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婶母下毒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婉儿!”韦氏轻声训斥道,“怎么跟你姐姐说话呢!” 纪婉儿被训,不服地撇了撇嘴。 纪颜宁神色淡然地看着她们,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韦氏没想到她从进门到现在,纪颜宁就一直对她们如此冷淡,她上前握住了纪颜宁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婉儿心直口快,你别介意。二婶知道你心里苦,若是有什么委屈困难,你尽管向二婶说,二婶给你做主。”韦氏语重心长地对纪颜宁说道。 纪颜宁开口说道:“既然二妹妹这么稀罕这补汤,不如就留给她好了,也不枉费二婶的这番辛苦。” 韦氏微微一怔。 “我才不稀罕呢!”纪婉儿温怒道。 纪颜宁有些无辜地看着纪婉儿:“我好心的送你补汤,妹妹这算不算不识抬举?” “你!”纪婉儿被她这么一堵,倒是说不出话来了,愤愤然地瞪了她一眼。 韦氏还想继续说什么,纪颜宁却抢先说道:“颜宁身体不适,大夫说了多静养,就不送二婶和二妹妹了。” 这便开始逐客了,韦氏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便恢复了神色,这大房做生意赚的不少,是纪家里最有钱的,若不是如此,她怎么还会来对着纪颜宁这个臭丫头赔笑脸? 她让人将桌子上的补汤收了起来,对纪颜宁说道:“是二婶唐突了,没想到你不能大补,待会儿我再让人送些清淡些的膳食过来。” 纪颜宁说道:“二婶不必如此客气,我们大房还不至于吃不上饭。” 被纪颜宁这么一说,韦氏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她说道:“那你好好休息,莫要太过劳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有纪家的家人来处理,那些生意的事情就暂时先交给二婶来处理吧,你要多……” “不用了。”纪颜宁高声开口打断了韦氏的话。 韦氏一愣:“什么?” 纪颜宁淡淡道:“关于大房生意上的事情,就不劳烦二婶费心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韦氏道:“颜宁,你别误会,我只是看你们姐弟还小,肯定会这些事情上手不了,所以才好心想帮你们暂时打理,等你们长大些,学会自己处理了,就让你们自己打理。” 纪颜宁说道:“多谢二婶的好心,不过父亲和母亲之前也教过我许多,所以不用担心。” “这……” 韦氏还想继续说什么,纪颜宁却朝着她微微行了歉礼,径直朝着房间里的内室走了进去。 看到纪颜宁这副模样,韦氏眼眸里闪过一丝怒色,转身带着人离开了临溪苑。 看到二夫人终于走了,紫玉快步上前走进了内室。 “小姐,二夫人走的时候表情可吓人了。”紫玉低声对纪颜宁说道,“二夫人来送补汤,小姐这般拂了她的面子,就不怕记恨小姐吗?” 纪颜宁面无表情:“我即便是待她赤城,她也会算计于我。她是有备而来,为的就是想从我这拿走大房名下生意,而且……那补汤里有毒。” “有毒!”紫玉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二夫人她怎么敢?” 纪颜宁道:“她自然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加害我,那补汤里虽然有毒,但是毒性比较低,只能让人感觉到无力而已,但是持续服用的话,对身体会有不小的伤害,如今我这才刚好,她就这样对我,还想让我给什么好脸色她看?” 只要她一直病着,韦氏就可以说自己出于好心才帮大房处理生意上的事情,虽然没要了她的命,但也确实恶毒! 纪颜宁对于药材还是十分敏感的,她还是应采薇的时候,外祖父是太医院的长院使,医术卓绝,而她的母亲有一手好医术,她虽然不致力于学医,但是在母亲的教导下,倒是比一般的江湖郎中强些。 紫玉听了纪颜宁的话,只觉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二夫人平日里和和气气的,却竟然要对她们小姐下毒手! 纪颜宁现在觉得,就连纪琅落水的事情,或许也不是个意外。 “我们院子怎么这么好闯,别人进来怎么也没有人拦着?”纪颜宁问道。 紫玉一愣,说道:“紫玥和紫苏是小姐落水那日陪着你的,然后你落水之后她们两个人就被老夫人罚去浣衣房了。咱们院子里的其他粗使丫鬟也不敢拦二夫人啊。” 纪颜宁沉思半响,说道:“你去把紫玥和紫苏叫过来,我有话要问她们。” 紫玉点了点头,转身便按着小姐的吩咐去办。 她原本还担心小姐如今的性子,做起事情会没有分寸,没想到小姐却事事都看得透彻,还这般的有主见。 没过一会儿,紫玉便领着两个穿着粗布青衣的两个丫鬟进来了,两人纷纷上前行礼。 “奴婢紫玥见过小姐。” “奴婢紫苏见过小姐。” 纪颜宁打量了她们一番,她们虽然穿的衣服和梳的发髻是一样的,但是给人感觉却很不同。 紫苏面色憔悴,发丝有些凌乱,双手有些泛红,看起来像是刚刚还在干活一般;而紫玥却的面色红润,看起来丝毫不像是受罚过的模样,就连头上都插着一支流苏圆珠的簪子。 “在浣衣房里过得可还好?”纪颜宁问道,她的声音清冷,听不出喜怒。 紫苏说道:“奴婢没能看护好小姐,是奴婢们的错,不敢有怨言。” 紫玥点头,有些委屈地说道:“浣衣房里差事辛苦些也就罢了,可是奴婢还心心念念着小姐能够早日恢复,却不能回临溪苑照顾小姐,心里十分愧疚。” 纪颜宁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没能拦着我?” 她这话一出,紫玥和紫苏都有些不知所措。 先是紫苏开口道:“那日事出紧急,您差奴婢去喊人,奴婢也没多想就跑出去喊人去就少爷了,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小姐等不及跳入了水中……” 纪颜宁的目光又看向了紫玥。 紫玥以为纪颜宁记得当日的事情,如今要算账,猛地跪了下来,说道:“小姐对不起,那日奴婢看着少爷落水,周围又没有小厮随从,太担心了才说了有人要害少爷的那些话,没想到小姐就直接跳入了湖中。奴婢该死!” “你真的认为自己该死吗?” 纪颜宁的声音从头上传来,紫玥脸色煞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