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疯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传说在古时候, 每一个妖族都是汇聚天地之灵所生, 纵然也因为资质不同分三六九等,却也还是能靠后天的修炼延长寿命, 或得道、或成魔,他们有自己的族群, 有自己的归宿, 有期待愿景,盼着有朝一日能变成翻云覆雨的大妖。

    大道三千, 众生都朝着一线生机熙熙攘攘。

    有多么热闹。

    可是人皇强行封印赤渊, 一碗凉水泼尽尘嚣,也把所有灵物都泼成了凡人。族群的图腾被谎言淹没在历史里,上古诸圣的后代都成了简单粗暴的“什么系”特能,身上一点祖宗传下来的“不凡”,也不知道能算“遗产”还是“遗传病”。

    “特能”有用的,当个外勤, 年底拿几个没什么用的奖状, 勉强还能安慰自己是秘密保卫世界。

    “特能”没用的,要么像善后科的废物们一样, 在见不得光的保密组织里蹉跎一生,要么时时受到监管所有大型的体育竞技比赛不能参加,否则对普通人不公平;出入境永远比别人多一道繁琐的审查,好像他们出国旅个游就能给人家带来“外来物种入侵”似的;每到年关, 就会有人打电话来催促他们体检、要他们更新“能量档案”,否则会像那些欠钱不还的“老赖”一样进入失信名单

    就连跟普通人起冲突动手, 特能人都会被判更重的刑。

    “陛下,”罗翠翠在细碎的回响音里出神地说,“能再讲一次我祖上的故事么”

    “你生于南疆,身可化林木,应该是碧涛大圣的后代。”妖王影背对着他,嘴里说得抑扬顿挫,眼睛却贪婪地盯着赤渊,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微笑,“后来率全族归附于朕,封王拜相”

    “肖主任,我们刚刚搜了罗翠翠的住处。”几个奉命追查罗翠翠的外勤搜了他的家,站在门口,一时没敢进去,“呃有点诡异。”

    只见罗翠翠的卧室里没有灯,只有一排蜡烛,中间有两尊泥塑,遗照似的摆在那,四周布满了暗红色的藤蔓图腾。

    “他这信了个什么邪教”外勤用能量检测器晃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隔着手套捏起泥塑,“屋里供了一个四不像的妖王,还有一个以前没见过呃,一棵水桶腰的树,底下写着南疆碧涛大圣。”

    “南疆碧涛大圣”盛灵渊通过乌鸦听了这么个名字,莫名其妙地一挑眉,“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他俩已经落到了古墓入口,古墓早已经清理出来了,对外开放参观,墓道里阴冷潮湿,人工的灯具都断了电,宣玑收了翅膀,捏着自己一根羽毛,羽毛闪着幽幽的荧光,能当手电用。

    盛灵渊又说“那时候很多妖族都会自号某仙某圣之类,倒是不稀奇。”

    “我记得,当时人族还有个段子。”宣玑说,“说九头大鸭子鬼车奉妖王命守城,结果夜里喝多了,第二天起来一看,陪他喝酒的俩副将都被他嗦得只剩骨头渣和身上的腰牌了,一个叫什么圣,一个叫什么大圣,底下人问他早点吃什么,鬼车大将军就说吃过了,又问吃了什么,鬼车就打了个饱嗝,说是双圣宴。后来人族嘲讽妖族像畜生,一吃肉就说自己吃了双圣宴。”

    “罗翠翠可能认为这个碧涛大圣是他的祖先,咱们的外勤在他家里翻出了很多手写手绘的资料,前些年古籍科收到过匿名投稿,考证草木崇拜文化的古籍科认为其中内容比较荒谬,没理睬,原来是他。”肖征犹豫了一下,对代表盛灵渊的乌鸦说,“陛下是不是觉得挺可笑的,当年的沉渣和笑话,都被后人当神圣供着,在现实里找不着立足之地,就总想朝自己的基因要个家谱。”

    “找人传句话,经人之口,都会面目全非,何况三千年前的故事,”盛灵渊淡淡地说,“现在人的血里混了妖、巫人、高山人等等杂乱血脉,混进一点影人的性情也没什么小玑,你看那个。”

    说话间,他们俩已经来到了古墓尽头。

    只见紫红色的粗壮树根从地面上渗细来,又深深地往下扎去,那上面根须极少,就像一根大楔子。

    宣玑“这一层地下还有东西。”

    碧泉山古墓因为出土了未知文字,曾经一度兴起过研究热潮,考古学家们来了又走,整个古墓已经被挖掘得连蚂蚁洞都没放过,按理说,那么多专家,不可能连地下是实还是虚都看不出来。

    除非

    盛灵渊抬手拦住他,黑雾从他袖子里流出来,墓穴地面的石板好像被那黑雾腐蚀了,光洁的石头表面变得坑坑洼洼起来,片刻后,黑雾散开,一个巨大的法阵以那棵红得发紫的树根为中心,露了出来。

    盛灵渊“果然,这里有个障眼法。”

