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婚事换人
    纪颜宁这般对她们无视,老夫人和韦氏心中虽然恼火,但却不敢再拦她。 自从她醒来之后,这性子愈发难以琢磨,也愈发的对她们这些长辈不敬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若是逼得太紧,她们也怕纪颜宁真的将事情闹大,让纪家毁了名声难以下台。 老夫人沉着脸回了主院。 韦氏瞪了一眼吴管家,目光阴郁,上前道:“吴管家,别以为有大小姐护着你,你就可以在纪家肆无忌惮了。” 吴管家含笑低头道:“二夫人哪里的话,老奴不过尽本分而已,不敢逾越。” 韦氏冷笑,转身跟上了老夫人。 终于安静下来,正在弄侧门的下人们也松了一口气。 一个小厮上前道:“吴管家,这侧门还做不做呐?” 纪家的主子一个一个阴晴不定的,受连累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 吴管家正了正神色,道:“自然是要做的,大小姐的吩咐,我们只需要服从就好,至于其他人,无需理会。” 这是纪颜宁说的话,也是她的态度。 老夫人怒气冲冲的回到了主院,一想到纪颜宁嚣张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想要将纪颜宁赶出纪家! “啪——”她将手边的茶杯狠狠地摔打在地上,刺耳的碎声让众人噤声,大气都不敢出。 韦氏缓缓上前,挽住了老夫人的胳膊:“母亲,你消消气。” “那小贱蹄子这般对我,让我怎么能消气!”老夫人咬牙切齿道,她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第一次这么憋屈。 韦氏道:“母亲莫要气伤了身子,不值当。难不成我们还对付不了一个黄毛丫头?这事急不得,越急颜宁便越发看我们不顺眼,还得徐徐图之。” “软硬不吃的贱骨头。”老夫人低声咒骂了一句。 韦氏眼眸微闪,她知道老夫人一直不喜大房的人,没想到竟是到了这般厌恶的地步,骂起来丝毫没有顾忌。 老夫人没有发现她的异常,继续说道:“那丫头定是受了吴庚的挑拨,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韦氏说道:“大哥大嫂这才去了没多久,颜宁他们姐弟又落水受惊,正是对别人处处防备的时候,若是在这个时候逆着他们的意思来,只怕会惹毛了他们。” 老夫人听得韦氏这么一分析,觉得有几分的道理。 不过是两个孩子罢了,哄哄便是。 她沉下心来,叹了一口气:“是我太着急了。” 韦氏说道:“琅哥儿倒是没什么,他年纪小,自己没什么主意,宁姐儿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一个女娃子,能掀起什么风浪来,迟早都要嫁出去的。她有婚约在身,过不了两年就出阁了,难道还想将纪家的产业带去沈家不成?”老夫人没好气的说。 她这话音刚落,韦氏像是想到了什么,出言道:“沈家出身士族,如今大哥大嫂没了,也不知道沈家那边会不会对这婚约有什么想法。” 老夫人微怔,随即冷言道:“就算是沈家退了亲,我们也能给她找另一门亲事,要把人嫁出去还不容易?她父母不在,婚事便只能由我们做主。” 韦氏讪笑一声,出言感叹道:“好不容易攀上沈家这一门亲,吹了多可惜呀,若是婉儿也有这般好的姻缘,对二爷的仕途也有益处。” 当初纪亭生给纪颜宁找了这一门姻亲的时候,纪家的人无一不感到意外。 纪亭生一介商贾,竟然能攀上沧州沈家,可真是浪费了,当时韦氏便艳羡不已,若是和沈家结亲的是她的婉儿,该有多好。可惜纪源生却没有那样的能耐给女儿们找一门好亲事。 想了这么多年,如今纪亭生夫妇死了,只怕沈家也不情愿娶回这商族出身的孤女。 若是沈家旁的子弟也便罢了,偏偏是嫡出的沈三公子。 老夫人也明白韦氏话中有话,她最是疼爱二儿子纪源生,若是能对纪源生有益的事情,她自然不会有所犹豫。 “修书一封,给沈家送去,就道宁姐儿要为父母守孝三年,不如把这姻亲换成婉儿。”老夫人说道。 这样一来,皆大欢喜。 老夫人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主意可行,刚才在纪颜宁那儿受的气这会儿散了不少。 就这样被换了亲事的纪颜宁并不知情,她回到自己的院子之后便开始摆弄起了自己买回来的弓箭。 紫玉道:“小姐,这玩意也忒危险了,若是不小心射到了人怎么办?” 纪颜宁轻笑:“不会的,我就每日的早晨练一个时辰。” “那要让吴管家在院子里立个靶子吗?”紫玉问道。 纪颜宁道:“不用,院子里不是有一棵大树吗?那就是我的靶子。” 这副身子之前落了水,还有些赢弱,得循序渐进的练练。 她不会武功,所以要学一些防身术,以备不时之需,不然像前世那般,只能任人宰割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绝望。 这一次,她不会让别人有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紫玉看着自家小姐的目光越来越阴沉,眸子里冷如寒冰,她微怔了一下,随即轻唤出声:“小姐。” 纪颜宁回过神,带着弓箭走到了树前,搭箭拉弓,一气呵成。 对准了院子里的那棵大树,纪颜宁将弓拉满,随着手一放,利箭朝前而去,一转眼便刺入了树干,紫玉还没来得及惊叹,纪颜宁已经拿起了其他的弓箭,快速地接着往大树射了过去。 每一箭都稳稳都射在了树干上,一个箭筒的二十几支箭全都射完,竟然没有射偏的,也没有掉落在地上的。 “哇,小姐你好厉害!”紫玉忍不住赞叹道。 纪颜宁走上前,径直将树上的箭一支一支拔下来,放回到箭筒里。 紫玉跟上前,帮她把箭拔下来,说道:“小姐的箭术这么厉害,不用每天都练也比很多人强。” 纪颜宁说道:“还不够。” “不够?”紫玉不解,“那要练成什么样才行?” “练到自己满意为止。”纪颜宁带着箭筒回到刚才的地方,继续开始练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