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第29章
    老太婆一辈子除了山下的集市,没怎么出过村, 哪里见过这么嘴馋不要脸的女娃?

    这些年日子渐好总不至于愁吃喝, 要放在早些年缺衣少食的时候, 这种馋嘴厚脸皮的女人嫁都嫁不出去。

    老太婆生性迷信,村里拜神就数她最勤快,天天不间断的。

    因家里日子好, 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家里人很是相信有老太婆虔诚的缘故。

    每天也就不但不拘着她拿好东西祭拜, 家里小儿子大孙子还时不时替她淘换。

    像今儿这两条鱼,就是孙子在河沟里钓的。山里的河沟水质干净清甜,直接喝都可以,养出来的鱼肥美细腻,祝央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她先前在心里骂狗比系统磋磨人,现在倒不觉得了, 见这里环境优美, 村土特产好吃地道,颇有种游戏送她来体验农家乐风情的感觉。

    祝央打算把记忆里那些农家好味全都重新吃个遍, 所以看着老太婆手里的大肥鱼眼神也越发火热。

    老太婆见状, 提鱼那只手忍不住往背后藏了藏,这是她孙子下河打的鱼呢?菩萨还没吃, 哪能跟昨天似的便宜了这好吃土匪?

    想到这儿老太婆转身就走,打算等这馋嘴婆娘走了, 晚点再来祭拜。

    可祝央岂会如她意?老太婆一转身, 她就推倒了石像。

    石像砸在水泥台子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老太婆惊骇回头,就看到那馋嘴婆娘一手搭在佛龛上。

    笑嘻嘻的对她道“太婆,求神拜佛没您这样的道理吧?好吃的到菩萨眼前转一圈,还有拿走的说法?你看菩萨都急了。”

    老太婆都快被吓死了,破口大骂“你们要死,缺心烂肺的哟——菩萨勿怪,生疮流脓下滚刀的哦,烂肠穿肚不足惜诶,善男信女不相干呐,要找去找作孽人——”

    祝央掏了掏耳朵,不耐烦听老太婆比黑人唱ra还利索的喋喋不休,老实说现在好多人吹什么种族天赋。

    那是小年轻们见识少,农村随便哪家办丧事的时候你去人灵堂看看?这些老太能给你不重词的哭唱上仨小时不带喝水的。

    祝央见老太婆念念有词自嗨得厉害,便又蹲下去一把抓起石像的头将石像立回原位。

    可她那尖尖的指甲却没干人事,当着老太婆的面,在石像脸上慢悠悠的抠出了两道口子,从眼睛往下,像两条泪痕。

    边抠还边看着目瞪口呆一脸骇然的老太婆道“太婆的大鱼不能走啊不能走。裹上鸡蛋液,再沾面包糠,下油锅炸至金黄酥脆,树下的菩萨馋哭了,大人小孩儿都爱吃,一口气下三碗饭还不够。”

    “太婆~~~”祝央轻飘飘的声音就跟鬼怪催魂一样,老太婆浑身一抖“菩萨说他馋哭了啊。”

    一旁的章欣都快被她吓晕了,这会儿那诡异的神像已经被被祝央折腾得面目全非。

    那脸上原本贪婪诡异的狞笑被抠出两道泪痕,活生生变成了表情包。

    可这玩意儿一看就邪门啊,没听到老太婆的话?这家伙倒好,跟人家说的放屁似的,对着忌讳又摔又抠,章欣毫不怀疑那太婆还不就范的话,这混蛋能为了俩条鱼把神像的头给拧下来。

    章欣都害怕,更何况是老太婆?她腿一软就跪下了,连连道罪过罪过。

    想喊人,结果看那土匪婆娘手已经按菩萨脑袋上了,生怕她又造出什么孽,带来了多少东西又一样是一样的抽抽噎噎的摆在了菩萨面前。

    结果刚摆好,那土匪就把鱼提走了“太婆,谢啦!菩萨会保佑你的,你看他笑得多开心?”

