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发卖奴婢
    “奴婢有罪!”紫玥吓得连忙磕头,急急地解释道,“奴婢也只是太担心少爷!并不是故意刺激小姐的!” 纪颜宁轻轻的哦了一声,一面说着自己有罪,一面又给自己开脱,太心虚了。 跪在地上的紫玥和紫苏不知道小姐心中所想,只是迎着这样的目光,她们心中忐忑不安。 “从现在开始,紫苏就继续在我身边当贴身丫鬟。”纪颜宁说道,又看向了紫玥,“如果你现在供出是谁指使的你,也可以从轻发落。” 屋子里的三个人皆是一怔,随即紫玉和紫苏惊讶地看着紫玥。 紫玥拼命地摇头:“小姐,奴婢没有受谁的指使,奴婢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纪颜宁揉了揉额头,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我给过你机会,若是再不招,就只能打三十大板然后发卖出去,以你这害主的名声,估计也不会有哪户人家会要你了。” 紫玥睁大了眼睛,惊诧地看着纪颜宁。 纪颜宁这是在告诉她,即便是那人给了她再多的好处,自己的卖身契还是在纪颜宁的手上,是去是留全凭她一句话。 可是,小姐怎么会知道…… 她定然只是吓唬吓唬自己,紫玥脑子里闪过这一个念头。 似乎是看出了紫玥心中所想,纪颜宁也不再废话:“来人,把紫玥拖去打三十大板,然后发卖出去。”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决绝,丝毫没有犹豫。 听了纪颜宁的吩咐,从门外进来了两个粗使婆子,一把将跪在地上的紫玥按住,将她拖了出去。 “奴婢冤枉啊!小姐,奴婢没有真的没有害小姐……”紫玥突然惊慌地喊起来,可是纪颜宁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 她急了,大喊道:“我说!” 果然经不住吓。 纪颜宁抬头,示意那两个婆子将她放开。 紫玥哭着跪到纪颜宁的面前:“是二夫人!她说如今大房的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了,小姐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所以你就忍心看着我去送死。”纪颜宁的目光骤寒。 紫玥颤了一下:“不,不是的……” 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纪颜宁确实跳进了湖里,还差点没了命! 纪颜宁摆了摆手,说道:“罢了,把人发卖出去吧。”。 紫玥跪在地上,泪珠连连。 看着紫玥额被人带了出去,紫苏不解地问:“小姐为何不把这件事告诉老夫人?说不定老夫人能为小姐做主。” 纪颜宁却不那么想:“毕竟这件事只有紫玥的说辞,就算是二夫人矢口否认,我也没有办法。” 至于紫玥从二房那里得来的赏赐,也许本身就是出自大房。 更何况,这是个已经分了财产的家,她身为孤女,老夫人未必会站在她这一边。 没有把握的事情,纪颜宁不想去费心神。 听紫玉的描述,这原主是个嚣张跋扈之人,在这个家自然不受什么待见。 她这病还没痊愈呢,就有人急着过来抢大房的的产业。 不过她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 “紫苏,你先下去收拾,明日再过来伺候。”纪颜宁看着紫苏这般模样,想来在浣衣房过得不好。 紫苏眼眸红红的,心中却暖暖的。 她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只能一直当浣衣房的洗衣丫鬟了,没想到小姐还能让她回来。 她跪了下来:“多谢小姐!” 看着紫苏走出了房间,纪颜宁开始思索起来,抬头唤了一句:“紫玉。” 紫玉上前:“小姐有什么吩咐?” “父亲母亲去后,家中的生意是谁在照看?”纪颜宁问道,这笔让二房念念不忘的财产怕是不会太少。 她需要钱,才能回到长安,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紫玉说道:“家中的生意是吴管家在打理,老爷在时,便很信任吴管家。” 纪颜宁知道紫玉口中的吴管家叫吴庚,在她醒来之后每日早上都会来看她,问她身子恢复得如何了,只是重生这件事对她来说一时无法接受,只好一直装作还未好。 看来是时候要探一探这些人的底细了。 现在她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决定要回去找容嶙和苏凝雪报仇,就要一步一步慢慢筹划。 此时二房的院子里。 “啪——”茶杯被狠狠地摔落在地上,碎瓷片散落一地! 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们都吓了一跳,大气都不敢出。 韦氏怒骂道:“纪颜宁这个小贱人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她都如此低声下气了,没想到纪颜宁根本就不上当,还把自己戏耍了一番! 在一旁的纪婉儿问道:“母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韦氏冷哼一声,说道:“不过是两个小贱蹄子罢了,就算是我们不出手,老夫人和三房那边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纪婉儿听着皱起了眉头:“可是那样的话,二房那些东西,岂不是要被他们捷足先登了?” 韦氏缓了缓,倒是不着急:“那两个小鬼好哄,可是二房的吴管家,却不是什么善茬。” 二房死了当家的,就连大夫人也一起死了,剩下一对年幼的姐弟,觊觎的人自然不少。 不过大房名下的生意到现在还在经营,可见这吴管家也不是吃素的。 纪颜宁才十四岁,尚未及笄,平日里性子刁蛮任性,是个没脑子的草包,而纪琅才七岁,根本不能担大任,这大房如今只剩下吴庚在硬撑。 但是再怎么样,这吴庚也不过是个下人而已,只要把纪颜宁姐弟给拿住了,还怕降不住这区区一个管家吗? 纪婉儿却仍是愤愤不平:“她都死了爹娘了,还这么嚣张,以后有她们哭的!” 韦氏看了一眼纪婉儿,说道:“你以后收敛一些,至少在她们姐弟面前不要再做这么傻的事情了,没有得到大房的东西之前,得先把她们哄好了。” 纪婉儿一想到纪颜宁那张脸,就觉得气的慌,以前纪颜宁是纪家大小姐,父母最是有财,常在她面前炫耀,可是她现在父母死了,却还是这么嚣张,怎么能让她甘心! 她恨不得看到纪颜宁落魄的样子呢! 可是听到母亲的训斥,纪婉儿只能不甘心地低头应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