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祖母为难
    纪颜宁两天之内就发卖了两个下人,其他的人自然会感到惶恐。 她要的就是让他们害怕,只有让他们知道大房里能决定他们生死去留的是谁,他们才不会这么肆无忌惮被别人利用。 看着纪颜宁那张平静的脸,纪琅思索了片刻,才开口说道:“姐姐,我没有相信他们说的话。” 纪颜宁顿住了脚步,停下来看着纪琅,微微一笑:“姐姐知道,琅儿很聪明,不会被他们轻易骗到的。” “那姐姐真的会一直对我那么好吗?”纪琅一想到嬷嬷说,姐姐迟早都要嫁人的,嫁了人就不会再对他好了,心里莫名的害怕。 纪颜宁感受到他在问的时候手不自觉的更加紧握起来,她说道:“你要相信姐姐,只要姐姐在,就一定会保护你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不管琅儿的,但是你也要快点长大,这样才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纪琅听到纪颜宁这么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长大了也可以保护姐姐!” “好。”纪颜宁笑道。 姐弟两人朝着老夫人的福康院而去,纪颜宁一路也在留心着这座宅子,如今正是初夏,府宅内的树木花草郁郁葱葱,打理的也不错,看起来倒不像是一般的小门小户之家。 纪府虽然没有长安城里那些官宦府宅来得气派,但是却有着不一样的风韵,是江南独有的温润风格。 她们大房院子位于纪府中的西北方向的角落中,正好是这宅子里最偏僻的地方,虽然环境清幽让她满意,但若是出门去,不管前门后门,都十分的麻烦。 纪亭生虽然身为纪家的嫡长子,却似乎为老夫人不喜,别说这待遇比不过二房纪源生,就连庶出的三房纪葳生都比不过。 紫玉曾说,老太爷死后,三兄弟分家产,二房最为优厚,大房却几乎没有分到什么,只是纪亭生在外面打拼好些年,这才有了如今的产业,而纪亭生的两个弟弟走的仕途,在家中的地位也比他高出一截来。 毕竟商户的地位低,而士族难免会看不上。 纪颜宁和纪琅到的时候,大堂里已经有许多人在了。 她扫了一眼,坐在大堂主位上的老夫人正襟危坐,左边的是二房的韦氏和纪婉儿,右边同样有一个妇人,虽然纪颜宁看着她眼生,但是可以猜到,她便是三夫人李氏。 “颜宁给祖母请安。” “琅儿给祖母请安。” 姐弟两人上前,纷纷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瞧着着纪颜宁这脸色,这病想来应该是早就好了,她说道:“既然身子才刚好,便不必多礼了,坐下吧。” 纪颜宁寻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李氏身旁的一个女孩子撇嘴道:“这都什么时辰了,大姐姐这架子也太大了。” 她话音一落,身旁的李氏道:“澜儿,多嘴!颜宁身子不适,来晚些情有可原。” 原来是三小姐纪澜。 纪婉儿却翻了一个白眼,心道,她这样看起来可不像是什么身子不适。 “是我的错,原本以为自己能赶得上时辰的,没想到处理点事情来晚了。”纪颜宁说道。 在上头的老夫人却道:“什么事情?” 纪颜宁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发卖了院子里乱嚼舌根的奴才。” 老夫人有些不悦:“奴才乱说话,打发到庄子上便是了,何至于发卖!” “祖母有所不知,这些奴才胆大的很,对琅儿说我这个姐姐坏话,我自然是恼怒的。”纪颜宁的目光扫了一眼李氏,双眼含笑着说道,“不过那奴才倒是说了件实在事,让琅儿多亲近亲近三叔和三婶,毕竟都是亲人。” 李氏听到这里,微微一怔。 她确实是买通了纪琅院子里的人,让他们在纪琅身边吹些耳边风,没想到竟然被纪颜宁给抓到了。 不仅是李氏,还有老夫人和韦氏她们都怔了一下。 李氏看着她们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她讪讪道:“我们都是一家人,自然要多亲近些,不止是三婶这般,老夫人和你们二婶定然也希望你们姐弟多亲近些的,你可别因为写刁奴乱说便猜疑起了自家人。” 纪颜宁勾唇一笑,说道:“说得是呢,也不知道这些刁奴安的什么心思,教他们这么说的人心肠肯定是坏透了,畜生都不如。” 李氏听到她这么骂人,怒火丛生,虽不再接话,在心里却是将她狠狠骂了几十遍! 韦氏看到李氏吃瘪的模样只是冷笑一声,看来这纪颜宁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虽然仍是个刺头,但是却不再像以前那么没脑子好对付了。 “好了。”老夫人开口说道,“这些琐事就不用再说了,亭生去了,留下你们孤幼的姐弟两人,我心里也难受的紧,但是有些事情总归还是要解决的。” 纪颜宁抬眸看着老夫人,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老夫人继续说道:“你们姐弟年幼,这些天我想了想,总要有人带着你们,不如就让颜宁去三房里养着,琅儿就去二房。至于生意上的事情就由二房接手……” “祖母。”纪颜宁打断了她的话,“这些事情就不劳祖母操心了。” 老夫人微眯起眼睛看着纪颜宁:“你说什么?” 纪颜宁站了起来,说道:“我们姐弟不需要别人养,更何况纪家都住在一个府宅中,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去哪里的问题,如果我有什么难处,想来叔叔婶婶们定然也是乐意帮忙的,又何必多此一举。” “你们终究年纪小。”老夫人说道,“我是你们的祖母,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好!” 纪颜宁说道:“祖母年纪大了,这些事情便不用费心了。” “住口!”老夫人猛然拍响桌子,怒视着纪颜宁,“你竟然敢顶撞我!” 这一响将大堂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纪颜宁却仍是站在原地不动:“孙女为祖母着想,不敢顶撞。” “不敢顶撞就乖乖的听我的话!生意上的事情就由二房接手!”老夫人冷言道。 房间里安静下来,纪颜宁抬眸看着坐在主位上老夫人,终于还是开口说道:“祖母,我们已经分家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