    老太婆抬头,差点晕过去,原来菩萨嘴角又被剜成了咧耳根。

    眼见那土匪提着鱼大摇大摆走了,老太婆终于忍不住在树下坐地拍腿大哭——

    “作孽啊~~~”

    因这老太婆天天在村里窜路发疯,干出什么事都没人奇怪,周围路过的人也问都懒得问。

    祝央临走时还是没忘用红布重新盖住石像,这些人轻易不敢接盖头,老太婆年纪大说话又常常词不达意,居然一连好几天都没发现。

    祝央把鱼扔给了章欣,两人来到卖猪肉的家里。

    这家因是前两天家里办喜事才杀的猪,现在还剩不少,全是口感香糯的土猪肉。

    祝央一口气买了二三十斤,里脊肉五花肉排骨蹄髈都有,不过因着王嫂家没有冰箱,没法一次性带走,便约好每顿要吃的时候过来拿。

    那家人本来不乐意,话里话外并不想和王嫂家打交道,不过祝央付钱大方,每斤肉给的钱比拿到镇上卖多了一倍不止。

    也就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但得让他们保证顶多让王家那俩小孩儿过来取肉,要是让王嫂来,他们是不会开门的。

    祝央买这些猪肉又花去了好几百块,不过这些东西拿山下集市卖也便宜,大城市这么好的土猪肉贵三倍不止。

    她这一上午的挥霍,也就花了千百来块钱,折合积分01分多点,想着现实世界里兑出来那还没挥霍完的几百万,她就琢磨这游戏是不是在帮她省钱来着?

    这家最近才办完宴席,家里置办多了的调味品很多都没开封。,祝央便让他们转给自己。

    这家人自然高兴,便边打包瓶瓶罐罐各色香料,边和祝央她们唠嗑。

    王嫂一家的处境在村里不好,这点显而易见,祝央便把话题带到这上面,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些。

    果然一提到他们家,村民们都好似颇有怨气,但具体什么原因又不肯说,只喋喋不休的骂那女人自私自利,不管村子这么多人死活,活该家里男人搞破鞋,年纪轻轻守了寡之类。

    说到这种桃色八卦,这家院子里的一个老太太和俩儿媳妇倒是幸灾乐祸的聊开了。

    说是当初王嫂家也算村里过得不错的,丈夫有经商头脑,还在山下承包了果林,是有过几年殷实日子。

    不过男人有钱就变坏,做生意经常去镇上吃喝应酬,就养起了小三,还把小三直接带回了家。

    王嫂这正头妻子反倒是得像老妈子一样伺候丈夫和小三,家里三个孩子也可怜,和小三偶有冲突,他们爹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一耳光下去。

    “三个?王嫂家不是就两个儿子吗?”祝央问。

    其中一个媳妇儿最快,便道“哪儿啊,当时她家秀秀还在呢——”

    话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嫂子撞了一下胳膊,那媳妇儿便闭上嘴岔开了话题。

    后来祝央在闲聊中也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估计就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什么事,直接或间接的导致王嫂丈夫和小三死在家里,三个孩子也没了一个,王家从村里的富户变成了现在家徒四壁的样子。

    而且那件事还让整个村都对王嫂家抱有恶感。

    八卦间东西也全包齐了,之前俩送送东西回家的男生也找了过来,眼看快到午饭时间,祝央也就带着一群拎包跟班回了王嫂家。

    章欣没敢当时就把祝央可能惹了这里忌讳的事告诉两个男生,她有点缺乏决断,但是能活过好几场游戏的自然不可能一点优点没有。

    她这人就是细心,会察言观色,虽然乍一看祝央到处挑事惹麻烦,但观她在刚才那家院子里不动声色的问话技巧,就可见这人不是一味靠着不知道怎么来的这么强的体质莽撞的蠢货。

    回到王家院子的时候,王嫂这会儿也正好下地回来,见厨房突然多了这么多东西,还有好几只鸡鸭在院子里跑。

    她沉默了一下,也没有多问,祝央告诉她中午想吃老咸菜回锅肉,红烧鳝段,还有那些螃蟹也裹了淀粉炸出来当零食。

    螃蟹都是河沟里的小螃蟹,可以连壳吃也香脆,裹上鸡蛋液,沾上面包糠,隔壁小孩儿馋哭了。

    “对了吃完饭打理只鸭子出来,家里有泡萝卜吧?弄个酸萝卜老鸭汤,从下午就开始炖,等小孩儿们放学回来肯定又香又烂。”

