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雨夜惨死
    大雨倾盆的夜,一道闪电划过,似乎要把天空撕裂一般,瞬间映照出长安城的模样,伴随着一声惊天雷鸣,整座都城都颤抖起来。 雨水冲刷着这座城,雷鸣声掩盖住了痛苦的呼救声,应采薇只能拼命地冒雨往前跑! 街上无行人,她瘦小的身影显得格外的突出,身上已经被大雨浸湿,衣服和头发紧紧地贴着身子,但是她顾不得许多,迎着雷与电疯狂逃命,甚至看不清前路。 一阵冷冽的剑光晃眼而过,应采薇猛然顿住了脚步,下意识侧身躲避,只是动作太慢,锋利的剑将她的左臂划出了一道狭长的口子,鲜血伴着雨水滴落的地上。 应采薇抬眸,看着将她团团围住的五个士兵,背后渗出阵阵凉意。 五个士兵手握长剑,抬手便朝着她砍了过来! 应采薇心里暗惊,已然不知如何躲避,慌忙之中下意识从袖口出取出银针,朝着他们甩了过去,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银针已经没入了他们的喉咙之中。 “啊——”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那五个士兵手中的剑纷纷掉落,与地面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看着五个男人缓缓倒地,捂住自己的脖子痛苦不已地翻滚,惊吓中的应采薇终于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后退了几步。 左臂上传来隐隐的痛楚,她捂住伤口继续往前走,因为一路逃命已经快将身上的银针用完了,若是再遇到杀她的人,她毫无还手之力!所以必须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这雷雨交接的夜晚,长安城里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梦里,门窗紧闭。 突然看到一个隐约开着门的房子,她没有过多的犹豫,跑上前直接推开了门。 看到屋子里的人,应采薇脑子里轰隆一声,脸色煞白,愣在原地。 “怎么,采薇妹妹看到我们在这里,很惊讶?”一个身穿着桃红色长纱裙的女子正坐在侧位上,笑盈盈地看着应采薇。 应采薇却没有理会她,而是看着正对着自己坐在主位上的男子,双眼突然燃起了熊熊怒火,如果眼神能杀人,对面的他已经死了千百遍! 她突然苦笑一声:“看来我是逃不掉了。” 坐在上位的男子身穿着墨绿色的锦袍,玉冠束发,神色复杂地看着应采薇,他开口说道:“你太聪明了,终究是个祸害。” 应采薇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二皇子在说笑吗,我若是聪明,怎么会被你和苏凝雪骗得团团转?” 一旁的苏凝雪道:“不必谦虚,你若是不聪明,当初殿下也不会为了博取你的信任,受那么严重的伤。而且你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当初应采薇遭遇危险,是容嶙挺身而出,替她挡了一剑,差点没了命。 没想到这居然也是算计,应采薇苦笑,这容嶙当真是筹划已久,自己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一想到容嶙毒害皇上,却将这罪名推到应家和楼家的头上,让她的家人们担上了弑君的之罪,应采薇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亲眼看着自己的祖父,父母,兄长都尽数被杀害,整个太傅府横尸遍野,满是血腥,她如何能不恨! 她的祖父应巍安乃是当朝太傅,三朝元老,掌管三司六部,国之肱骨,没想到最后却落得了这样的下场!她的外祖父是太医院的长院使,医术高超,受人敬仰,却被容嶙诬陷毒害皇帝! 手上紧捏着最后两枚银针,应采薇微眯起双眼,抬手一挥,朝着容嶙的双眼射了过去! 即便是死,她也绝不让容嶙好过! “殿下小心!”容嶙身旁的护卫大喝一声,上前替容嶙挡住了银针,同时也将手中的剑刺入了应采薇的腹部。 另一个护卫上前,一脚将她踹倒在地上! 应采薇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暗红的血,她全身都被淋湿了,连头发都紧贴在脸上,腹部和手臂上的伤口不断地往外涌血,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粘稠的血人,狼狈不堪。 看到挡针的护卫很快倒在地上没了气息,苏凝雪瞪大了眼睛看着应采薇,抽出了侍卫的剑又刺了她一剑。 “死到临头了还想杀殿下!”苏凝雪说道,“当真是不自量力!” 应采薇艰难地抬头看着苏凝雪,眸子里皆是厌恶:“苏凝雪,我应家诚心诚意待你,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苏凝雪的出身不高,母亲死后在苏家父亲不爱,后娘不疼,备受欺负。她的姨母是应采薇叔父的婶娘,见她可怜,便让她以表小姐身份住进了应家,虽然与应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应家也从未亏待过她! “恩将仇报?”苏凝雪却是笑了,“是,你们应家是给了我一方容身之所,可是我在应家这些年,始终活在你的阴影之下,你假仁假义,每次总是喜欢带着我,不就是为了衬托你吗!” 应采薇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想的! 苏凝雪低声说道:“你是太傅府的嫡长女,长安数一数二的贵女,出身尊贵,才艺出众,无论我怎么努力,在别人眼里始终都不如你!当别人夸你心地善良肯接纳我这个卑微之人的时候,你可知我心里有多恶寒?我甚至不愿与你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听着苏凝雪的控诉,应采薇只觉得恶心,当初觉得她可怜,才有意多关照她一些,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却被当成了驴肝肺! “我杀了你……”应采薇恨得咬牙切齿,随后用尽全力朝着苏凝雪扑了过去,可是还没等她靠近苏凝雪,却被护卫再次踹倒在地上。 “你处理。”一直冷眼看着她的容嶙开口对苏凝雪说道,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起身离开。 外面的风雨还在咆哮,而房子里的火焰在跳动着,苏凝雪缓缓地走到了火盆当中,用钳子夹起了一块正烧得正红的炭火,走到了应采薇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应采薇看着泛红的炭火,惊恐的想往后挪动着身子,却挪不动半分。 “你这张脸看了就让人厌恶,还是毁了好。”苏凝雪微眯起双眼,将火红的炭直接按到了她的脸上!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这黑夜响起,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应采薇的脸上全都是血,已经完全动弹不得,无力地说道:“我就算是死,也要化为厉鬼……向你们索命……” 当整盆炭火都倒在她身上的时候,应采薇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血肉被一点点火焰吞噬,仿佛无数刀子扎在她的身上,疼痛不已! 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恨!若是老天有眼,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定要把这些痛楚加倍奉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