任务暂时还没出现,估计是地点还没到的原因。

    祝央冷眼看了看,游戏倒是贴近设定,这次的玩家全是看着二十出头的年轻男男女女,每个人身上还背着画板。

    祝央身上也有,不过她想都没想就取下来直接扔路边。

    周围正在互相自我介绍的玩家见她这动作有些懵“你干什么?”

    祝央耸耸肩“这玩意儿太重。”

    要不是这里深山老林的看着也不像能买到东西,她背上的背包早也被一同扔了。

    其中一个女生还没听过这么奇葩的理由,讷讷道“可,可我们的设定是美术生啊?连那个都扔了,nc怀疑怎么办?”

    “所以呢?”祝央若无其事道。

    众人见她这样,又长得这么漂亮,就知道八九不离十是第一场新人了,这种认不清状况任性作死的人他们也不是没遇到过。

    不过游戏里没有谁迁就谁的,女生们撇了撇嘴没管她,倒是两个男生,则替祝央捡起来画板。

    其中一个帮她背好“女孩儿嘛,力气小,走了这么久山路累了正常,我背吧。”

    几个女生心里嗤笑,不过是见人家长得漂亮而已,不过新人女生知道游戏厉害之后,用自己的优势寻求男生或者老手庇护也不奇怪,估计这俩男的也在想好事吧。

    祝央见状点点头,又把身上的背包取了下来,扔给另一个男生“行,跟上吧!”

    她这一串动作太过理所当然,男生一般哪儿拒绝得了美女的琐碎要求?

    倒是把几个女生看得越发懵了,这女的在现实中到底是什么样的碧池啊?

    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目的地,一行六人分别分给了三户人家住宿。

    两个男生一起,四个女生两两分开。

    几个女孩儿都不怎么乐意和祝央住一起,但通过抽签还是一个短发女生自认了倒霉。

    跟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新手待在一起,互相照应是别指望了,能不拖后腿就谢天谢地。

    放好东西后,有人通知众人聚到其中一户人家吃晚饭。

    标准的农家小院,地面没有铺瓷砖,不过被打扫得还算干净,也没有鸡鸭鹅在院子里到处跑随处排泄。

    房主是个中年女人,带着两个儿子寡居,一家人死气沉沉的,对几位客人也不甚热情。

    住这里的两个女生感觉有点渗人,好在一日三餐在这边吃,倒是能多点人气。

    女主人把晚餐端上方木桌,拉着她俩儿子坐下,也不招呼众人,便开始自顾自吃了起来。

    量倒是足够他们这些人吃,只不过祝央一看到桌上的菜,就敢肯定这狗比游戏八成是看她上个世界过得太奢侈了,这回是故意磋磨她的。

    只见桌上全是素菜粗粮,红薯和玉米饼子做主食,有四个菜——

    炒竹笋,炒咸菜,炒野菜,还有一个蒸蛋,而且全都没有什么油水,调料就别指望了,祝央甚至没看到姜蒜。

    其他几个玩家看到这么朴素的菜色也是心里叹气,不过还是得填饱肚子,纷纷拿起筷子认命的往嘴里塞。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公鸡叫。

    众人往门外看去,就见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个老太婆,老太婆面如枯槁,死气沉沉的瞪着他们,眼神里还有些不易察觉的恶意。

    她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抬起手里的刀,一刀剁下鸡头,然后把着无头将鸡血洒得整个院子都是。

    一边撒还在一边念念有词,这架势颇像农村砍鸡头诅咒一般,只是不知道诅咒他们还是诅咒屋主了。

    而屋主一家母子三人确跟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吃着饭。

    在现实世界要是有个老太婆这么对着人诅咒,权当她发疯默念两句去晦就是了。

    但游戏世界本就涉及鬼怪怨咒,几个玩家顿时就吃不下饭了,不知道这诅咒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不妙处境。

    此时就见一直对饭菜挑剔嫌弃的祝央站了起来,走到门外老太婆面前。

    老太婆这会儿已经放下了手里的鸡,跪在地上搓着手看天念念有词。

    祝央直接把她面前的断头公鸡就拿走了,把老太婆都惊得忘了词。

    就更不用说屋里的玩家了,他们茫然道“你,你这又是干嘛?”

    祝央惊喜的笑了笑“我才嫌晚饭没油水,就有人送了好吃的。”

    说着还冲外面的老太婆扬了扬手里的鸡“谢谢啊,太婆!”

    人家太婆被她弄得已经忘词了,年纪大记性不好一时半会儿回忆不起来。

    此时祝央已经把鸡交给女主人了,让她打整出来,大伙儿一起吃,加工费也不会少她的。

    女主人看了看祝央,最后居然真的默默的放下筷子去料理起来。

    几个玩家喉咙有些干“那玩意儿,有可能是用来诅咒我们的啊。”

    祝央则拿过一个红薯边啃便等鸡,若无其事道“我只知道我想吃鸡。”

    “红烧鸡,大盘鸡,辣子鸡,清炖小公鸡,黄焖鸡,鸡公煲。”

    她这话说完,旁边传来两个咽口水的声音,居然是屋主的俩儿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