    “唉!”王嫂应了一声,死气沉沉的脸上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说着话就麻利的淘米烧饭,米是今年的新米,没有超市里那些精品米看着圆润饱满卖相好看,但是吃着却比之香甜多了,用来下饭满满的稻香本味。

    祝央使唤两个男生去厨房帮忙打杂,烧火总会的吧?还让埋了几个红薯进灶灰里,烤出来的红薯巨好吃。

    祝央这辈子唯一一次发胖,就是六岁那年去姨妈家住了一个月,天天在灶台里烤红薯给她吃,回家就变了小胖妞,祝未辛当时还哭着要姨妈还他姐姐,他不要拿姐姐换这么个大胖妞,被祝央揍了一顿体会到熟悉的手感才接受了姐姐变胖妞的事实。。

    煮饭也不是用的电锅,而是蒸的蒸子饭,先把米煮到熟而不粘,这种状态农村管叫做生饭,再淘起来放蒸子里蒸,蒸出来的饭粒粒分明香甜有嚼劲。

    米汤也好吃,放点白糖进去,比大城市里满街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奶茶饮料好喝多了。

    王嫂干活麻利,没多时一桌子菜就做好了,除了祝央要的回锅肉和鳝段,还炒了个鲜笋肉丝,笋是王嫂干活顺手挖回来的,还有个鱼香茄子,炒嫩玉米粒,拌了个蒜蓉豇豆,一个清炒时蔬。

    现在厨房里肉菜调料都足,自然不耽误王嫂发挥,祝央昨晚吃鸡的时候就知道王嫂的家常手艺肯定不错。

    端看调料有限的情况下就把菜做得这么好,火候掌握得极准,又是农村这种旺火大锅,极好翻炒受热,自然就更好吃了。

    从老太婆那儿诓来的两条鱼倒是还没弄,打算晚上做泡椒鲫鱼,在桶里养着呢。

    另外两个女生到午饭时间过来吃饭的时候,看到满桌子香气扑鼻的饭菜,立马惊喜连连。

    她们还以为要清粥小菜渡过这十天呢,这呛鼻的香味立马激的人食指大动。

    两人坐下搬过碗筷正准备吃,就见眼前的菜突然被挪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盆白煮土豆和两张玉米饼子。

    两人猛然抬头,见坐在对面的祝央道“这才是你们的午餐,别搞错了。”

    齐琪脾气最爆,闻言就火了“凭什么?几时轮到你个新人称王称霸了?以为迷倒两个男人为你跑前跑后就威风了是吧?这里可不是你家你学校,主人准备的饭菜还要你分配不成?”

    祝央耸耸肩“对啊,就凭这些菜都是我花钱买的,其他人没出钱好歹提东西帮忙做饭出了力,你俩什么都没出,上桌就想吃,我看着像那么大方的人吗?”

    两女生一噎,顿时无力反驳,倒是没有一下子想到这家伙豪奢的花积分兑钱出来用。

    而是怀疑这几个家伙报了团,几人的钱加起来买这些东西倒也够,但这就说明这么短短一上午她俩就被排挤出玩家小群体了。

    可笑的是主导的还是个新玩家,那三个人难道脑子有坑不成?

    章欣和方志远他们因着吃人嘴软,虽觉得祝央这样有点不近人情,但也没道理慷他人之慨帮两个女生说话。

    现实中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可这钱一点涉及到积分,也就沉重了起来。

    两女生见其他几人垂头吃饭沉默不语,越发心情下沉,被排挤的恐慌一下子袭上心头。

    这不是现实里被排挤两下只要内心够强大,大不了独来独往的事。

    游戏世界里一旦别的玩家抱团,信息无法共享,做什么都不带着你,虽然玩家之间禁止互相攻击,但在你不知道的地上稍稍使个绊脚,也是有可能要命的事。

    两人早上还对祝央一脸不加掩饰的冷嘲热讽,这会儿却心思百转千回,也不敢扔筷子走人,那就是彻底和别的玩家闹僵了。

    两人吃着没什么味道的白煮土豆,时不时的看了眼祝央,琢磨着现在主动权被这新人揽过去了,但形式如此,怕不得不暂时低头了。

    章欣看着两人的眉眼官司,心里直吸凉气,这人到底现实中什么来头?

