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硬闯院子
    纪颜宁不知自己无意间被一个陌生人盯上了,回到纪府的时候,吴管家已经等了好些时间。 “小姐。”吴管家上前拱手行礼。 纪颜宁虚扶起他:“怎么了?” 吴管家道:“这几日我们宝昌记名下有不少掌柜,被对家挖走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宝昌记无人可用。” 纪亭生夫妇一死,纪家的人都盯着宝昌记这块肥肉,外人自然也不逞多让,内忧外患,若不是吴庚顶着,只怕现在宝昌记只有一个空壳了。 纪颜宁问道:“对方给出的工钱比我们给的多几何?” 吴管家道:“他们有的所出工钱确实比我们高,但是也有一些与我们同价,也还是挖走了人;毕竟老爷不在,有的人觉得宝昌记也长久不下去所以才另谋出路了。” “有几人走了?”纪颜宁问。 吴管家回答道:“一个大掌柜,两个管事。还有五个人正打算走,今早与我交说了他们有意离去的事情,所以我才前来请示小姐,是任由他们离去还是升些工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纪亭生不在了,可宝昌记依旧是这江州数一数二的绸缎庄,这些人在这个时候打算离去,若不是对家给出的工钱更高,便是想让东家多加些工钱。 而吴管家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不是他不能处理,这件事若不是由她这个信任的东家出面,或许这些人以后还是会闹腾的。 纪颜宁颔首:“我知道了,请吴叔明日让所有的掌柜和管事们都过来一趟,我在和琅儿在西苑的正厅见他们。” 吴管家问道:“小姐打算如何做?” 纪颜宁道:“吴叔不用担心,你把这些掌柜所管的店面下各年的收益以及账本都送过来,我待会看看。” 看着她不慌不忙的模样,吴管家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选择相信她,毕竟她才是现在宝昌记的东家,很多事情迟早都是让她来做决定的。 “我现在就将东西送过来。”吴管家应道。 吴管家正要转身出去,纪颜宁喊住了他:“等等。” “小姐还有何吩咐?”吴管家问道。 纪颜宁眼眸微闪,问道:“二房每个月给老夫人的孝敬是多少?二房和三房给的又是多少?” 吴管家没想到大小姐居然会问这个问题,先是一愣,低头说道:“老爷说过,当初分家的时候,老夫人和三位爷商定的是,老爷和二爷每个月给二十两银子,三爷给的是十两。不过那都是十年前定的了,这两年老爷都是按季将孝敬送到老夫人那儿,一季是五百两。至于二爷和三爷就不得而知了。” 十多年前分的家,当年的纪家还不发达,纪老太爷只是一个江州的主簿,挣得的月银很少,那个时候三兄弟挣得不多,都是在靠嫁妆铺子收入,给这么多已经不错了。 但是现在大房的收入要远超二房和三房,如今老夫人那儿的花销都是几乎都是从大房这儿得来的,估计就连二房和三房也是如此。 老夫人是原主的亲祖母,她占了原主的身子,原本应该是对她的家人更好些,只是除了纪琅以外,她还真的感觉不到其他对她的真心。 血浓于水是不错,可是她对这些人没有丝毫的感情,若是别人对她好,她自然会对别人好,若是他们时刻想着算计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纪颜宁对吴管家说道:“你去打听一下,二叔每个月给祖母的孝敬是多少,以后我们就按着二叔的给就是了。”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的平静让吴管家有些恍然。 见吴管家没有动静,纪颜宁抬头望着他:“可有难处?” 吴管家回过神来,摇头道:“不是,我这就去办。正好过些时日便是给孝敬的日子了,就按小姐说的办。” 明明是一个才十四岁的还未及笄的姑娘,可是做事镇静缜密,手段犀利,完全不似当初那个喜欢使小性子的,一遇到事情就往夫人身后躲的小姑娘了。 虽说是因为经历了变故,人的性情也会有所变化,可是小姐的变化未免太大了。 若不是她还顶着这张脸,他会怀疑自己的小姐被人掉包了。 吴庚虽然按着她的吩咐去做了,但是纪颜宁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眼眸里的怀疑,但是怀疑归怀疑,她现在就是纪颜宁,这副身体是真的,自然不会怕所谓的露馅。 纪颜宁回到制药房继续弄她的毒。 以前的时候,父亲总是训她喜欢制毒,可是她现在却庆幸的很,可以有一技之长来保护自己。 家族都将她当成未来的皇后来培养,让她学宫里的规矩,学琴棋书画,君子六艺,御下手段,权谋策略,她是长安第一贵女,却死得凄惨,无法保护自己和族人。 既然还活着,她便不会白白的活着,有些仇,还得慢慢地报。 “小姐,三小姐求见,正在院子外候着呢。”紫苏在药房外轻声道。 纪颜宁冷漠道:“不见。” “是,奴婢知道了。”紫苏应道。 纪筱云在她这里拿走了青云砚,别人还以为她像以前那般,可以任由她们取撷。 紫苏走到了院子门口,对纪澜道:“三小姐,我家小姐说了,不见。请回吧。” 纪澜不悦:“大姐姐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不见我?” 紫苏道:“小姐没有说,只是说不见。” “让我进去问问她。”纪澜说着就要往院子里面走,面前却挡了个婆子,她一下就怒了,“你这奴才什么意思,竟然敢拦我!” 那婆子道:“对不起三小姐,我家小姐说了,没有她的允许,不得放任何人进去。” 纪澜的脸一下黑了:“你也知道本小姐是纪家三小姐,难不成本小姐还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婆子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开。 纪澜被激怒了,带着丫鬟就往里闯。 看门的婆子见状,丝毫不客气地一把将她们推到在地上,她是大小姐亲自选出来的人,没别的本事,就是力气大,推几个小丫头完全不在话下。 “啊——”纪澜被推,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还好被丫鬟扶住了。 婆子直言道:“别说是三小姐,就连老夫人来了,小姐说不见,也不能放进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