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重生纪家
    下了几日的大雨终于停了下来,整座江州城被洗刷了一遍,空气都变得清新许多。 江州城纪府里的下人们开始忙碌了起来。 一个穿着紫衣的丫鬟正端着刚熬好的药往院子里走过去,后面一个嬷嬷叫住了她:“紫玉,等等!” 紫玉转头,朝着来人道:“李嬷嬷,可有什么事情?” 李嬷嬷瞥了一眼她手中端的汤药,问道:“大小姐的病可好些了?这都醒了十几天了一直不肯见外人,老夫人担心的紧,催我过来问问。” 紫玉微微一怔,随即答道:“大夫说大小姐如今还需静养,不过请老夫人放心,小姐若是好些了,定然会去给老夫人请安的。” 听了紫玉的话,李嬷嬷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小姐大病初愈,又伤心过度,你们好生伺候着。” “嬷嬷说的是。”紫玉微微颔首,表示将李嬷嬷的话记在了心里。 李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今日过来问话,大概也是觉得大小姐这病该好了,只是如今的大小姐…… 紫玉垂眸,端着药继续往前走,绕过了长廊便回到了临溪苑。 只是刚进院子,她便看到了自家小姐穿着薄薄的鹅黄色沙衣,赤着脚,散着青丝正站在屋檐下的大柱子旁,伸出白皙瘦弱的手在接着从房檐落下的滴滴雨水。 清风拂过,掠起她额前的发丝,看到她眸子里黯然的神色。 “小姐!”紫玉惊呼一声,急忙上前道,“小姐您的病才刚好,怎么出来吹冷风了?若是感染风寒,只怕这病情又该加重了。” 纪颜宁缓缓转头看着她,淡淡地说道:“无妨。” 紫玉将汤药端到桌子上,然后上前扶着纪颜宁回了房间。 “小姐,老夫人那边派人来问了小姐的身子好转的如何了。”紫玉扶着纪颜宁穿上了鞋子,有些担忧的说道,“奴婢没有说小姐得了失魂症的事情,但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纪颜宁打断了:“我失忆的事情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其他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纪颜宁说的不瘟不火,但是语气却不容置喙。 紫玉应了一声“是”,又继续问道:“老夫人那边奴婢要怎么交代?” “就说我明日过去给她请安。”纪颜宁端起了药喝了几口,实在是太苦了,她微微蹙眉,放下了勺子。 看到纪颜宁放下了勺子,紫玉劝道:“良药苦口,小姐还是将这药喝完吧。” 纪颜宁道:“不必了,我的身子我知道,从明日起就将这药就停了。” 紫玉刚想说什么,可是看着小姐那副已经将事情都决定好的模样,想来也是不会听从她的建议的。 自从小姐溺水醒了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性子都换了。 小姐落水前性子虽有些任性跋扈,但是也听得劝,不像如今这般,看起来娴静,却太过清冷,竟是连劝说都无用了。 纪颜宁不知道紫玉心中所想,她也无暇顾及紫玉的感受。 虽然醒来已经十几天了,但是对于自己换了一个身子这件事,她现在还是感觉到震惊不已。 她明明是被容嶙和苏凝雪所害的应采薇,结果一觉醒来却变成了江州纪家的大小姐,更让她吃惊的是,她不仅借尸还魂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到了二十年之后。 她这几日从紫玉口中得知,容嶙登上了皇位,而当初的应家和楼家也早已不复存在。 一想到这里,纪颜宁的眼眸里满是阴霾,容嶙灭她族人之仇不共戴天,现在她既然回来了,就不会让他稳坐江山! 只是现在,她需要在纪家站稳脚跟。 她对紫玉说自己得了失魂症,以前的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让紫玉将这纪家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纪家有三房,因为老太爷早些年已经过世,所以这三房也分了家,但是老夫人还在,便还住在一起,只是财产早已分好,各房管各房的,每个月各房都会送固定的银子孝敬给老夫人。 纪颜宁的父亲是商贾,名下有着不少的产业,她的二叔在外地任五品官职,三叔则是在江州太守府中担任了长史一职,纪家虽然不是什么世族,过得倒是也不差,特别是这几年纪颜宁的父亲纪亭生的生意越做越大,在江南一带倒是有了不少的名声。 没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年,前些日子夫妻两却遭遇了山匪,双双遇难,只剩下了十四岁的纪颜宁和七岁的纪琅。 父母的葬礼后不久,纪颜宁的弟弟纪琅掉落湖里,纪颜宁为了将弟弟救起,自己却因此丧命,让她应采薇占了身子,成为了现在的纪颜宁。 要理清的东西很多,纪颜宁揉了揉脑袋,摆手让紫玉将东西撤下去。 紫玉端起那半碗汤药朝着门外走去。 “奴婢见过二夫人,二小姐。” 纪颜宁刚要起身,却听到了紫玉在院子里的声音,突然顿住。 韦氏看着紫玉端着的半碗药,问道:“大小姐可在房中?” “在的。”紫玉颔首,“可是小姐她身子不适,大夫说还要静养些日子。” 韦氏却似乎是没有听到她后面的话一般,带着人径直走进了纪颜宁的房间。 纪颜宁往门外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深紫色长裙的妇人走了进来,身旁还带了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姑娘,与现在的她年纪差不多大,打扮得倒是俏丽。 “二婶,二妹妹。”纪颜宁起身,朝着她们微微颔首,算是见礼。 韦氏上前扶住纪颜宁,满是疼惜地说道:“这才病了几日就消瘦成这个样子,婶婶看着都心疼,今日让人煲了些滋补的汤过来,让你补补身子。” 说着便招呼身后的丫鬟将食盒带了上前,放在桌子上。 盖子一打开,屋子里香味肆意,纪颜宁却不动声色的蹙起了眉头,这个味道或许旁人闻不出来,但是她却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 她大病初愈,就有人上赶着想要给她喂毒了,这纪家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只是她对纪家尚未熟悉,不能轻举妄动,纪颜宁并不打算揭穿韦氏。 她淡淡道:“多谢二婶。” “一家人客气什么!”韦氏笑得和蔼,亲自盛出一大碗,递到纪颜宁的面前,说道,“你尝尝。” 纪颜宁却没有动:“大夫说了,我如今身子太弱,忌口大补之物,平日里要吃的清淡些。” 在一旁的纪婉儿却是忍不住了:“母亲好心给你送的补汤,你可别不识抬举!你以为大房还像以前一样吗!” 听了她的话,纪颜宁不怒反笑,忽而站了起来,目光泛冷地看着这对母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