    甚至压根没有多余的话,你端看她跋扈嚣张,任性无度,可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这些老玩家就变得围着她转,供她鞍前马后的驱使了。

    当然齐琪和付圆两人心里还在徘徊,但在她看来也是十拿九稳的事了,只要继续施加压力,不出明天两人就得低头。

    现在还只是一些小事,可在她看来已经有一套行动模式初具雏形了,更可怕的是人人都没有意识到。

    因为祝央营造以她为首的团体架构的时候,看不出任何刻意痕迹,她本人也举重若轻,就像是吃饭喝水甚至新陈代谢般融入本能一样。

    果不其然,午饭过后,祝央说要去河边钓鱼,这次一行人便一个没落下。

    还是祝央走在最前面,一副村霸出行的架势,后面的人拿着鱼竿带着桶还有小板凳。

    鱼竿是问村里的人家借的,说是借,实际上是买,那家人磨磨唧唧不肯借,祝央干脆掏了二十块钱买了下来。

    乡下鱼竿一般都是自制,韧劲良好的斑竹做杆,几毛钱就能买一大包的鱼钩和鱼线,鹅毛管子剪成小段做的浮漂,也挺好用。

    来到河边,果然溪水清透冰凉,摆上小凳坐在竹林下,一点暑意都没有。

    中午王嫂给炸的一大碗螃蟹也带来做零食,祝央甚至扯了一些竹叶,回忆小时候爷爷教她编的小船。

    试了好几次终于成功了,把两指大的小船放河水上让它飘走,就这么无聊的事一时居然玩了一下午。

    另外几个玩家也被她这光棍享乐的态度带得身心放松。

    方志远道“要现实中,能安静在山隐中住个十来天,还真是算奢侈的度假呢。”

    毕竟这么原生态的地方,光是坐车走路都得折腾死你,游戏却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

    下午有下地回家的农民让他们早点回去,说是河里有水鬼,白天玩没什么,天黑的时候绝对不能靠近。

    被他这么一说,原本清可见底的河里那一丛丛随波飘荡的水草,顿时变得诡异妖娆起来。

    几人看时间也不早了,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结果就在村口碰见了回家的两个小孩儿,他们看到祝央,便跑了过来,两人手上抱着一大包衣服摊着的桑葚,还有好些个野山桃。

    桑葚是个个紫得发黑,油亮饱满,山桃个头只有鸡蛋大,不过祝央记得好像吃过这种,虽然没有良种的桃子甜,但味道很清香,还是很好吃的。

    一行人回到家,两个小孩儿就找了家里的竹簸箕去淘桑葚洗桃子,侍弄得干干净净的摆到祝央面前。

    祝央喜欢做事麻利的机灵孩子,便招呼他们吃炸螃蟹,两个小孩儿见妈妈不反对,便般凳子坐过来就着螃蟹下桑葚吃得香甜。

    不多一会儿王姐那边也做好晚饭了,煨了一下午的老鸭汤还有下饭够劲的两大条泡椒鲫鱼。

    又炒了个木耳肉丝,木耳还是下午钓鱼的时候他们从河边的腐木桩上扒下来的。

    再佐上几个应季菜,一顿晚餐丰盛得让人流口水。

    两个小孩儿自然是真的流了,不过王姐倒是把他俩教得很好,这天下来祝央他们看到村里的男孩儿大多邋遢无礼。

    见到他们几个陌生人是一点不客气的指指点点,倒是王家两个孩子干什么都守礼得很。

    祝央喜欢吃鱼,但是从不自己挑鱼刺,在家有弟弟,在外有阿姨,在学校有跟班。

    上一个游戏还有前男友潜伏在侧左右伺候,但这会儿就别指望有这么懂眼色的人了。

    反倒是做她旁边的小孩儿,见她对鱼伸了几筷子,见里面有刺又嫌弃的把鱼肉扔开,机灵的去厨房重新拿了双筷子,帮祝央挑起了鱼刺。

    祝央甚是满意,终于满足的开始好好吃饭。

    中途便问王姐他们道“听说明天可以赶集?”

    王姐点点头“对,明天就是赶集日,不过镇上离这儿很远,快三小时的路,你们要去吗?”

    祝央点点头“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啰!”