    那是古老又繁复的手刻法阵,与异控局那些机器批量生产的完全不同,森冷陈腐的气息随着尘埃一起扑面而来,被盛灵渊轻轻掸开,他半跪下来,仔细描摹过阵法上的纹路。天魔气息与阵法上的气息狭路相逢,在盛灵渊指尖撞出一串针锋相对的火花,每一笔都分外熟悉丹离与孟夏的手法一脉相承。

    “如果她是公主的影人,那为什么是个女的”宣玑蹲在旁边,看了看那法阵,“我好像没听说过她老人家男女通吃的轶事。”

    “仔细想来,她的影人是个女的,也没什么不合理,”盛灵渊想了想,古怪地笑了一声,“她是妖族皇族,又有神鸟之血,自以为想扶谁上位就扶谁上位,哪个兄弟做妖王都得臣服于她,不费吹灰之力挑起九州混战,亲生骨肉也就是一把棋子,这样的人,看得上谁”

    宣玑愣了愣“你是说她自恋啊”

    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先例,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有的人喜欢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有的人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也有的人谁也不爱,只爱自己,历史上确实有不少影奴活像是主人的双胞胎。

    “所以公主留下的影人,等同于是她自己留在人间的化身。”宣玑忽然想起了什么,“那能不能算她也照顾过你了”

    盛灵渊不想惊动“天魔祭”的那八棵大树,正举着发光的羽毛研究怎么以最小的动静破开那障眼法阵,闻言漫不经心地应道“自然,刀剑盔甲之类尚且要上油养护,何况好不容易炼出来的天魔,我既然有用,尚不能自理时当然得烦她打理。”

    “不是的,”宣玑难得较真地说,“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从你那里听到过很多哄小孩子睡觉的童谣小调。”

    盛灵渊略微一顿。

    他当然记得,宣玑暗暗叹了口气盛灵渊刚刚回归真身,记忆不全的时候,他俩曾经因为意外引发了共感,两人各自放空大脑,宣玑从他心里听过那些遥远的旋律。那时灵渊连自己的来龙去脉都忘了大半,脑子里反复回荡的,除却年幼时读过的诗书,就是那些小调。

    “你从哪听来的呢”宣玑说,“侍卫们醉了才长歌当哭,唱得不是这个调,总不会是丹离哼的。”

    盛灵渊面无表情地一记手刀,干净利落地将阵法上一处衔接点截断,阵法上喷出一点清浅的白烟,他没吭声。

    “你从小也没在陈皇后太后身边,好几岁了才见她第一面,但你一见她,就把她当母亲。”宣玑说,“我在想,你母亲的概念是从哪来的呢”

    盛灵渊早熟,内敛,对外人,他很小就学会了喜恶不外露,只有和剑灵吵架的时候才能冒出一点珍贵的孩子气,连对宁王这个亲哥也并不亲昵,可他常常会偷偷瞄着陈氏,有一次走在陈氏身后,宣玑居然看到他故意绊了一下,往前踉跄半步,抓住了陈氏的手。

    那是宣玑一辈子唯一一次,见他用这样笨拙的姿势靠近什么人。

    但陈氏只是居高临下地教训了一句“人君当稳重”,就冷淡地甩开了他。

    从那以后,盛灵渊再也没有“冒失”过。

    宣玑“灵渊”

    “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盛灵渊冷静且精细地在地面的阵法上修修改改,岔开宣玑的话,“前期孟夏与丹离合作无间,我猜他俩目标应该一致斩妖王。公主是为了报仇,丹离是朱雀神像,他想要的不难猜,应该就是灭赤渊、复活灭族的神鸟朱雀,平息神鸟怨怒。那妖王死后,公主想要的又是什么呢身为妖族皇族,她压根不考虑打仗伤亡、民生疾苦,玩弄权术手段,就只是为了自己的风光和野心,后来为私仇更是能颠覆妖都,我觉得她不像是为了所谓同胞大义牺牲自己的人。”

    宣玑顿了顿,皱眉说“她死都死了,哪还能想那么多事”

    “孟夏还活着,失主的影人永远保存主人生前的欲求。妖王的影人碎片幻化成妖王的模样,自称朕,一出世,就想夺回赤渊之力那完成了公主遗愿的孟夏呢”

    盛灵渊话音落下,地面的法阵彻底分崩离席,石板“咯吱咯吱”地扭动旋转起来,以那棵紫红的树根为中心,朝两边裂开,一条长长的地道在两人面前展开,一眼看不到头,仿佛直通地心。

    “她想替公主活。”宣玑飞快地接话说,“公主为人作嫁,忙活半天又被妖王背叛,如果她还活着,应该想杀了妖王,彻底取而代之,再也不站在谁的幕后。”

    “她也想要赤渊。”盛灵渊负手钻进地道里,“这个钉在地上的大阵应该就是为了控制赤渊而造的,可惜她自己中了丹离的圈套,功亏一篑,现在让别人捡了便宜以及小玑。”

    宣玑“嗯”

    “我一生所有,全是精心设计,深情厚谊全是虚诞,只有”盛灵渊顿了顿,没往下说,他背对着宣玑摆摆手,“不要再挖空心思,替我搜罗那点温情的证据了,没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