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将他押下
    韦富仁急的跳脚,但是纪颜宁坐在主位上岿然不动。 她说道:“我们是做生意的,看的就是盈利。各位掌柜是凭本事赚钱,韦掌柜说不看功劳看苦劳,不觉得可笑吗?若是这样,还不如让几个乞丐来看铺子,他们或许比韦掌柜还要卖力呢!” “噗嗤——”有人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小丫头牙尖嘴利不饶人,竟然将韦富仁比做要饭的乞丐。 韦富仁不能忍,他怒道:“我韦富仁唤你一声少东家,是看在老东家的面子上,可你若是这般对待我们这些为了宝昌记呕心沥血的老掌柜,着实让人心寒。” 纪颜宁面不改色道:“所以呢?” “若是不让纪家其他人来出来主持宝昌记,我们这些掌柜的绝不答应。”韦富仁撇嘴道。 纪颜宁笑了:“你不答应又如何?” 大厅里一片安静,没想到韦富仁这般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大小姐还能笑得出来。 韦富仁转头盯着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慌张来,可惜没有。 他咬牙道:“若不然,我们这些掌柜的就集体请辞,离开宝昌记。跟着你这样东家,宝昌记能有什么活头?” 记颜宁听了他的话,笑得更甚,她原本就生的好看,这么笑起来,像是在枝头摇曳绽放的花,绚丽夺目,让人不禁晃了眼。 只是那么一瞬,她又敛了笑容,目光在大厅内游走了一遍,看着每一个掌柜,开口问道:“有谁想和韦掌柜一起请辞的?若是与韦掌柜有同样看法的,不妨出个声。”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她的语气突然就变成了千年的寒冰,冷得刺骨。 原本还有一两个想附和韦富仁的掌柜,看着纪颜宁的脸色,硬生生是憋回去了。 在座的哪一个不是老油条,大小姐如今才是这宝昌记的东家,若是她开口辞退他们这些掌柜,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他们想以此来要挟大小姐,人家压根就不买账。 韦富仁尴尬地站在原地,他看了一眼昨日还信誓旦旦地承诺和他一起压制大小姐的人,现在都像是缩头乌龟一般,连屁都不敢放。 纪颜宁的目光重新回到韦富仁的身上:“既然韦掌柜这般渴望请辞,那我便成全你,从今日开始,你便不再是我宝昌记的人。” “你凭什么这么做!”韦富仁急了,他只是想吓唬吓唬纪颜宁而已,毕竟现在宝昌记正是用人之际,若是有人提出请辞,她应该紧张才是,怎么会真的撤了他掌柜的职! 纪颜宁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你这话问得奇怪,明明是你主动提出请辞的。” 韦富仁心中恼怒不已,可是他现在知道不能和纪颜宁硬来,只能服软道:“我没有说过,我只是担心大小姐无法处理好宝昌记的事情,所以才建议由你的长辈来一同管理宝昌记。” “你还当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头刚说的话,转眼就忘了。”纪颜宁却道,“不过我和你不一样,我说过的话,我可记得清清楚楚,说不要你就是不要你。” 纪琅惊讶地转头看着自己的姐姐,她是那么的强势,强势的那么理所当然。 韦富仁瞬间涨红了脸,他死也不会想到,他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压制得哑口无言。 他也不打算忍了,瞪着纪颜宁说道:“我走可以,但是这几年我对宝昌记付出不少,就算走我也要带走我应得的那部分。” “来人,给我把他押下!”纪颜宁朝着门外喊了一句。 突然从外面进来了五六个护卫,上前一把将韦富仁架住,然后一脚踢在他的关节处,让他朝着纪颜宁跪了下来。 大厅里的众人被这个架势吓得直接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纪颜宁。 纪颜宁端起手边上的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才说道:“诸位掌柜的放心,本小姐不过是在处置贼人而已,” “什么贼人,纪颜宁你个野丫头,你竟敢这么对我!”韦富仁怒骂道,“我不过就是反对你当东家而已,你就心虚得想杀人灭口吗!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被抓住的韦富仁口不择言,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他继续骂道:“你这个灾星,克死了自己的父母,还差点克死了少爷,宝昌记在你的手里迟早都会毁掉的……” 护卫用碎布将韦富仁的嘴堵住,他只能挣扎地瞪着纪颜宁,那目光仿佛像是要把她吃掉似的。 纪颜宁缓缓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说道:“原本想给你个体面,既然你这般不识趣,我便不必对你如此仁慈了。” 她看了一眼紫玉,让她将那些账簿呈上来。 纪颜宁抬头看着其他掌柜的,说道:“我现在就和大家说说,为什么要押下韦富仁。” 有的掌柜刚想说几句,但是又怕她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自己,只能坐了下来,听着她的说辞。 “这是东吴县铺子这两年的账簿还有进出货的记载,以及宝昌记绸缎庄所记录下来对东吴县铺子转货记录,还有东吴县所接触商家在其他铺子的购入记录。”纪颜宁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堆簿子,她指着它们说道。 “从韦富仁担任东吴县的铺子掌柜之后,这东吴县的盈利就少了许多,淡季的时候甚至是没有盈利的,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纪颜宁语气淡淡,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韦富仁背后直冒冷汗,她继续说道,“你这假账做的倒是不错,一眼看下去没什么大毛病,可是却不能深究,看看这个,去年十二月的记录,有一批苏锦只卖出一半的价格,这是怎么回事?” 纪颜宁拿起了另一半簿子,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了韦富仁的面前,半弓着身子,指着上面的记录,问他:“还有这里,绸缎庄运往东吴县的青锦缎匹数怎么和你记录的不一样呢?” 韦富仁看着眼前的纪颜宁,终于停止了挣扎。 纪颜宁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将手里的账簿放回到桌子上:“不止我刚才所说的两条,你的账簿上处处是漏洞,自你担任掌柜起的每一个月,你从宝昌记捞的油水可不少啊,若细细算起来,只怕是个惊人的数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