    其他几个玩家听了她的打算倒吸一口凉气,章欣忙道“你别忘了——”

    话没说完,但未尽之意很明显,游戏任务让在这里生存十天,她主动跑出去莫不是找死。

    祝央满不在乎道“赶个集而已,又不是要跑,晚上就回来,难不成它还管我去哪儿消遣时间来了?管得忒宽。”

    游戏管得宽不宽作为玩家难道没点逼数吗?

    祝央见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挥了挥手“又没明确规定不能出去玩,放心吧,那狗比还是很灵活的。”

    这是祝央一早就确定的事,游戏本身并不是死板的规则或者数据系统运行的,既然它没给出种种死板限制,那就意味初衷是鼓励玩家不断触发新的趣味性的。

    要是天天这么晃荡钓鱼,不出两天,游戏自己就会给你找事做,所以祝央毫不担心一出村子就被抹杀,即便不让出村,最大的可能也是鬼打墙一样或者被传送回来。

    就跟上个游戏里,李立提到到有玩家为了躲避鬼魂跑到国外被传送回来一样。

    祝央推测游戏九成可能不会轻易抹杀玩家,只会在出格的时候进行强行调整。

    众人见她满不在乎,又当着游戏里的人不好过多掰扯,也只能由她作罢。

    吃完饭王嫂去收拾厨房,两个小孩儿又趴外面石墩上做作业,不过期间祝央看见他俩把早上得的钱偷偷给了妈妈。

    还是两张整的五块,一分没花。

    今晚过得就比较平静了,估计昨晚那无脸鬼被打怕了,没敢来。

    祝央今天听了村子里女人们的八卦时,就一直琢磨晚上出现的女鬼是谁,是王嫂那没了的女儿还是小三。

    小三倒还好,女儿的话——

    不不,肯定是小三,那妖娆的梳头架势,还有恶意的氛围,哪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能有的作态?

    第二天一早起床,早餐已经做好了,祝央见两个小孩儿居然没有去上学,才听王嫂提起今天是星期六,两个小学生放假了。

    王嫂匆匆吃过早饭就去地里摘了不少应季蔬菜,一小捆一小捆的扎好,打算挑镇上去卖。

    一般农里人家赶集都会卖点菜蛋补贴家用,可这里离镇上实在远,也赚不了几个钱,可见王嫂家困难了。

    对于下山赶集的事,几个玩家想了一晚上还是不打算出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祝央是走哪儿没人拎包会死星人,也就毫无节操的使唤起了小学生。

    说两个小孩要是帮她提东西,去了镇上就跟他们买需要的文具。

    两个小的自然乐意,三人加上王嫂也就一起出了门。

    赶集日要出去赶集的村民还是很多,不过远远看到王嫂一家便避了开去,有刻薄点的还往地上吐口水。

    村里没有人家有车,但有一辆拖拉机,自然不可能载王嫂他们一行。

    拖拉机经过祝央的时候,她还看到坐上面又是给她送鸡又是给她送鱼的老太婆。

    祝央看到人就热情的打招呼“太婆,赶集呢?给菩萨买好东西吗?多买点啊!”

    老太婆一听这话就抖得抽风似的,枯木一样的手指指着她气得慌。

    旁边有看着像她儿子的,国字脸看着在这里人有点威严的中年男人看了祝央一眼,又看了看自己老娘,脸上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但没有说话。

    祝央现在体质强悍,一口气十多里山路居然不是事,王嫂他们因走惯了,也健步如飞。

    几人到集市的时候还不到九点,正是热闹的时候。

    路边到处都是摊着薄膜摆上自家种的菜,或者家禽肉蛋,还有卖米卖自家捣鼓的小吃的,连卖猫狗宠物的也有。

    镇上做小摊生意的自然不会错过这天,搭架子卖烧烤的,素菜五毛,荤菜一块。还有卖气球糖葫芦,连捏糖人的都有。

    祝央一下子就感觉时间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竟也兴致勃勃的在集市上玩了大半天。

    中午带着两个孩子去附近的餐馆吃的米粉,筒骨熬的高汤,满满一勺炸酱,两个小孩儿吃得连口汤都没剩。

    祝央又给王姐打包了一碗,她这会儿还有点菜没卖完,对于祝央破费挺不好意思,不过东西都端来了,不吃难不成倒掉?

