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下人挑拨
    第二日,纪颜宁早早便起来了,梳洗之后正在吃早饭。 “小姐,吴管家过来了。”紫苏走进来禀报道。 纪颜宁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说道:“让他进来。” 吴庚看了一眼着院子里多出来的几个守门的小厮和丫鬟,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抬步进了房间。 “小姐。”吴庚上前,拱手给纪颜宁行了一礼,“小姐身子可好些了?” 纪颜宁抬头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大约三四十岁,穿着青灰色的锦衣,看起来十分恭敬,因为抬头看着她,所以她也能看到吴管家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起来十分的疲惫。 紫玉说,吴管家当初是被纪颜宁的父亲救回来的,所以这些年对大房尽心尽力。 她笑了笑,说道:“已经好了,吴叔不用担心。” 纪颜宁听了他轻微的一声松气的声音,随即听他说道:“那就好。” “吴叔把账本都拿过来给我看看吧。”纪颜宁说道。 吴庚抬眸看着纪颜宁,有些惊讶,但是很快便恢复了神色,说道:“是,小姐也该学着管理生意了,我下午让人将账簿都拿过来给小姐过目。” 他看着眼前静坐着的纪颜宁,穿着素色的衣服,头上除了一朵白色的素花之外别无其他头饰,她目光沉静,却又不是无神,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也是,父母突然去世,她和胞弟又差点丢了命,性子怎么可能还像从前那般任性? 吴管家走了之后,纪颜宁在紫玉的带领下朝着纪琅的院子里走了过去,她要和纪琅一起去老夫人那儿请安。 纪琅的院子离她所在的地方不远,走几步路便到了。 只是还没进院子,纪颜宁就听到了院子里的谈话声。 “我不相信,吴叔对我和姐姐很好的,爹爹说过,吴叔是可以信任的人!”这软糯糯的声音却很坚定。 一个婆子的声音道:“少爷可不能这么说,那吴管家虽然好,却也是个外人,只有姓纪的才是你的亲人,他们才会对你好。” “才不是,四哥哥他们就喜欢欺负我。” “可是三爷和三夫人对少爷还是不错的,天天给您送东西,您说对不对?” “这个……姐姐对我最好。” “那是自然的,可是大小姐也只是一个姑娘家,迟早要嫁出去的,嫁出去就不是纪家的人了,她也不能一直照顾你。” “不会的,姐姐会一直陪着我的。” “少爷,你现在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了,你要多听三爷和三夫人的话,毕竟他们才是真的对你好,大小姐对你的好也只是一时的……” 听到这些下人在乱嚼舌根,紫玉蹙眉,正想进去呵斥,可是却看到身边的纪颜宁径直走了进去。 “嬷嬷说的这些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三房的院子呢!”纪颜宁冷冷地看着纪琅身旁的嬷嬷,浑身泛出一股寒意。 那嬷嬷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纪颜宁,吓得立即跪在了地上:“大小姐。” “姐姐!”看到纪颜宁站在面前,纪琅开心不已,朝着她扑了过去,抱住了她。 纪颜宁弯下腰来,摸了摸他的头。 纪琅是她醒过来之后看见的第一个人,那个时候的她迷迷糊糊的,只是看到一个扑在自己身上的肉团子一直哭着让自己不要死,哭的声嘶力竭,很是伤心。 或许懂得他的害怕和恐惧,亦或许他是原主唯一的弟弟,原主为了救他而死,所以纪颜宁对纪琅是很上心。 他才七岁,很多事情都还不懂,面对父母双亡,姐姐也差点死了的变故中,心里定然是无比迷茫和害怕的。 三房那些人竟然敢将注意打到了这样的一个小孩子身上!纪颜宁的眸子闪过一道厉色。 她牵起纪琅那小小的手,走到了跪在地上的嬷嬷面前。 “掌嘴。”纪颜宁冷声道。 还没等紫玉上前,那嬷嬷就已经用力地抽起了自己的耳光:“老奴该死!老奴不应该对少爷说这些话!老奴太关心少爷才会说出这样的浑话来!” 才抽了几下,她的脸已经肿了起来,看来确实是下了狠劲了。 院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大小姐就站在那里,根本不为所动,看起来可怕得很! 纪颜宁的目光朝着院子里的人扫了一眼,那些人立马就把头低了下去。 她开口说道:“把人发卖出去。” 听到要把嬷嬷给发卖了,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般来说,下人们犯了错,大多是打发到庄子上,除非犯了大错才会将人发卖出去,嬷嬷只是在少爷面前替三房说了几句话,竟然就被发卖出去了! 那嬷嬷更是目瞪口呆,连忙给纪颜宁磕头:“大小姐,老奴知道错了!老奴真的知道错了,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老奴一条生路罢,老奴在纪家已经十几年了,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更何况奴婢的一家老小都在纪家当差,您这是要老奴以后怎么见他们啊!” 纪颜宁微微蹙眉,似乎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嬷嬷见她犹豫,正想哭得更凄惨些,没想到却听到了纪颜宁继续开口。 “既然是家生子,那么把你全家都一起发卖出去罢。” 纪颜宁的话就像是一道霹雳,将所有人都吓得不轻,那嬷嬷瘫倒在地,继续求饶,可是纪颜宁已经让人将她拖了下去,只剩下她哭着认错的声音似乎还在众人的耳畔回荡着。 竟然将全家都发卖出去,实在是……太绝情了,其余的下人们将头低得更深了。 纪颜宁对看着他们,开口说道:“以后谁再敢在少爷的面前乱说话,或者收什么人的好处,可要仔细想想,到底谁才是你们的主子?若是让本小姐再发现,可不止发卖出去这么简单了。” 她的语气透着冷意,一字一句都说得十分的清楚,声音细细的,让人不寒而栗。 “奴才们不敢!”院子里的人齐声说道。 纪颜宁看着他们这副样子,没有再说什么,牵着纪琅的手便朝着老夫人的院子去。 看到大小姐和少爷离开了院子,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心有余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