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祖母心思
    这个老夫人安的什么心纪颜宁不知道,只知道不会是为了她们姐弟好。 从她和纪琅进门开始,老夫人眼中对他们的不喜显而易见,明知道她身子刚好也不曾多过问几句,一开口便是将她们姐弟分养,还将这大房的生意揽到二房去。既然如此,纪颜宁又何必对她太过客气? “你……你说什么?”老夫人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纪颜宁,怒道,“分了家我就管不了你们了吗!” 大堂里安静不已,被她这一声呵斥得皆是一惊。 这老夫人可真是个暴脾气。 纪颜宁却不怕她,前世的她见过许多脾气暴的人,相比较起来,眼前这个老夫人怒了又如何? 她看着老夫人,说道:“自然是能管的,只不过孙女为了祖母着想,希望祖母不必太过操心罢了。” “你!”被她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说出来,老夫人怒得直接站了起来。 二夫人韦氏看着这局面,连忙出来说道:“母亲可别生气,颜宁不过是说说而已,哪里能忤逆您的意思。” 她这话倒是说得巧,若是纪颜宁不同意老夫人的做法,便是忤逆长辈,便是不孝。 纪颜宁心里冷笑,面上却不显。 在一旁的三夫人心中却打起了小心思,老夫人实在偏心得紧,这意思是,二房养着纪琅,就连生意上的事情都是由二房接手,那他们三房可就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了。 李氏想到这里便没有了什么好脸色,说了一句:“颜宁和琅儿是大房的主子,怎么说也得听听他们的意见。” 老夫人没好气地冷哼一声:“两个小孩子而已,能有什么意见。” 纪颜宁瞥了李氏一眼,说道:“自然是有意见的,老夫人这般行事,不知道还以为是二叔一家趁着我们姐弟年幼想趁机夺财产呢,这对二叔的名声可不好。” 她的二叔纪源生是冀州府主簿,官职从五品,是让纪老夫人最为看重的儿子,他在冀州待了快六年了,眼看这政绩考核不错,今年有望调任长安。仕途最重名声,若是再出了什么岔子,只怕又要等三年! 听到纪颜宁这么说,老夫人和韦氏脸色一僵,眼神变得幽怨起来。 韦氏说道:“叔婶照顾侄儿是理所当然,我们又怎么会打这个主意?” “知道二婶是好心,可是外人可不这么看,若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不知要怎么诟病二叔呢!”纪颜宁说道,看起来倒是一副为他们忧心的模样。 韦氏看着纪颜宁那狡黠的目光,心中堵得慌,她知道,若是她现在敢夺下这大房的生意,纪颜宁就敢到处乱说诋毁纪源生的名声! 这个贱丫头,当初就应该弄死她!韦氏心中暗恨不已。 老夫人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分一些给李氏打理。” 李氏面上浮出一丝嘲讽的笑,现在想起他们三房了。 “三叔当上长史也不容易,颜宁还是不要拖累两位叔叔了。”只是李氏还没说话,纪颜宁就已经开口了,“孙女还有事,下次再过来给祖母请安。” 她说完朝着老夫人行了一礼,便转身径直走出了大堂。 纪琅一看姐姐走了,也给老夫人行了一礼,说道:“琅儿回去温书了。” 看着这姐弟俩这般无视她,老夫人怒火一下子就涌上心头,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便朝着门口狠狠地砸了过去! 屋子里的人都被吓到了。 “真是无法无天了!”老夫人怒道,“把他们带回来跪祠堂!我就不信治不了这两个小贱种!” 纪颜宁和纪琅还未走远,听到老夫人这般肆无忌惮的谩骂突然脚下一顿,但纪颜宁仍是头也不回地带着纪琅离开了。 韦氏上前劝道:“母亲别动怒,气坏了身子可不好,你若是将她们罚跪了祠堂,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多苛责他们呢!” “造孽啊……”老夫人摇头苦叹道,“纪家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不肖子孙!” 李氏在一旁说道:“说到底,颜宁和琅儿不过还是孩子,若是没有人教他们,怎么会做出这样伤人心的事情。” 老夫人和韦氏听着李氏的话,觉得不无道理,以纪颜宁的脑子,怎么可能会这样抗拒他们的做法。 现在大房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吴庚在打理,除了他还能有谁在这姐弟两人面前挑拨离间? 一想到这里,老夫人的脸色黑的更厉害了。 纪颜宁回到了大房的书房里,吴管家已经在候着了。 她踏入了房间,看到了书桌上那几本厚厚的账本。 “大小姐,这是宝昌记的账本,还有一些整理后的铺子田产,也是老爷和夫人留下的所有的财产。”吴管家对纪颜宁说道。 纪颜宁颔首,看来吴管家早就将这些东西清算过了。 “虽然于小姐而言,老奴是外人,但有些事情,老奴不得不多说两句。”吴管家说道,“这些东西财产是老爷辛苦打拼来的,他为的是大小姐和六少爷以后的生活,所以请大小姐不要将这些东西轻易交给旁人。” 他说得极为认真,言语恳切,或许是知道这纪家的人都没安什么好心。 纪颜宁微微蹙眉,有些看着他:“可是祖母说让我把这些都交给二婶来打理。” 吴管家道:“小姐可以自己学着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纪颜宁轻笑,说道:“那便劳烦吴叔教我了。” 她拿起在最上面的账本开始看了起来,前世的她自然是学过如何管家,如何看账的,母亲也曾给过她好几个药材铺子学着打理,所以她对于这些并不陌生。而且有吴管家在一旁指点,她很快便将一本账簿粗略的看了一遍,又接着拿起了另外一本。 只是越看她的脸色变得愈加凝重。 这纪家大房比她想象中的要有钱,宝昌记主要做的是丝绸生意,名下还有些其他的产业,这生意不仅仅是在江南一带,就连北边和西南都有涉及,看起来运营十分广泛。 只是纪颜宁不解,她记得紫玉曾经说过,当年纪老太爷去世,纪家三兄弟分家的时候,纪亭生所分到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仅能温饱而已。 是什么让纪亭生在这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拼出了这么大的家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