    想掏钱却被祝央给阻了“别介啊,这些就不用计较了,服侍好我的人我从不亏待。”

    当然路休辞除外,那真的是既要服侍她又要给她当冤大头,合着跟她恋爱就是奔着被合法打劫来了。

    吃了午饭祝央又接着带两个小孩儿玩,一路从街头买到街尾,还请他们吃了烧烤。

    还在镇上一家家电店里买了电视和冰箱,山上没有宽带信号,又买了一大摞碟片。

    当然加起来那一万钱就不够了,祝央又兑了一点出来。

    王姐差点被她这手笔吓死,就住个几天十来天的,干啥买这些东西?

    可祝央不耐烦的摆手“猪肉要不要冻?我要吃水果要不要冻?还有冰激凌雪糕,我刚刚批发了两箱,让人买床被子捂好别化了,回去就冻上。”

    家电安装的人员催着王嫂和他们一起上车,想着菜也卖完,家里那几个客人的饭还得回去做,王嫂只得和电器公司的人一起先回了去。

    祝央他们还得去买文具,说是还要逛一会儿,山村里的孩子养得糙,每天独自走这么多山路,倒是不用担心。

    祝央给俩孩子买了不少文具,还送了两人一人一辆小自行车,他们去学校的山路虽然崎岖,可这么多年来早被踏平了。

    只要不遇到下雨泥泞,天晴日子还是可以骑着去上学的。

    两个小孩儿得点文具还好,这些就让他们很惶恐了,可祝央暴发户本性上来哪儿容别人拒绝?

    等终于新鲜劲过去了,才带着两个孩子回家,自然,拿东西的还是小孩儿。

    两人的文具挂自行车上,推着自行车走,不过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了,来的时候没车坐还好,回去祝央却是在镇上找了辆小车送他们回去。

    两辆小自行车塞后备箱里还有点勉强。

    车开到村庄外就停了下来,接下来要自己走一截路,车子上不去。

    祝央爽快给了钱下车,此时天已经黑了,今晚月亮被乌云罩着,能见度不高。

    三人摸黑往回走,走到河沟边的时候,祝央一脚踩进一个坑里摔倒,俩小孩儿忙把她扶起来便是满手满脚的泥泞黏腻。

    祝央恶心得够呛,依她本性,真的气急了和坑都能干起来,一脚就踹那上面把个水坑踹塌了半边。

    “这是养鱼的。”王嫂的大儿子道“他们放学喜欢在河里捞鱼,手边没桶就在路边挖个小坑,乘点水进去,捞上来的鱼放里面,捞够了再回家拿桶来装。”

    这个祝央知道,因为放学的小孩儿一旦回家不做完作业是出不来的,所以要先在外面玩儿个爽。

    可她现在满手都是泥,凉鞋也黏糊糊的,脚趾缝恶心得要命。

    便道“成,我先去河里洗个手。”

    话才说完便被两个孩子拦着了“不行的,水里有水鬼。”

    祝央一手一个将他们轰开“水鬼哪有满身的泥可怕?”

    说着就自顾自的去了河边,先是撩起裤脚伸腿下去把脚洗了干净,然后才蹲水边弓着背开始洗手。

    祝央正搓着手上的泥,突然就感觉水草还是什么东西卷住了她的手,然后猛地将她往下一拉。

    祝央猝不及防被拉了个趔趄,幸好反应敏捷,一手撑住了岸边才没掉下去。

    不然泥还没洗干净,又变了落汤鸡。

    水下那头还在使力,那祝央也不是吃素的。

    她反手将缠着自己手的水草挽了几转,然后运足力气也往上拉,跟拔河似的。

    然后水面上就渐渐什么浮了上来,先是一个圆圆的头顶冒出水面,紧接着一张惨白的脸浮了上来。

    不对,不是浮上来的,因为连接那张惨败肿胀的脸的那头茂密如水草的头发,此刻正紧紧拽在祝央手里。

    是被祝央生生的拽上来的。

    水鬼一脸懵逼的和岸上的祝央大眼瞪小眼,从来都是缠上了就跑不了拉人做替死鬼的水鬼,被活生生从水里拽了出来。

    这,这特么就尴尬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