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各大掌柜
    纪澜哪里受过奴才的气,就算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人,不过是脾性大些,但也不敢这般对她动手。 她指着婆子说道:“你这刁奴给我等着!” 说完气呼呼地往自己的院子里方向走了。 紫苏看着她那架势,看来是回去告状了,她摇了摇头,转身回院子。 没过多久,吴管家让人将账簿和整理好的信息送到了西苑,因着开了侧门,方便了许多。 纪颜宁将药盅盖好,出了药房,然后到书房看账簿。 纪澜哭着回去找李氏告状,添油加醋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李氏刚让纪筱云从纪颜宁那儿要来了青云砚,没想到转眼纪澜又去西苑找纪颜宁。 “你这时候去找她做甚?”李氏对纪澜说道,“你妹妹刚去要了东西,你再去岂不是显得我们三房的人都是爱占便宜的人。” 纪澜在西苑受了气,回来还被李氏训斥,心中一口气堵得慌,低头咬唇,不甘心地说道:“我……没想着去要什么,只是想谢谢她给了五妹青云砚,哪里想到她连院子都不让我进。” “谢什么谢!”李氏突然变了脸色,“已经得到手的东西,你还要去提醒她这青云砚有多么的贵重吗!” 纪澜被李氏陡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摇头道:“不是的,女儿不是这个意思。” 李氏说道:“这两日你便别去找宁姐儿了,惹了她的厌可不好。” 纪澜低头,只能应了一声:“是。” 从李氏的院子里出来,纪澜憋了一肚子的火。 都是纪家的小姐,凭什么她纪颜宁就可以嚣张跋扈,为所欲为,让所有人都看着她的脸色! 以前是这样,现在她爹娘死了,却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 “小姐,您就别生气了,就大小姐那般没脑子的,这日子可长久不了。”纪澜身边的丫鬟春桃说道。 纪澜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缓下来。 对,她怎么能把自己和纪颜宁比,她现在没了爹娘,祖母不喜,又是个蠢的,大房的家产迟早都要被她们姐弟败光了,到时候有她哭的!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勉强能好受一些。 “哼,看她还能得意多久。”纪澜冷哼一声。 她身边的丫鬟春桃继续说道:“外头可都在传大小姐克死了三爷三夫人,还差点克死了六少爷,许多人都说她是个灾星呢!” 纪澜听了春桃的话,挑眉道:“有这事?” 春桃笑道:“奴婢哪里敢骗小姐。” 纪澜眼眸微闪,勾起一抹笑:“这话外面传着有什么意思,得让纪家里的人听见才有趣。” 春桃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三小姐的话,她低头道:“奴婢知道了。” …… 纪颜宁在书房里看了两个多时辰才将那厚厚的一沓账簿和收益明细看得差不多了。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紫玉上前添茶的时候,纪颜宁正好把最后一本账簿放下。 “姐姐。”纪琅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纪琅的脸,纪颜宁原本漠然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的笑意。 纪琅凑上前问道:“姐姐这么晚了还在看账簿吗?” 纪颜宁道:“是啊,明天要和宝昌记各个铺子的管事见面,总要做个准备。” 纪琅看了一眼那些厚厚的本子,心里忍不住发怵,这么多的东西姐姐要看到什么时候啊。 看到他眼里的丝丝的惧色,纪颜宁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这些姐姐已经看完了。你明日和我一起见见那些管事。” “啊?”纪琅睁大了眼睛,“可是我什么也不懂。” 他才七岁,才上学堂不久,连字都未曾认全,他能做些什么? 纪颜宁细声道:“正是因为你不会,所以才要学。你不用担心,明日你只需看着便是,慢慢学,看得多了便懂得了其中门道。那些对宝昌记虎视眈眈的人,不会因为我们年纪小而宽容,所以我们要早些强大起来保护自己。” 纪琅听得懵懂,但是看着姐姐这般信任自己的模样,他认真地点了点头。 纪颜宁问道:“学堂里夫子教的课,琅儿学得怎么样?觉得难学吗?” 纪琅摇头,说道:“夫子要求的习字背书,我都能完成,也不算很难。” 纪颜宁笑道:“那若是我再请个习武的师傅来教你,你觉得可好?” 纪琅点头:“好。若是学了武,可以保护姐姐。” “明日我便让吴管家给你寻给习武的师傅。”纪颜宁道。 这个纪家迟早都是要由纪琅接手的,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让纪琅变得更加的出色。 第二日一早,纪颜宁练了箭术之后便带着纪琅前去了西苑正厅。 此时吴管家和各个铺子的掌柜们已经到了。 “大小姐,少爷。” 看到纪颜宁和纪琅走进了正厅,众人纷纷起来行礼。 纪颜宁径直走上了主位,坐了下来:“各位不必多礼,坐。” 她从容不迫的气质倒是让不少掌柜眼前一亮。 但是也有人不买账,底下一个掌柜的说道:“少东家这般年轻,有些事情只怕是做不了主,为何不让纪家其他有能力的人出来主持大局。” 纪琅有些紧张地看着纪颜宁,其他人也纷纷安静了下来。 纪颜宁往吴管家的方向看了过去。 吴管家会意,介绍道:“这是东吴县铺子的掌柜,韦富仁韦掌柜。” 纪颜宁点头,心中有了计较。 韦富仁,韦氏的堂兄。他是攀了韦氏的关系才进了宝昌堂做事,难怪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 纪颜宁看着他,说道:“且不管有没有能力,宝昌堂是我的父亲用心血创立的,如今我父亲已不在人世,没有人比我们姐弟更有资格接管宝昌记。” “再者,谁说年纪就代表实力?年纪四十多岁的韦掌柜担任东吴县铺子掌柜两年,这盈利却比不上才前一任的东吴县掌柜。若是本小姐没有记错,上一任在东吴的是如今在西街铺子的刘掌柜,他才三十多岁吧?” 她不屑地看了韦掌柜一眼,眸子里泛着寒意。 被点到名字的刘掌柜则是有些诧异,她竟然会知道自己。 “砰!”韦掌柜一拍桌子,不悦道,“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刘掌柜在的时候,东吴县的人有钱,这两年他们收入不好,我们的生意自然也不好做。更何况,这两年就算是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黄毛丫头能懂些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