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大堂议事
    整个大堂里安静得落针可闻,众人看向纪颜宁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这哪里是什么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简直是个手腕强劲的姑奶奶! 她记得在座的各位掌柜所管辖的铺子和职责,那陈年旧账比他们还清楚。 都是做生意的,手里怎么可能没有油腻,不过是看在或多或少的份上而已,若是仔细查起来,没有一个人能使真正清白的。 纪颜宁似乎没有看到众人渐渐发白的脸色,而是转头看着吴管家:“吴管家,大魏律法中,私自占有主家财产的,是怎么个刑罚?” 吴庚上前,对纪颜宁拱手行了一礼:“回大小姐话,据大魏律法,十两以下杖责十棍,十两到百两之间可杖责五十,百两到千两之间入狱一到三年,除了还主家的钱外,还需罚交银两,千两以上视情节而判定,重则可判处剐刑。” 纪颜宁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听完吴管家的话,她看着桌子上那些账簿,说道:“韦富仁,你说这些账目算出来之后,你侵占的钱财够不够一千两?宝昌记虽然家大业大,但那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怎么还有脸再向我要其他的东西?” 韦富仁的脸色煞白,他很清楚,他从宝昌记拿走的银两哪里止一千两! 这些年来,纪家的人看在他的堂妹是二夫人的面子上,对他所做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他从来想过还有这么一天。 纪亭生夫妇死了之后,他想着只要帮他的堂妹韦氏当上这宝昌记东家的位置,以后他便能有更多的好处,所以才听了韦氏的话要将大小姐排挤出去。 可是他忘了,大小姐才是这宝昌记的东家,只有她赶别人,可没有别人能赶走她的道理。 他很想求饶,很想说自己错了,可是现在的他被几个护卫架住,嘴被堵住,根本说不出话来。 纪颜宁对吴管家说道:“吴管家,辛苦你一件事,彻查韦富仁这两年来所做的假账,算清他到底贪了我们宝昌记多少钱,移交官府,韦家将那些贪下的钱吐出来之后,全部捐赠给官府,就当我们宝昌记给江州的百姓们做好事了。” 吴管家颔首应道:“是。” 纪颜宁抬手挥了挥,让护卫们将韦富仁押下去。 房间里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得不说,大小姐这一招实在是狠,直接走官路,将这些事情摆到明面上,宝昌记还能留一个好的名声,而官府为了那些银两,必定会狠抓这块肥肉不放,说不定整个韦家都能被他们搬空。 “对了。”纪颜宁开口说道,“吴管家说,这几日有五个掌柜提出了请辞,我想知道原因。邳岸县的周掌柜、东街的赛掌柜、郁州的林管事、朝州的吴管事还有负责水路的张管事,可都有在?” 她突然的开口说话,让不少人心中一跳。 被点到名字的五个人有些讪讪地站起了身子,朝着纪颜宁行礼:“大小姐。” 纪颜宁看着他们,眼角含笑,不紧不慢地问道:“请辞总要个理由,不知宝昌记事哪里做得不好,让各位管事想离开?” 有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语塞。 其中一个大约五六十岁老者站了出来:“大小姐,老奴请辞,不是因为宝昌记哪里不好,只是因为老奴年纪大了,实在是有心无力。” 纪颜宁见他这般不慌不忙的模样,便猜出来了,他是负责郁州的林管事。 她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说道:“林管事在宝昌记干了将近十年了,可以说是看着宝昌记一步一步壮大的,若是父亲还在,知道林管事请辞,心中也是有诸多不舍的。” 听着大小姐的话,林管事内心里也有些感慨,他确实在宝昌记做事很久了,也有些感情了,可是老东家突然去世,他觉得自己该离开了。 纪颜宁从吴管家给的信息中得知,这个林管事的儿子几年前意外丧生,只留下一个孙子,如今快到弱冠之年了,也在宝昌记做事,不过他的儿子只是一个小仓管,做事可靠。 她说道:“我记得你有一个孙子也在宝昌记做事吧?” 林管事微微一怔,不知道她这是何用意,只是点头:“是的,孙儿林少阳也在宝昌记内做事。” 纪颜宁说道:“不如林管事再留一年。在这一年里,你带林少阳熟悉你现在手头的事务,一年之后,若是他能通过我的审核,我可以让他直接接手你如今的管事之位,可若是不能通过,便回去继续当个仓管,如何?” 不仅是林管事,其他的人都惊讶不已,没想到大小姐竟然做出这样的承诺。 “多谢大小姐的信任!”林管事有些激动,对着纪颜宁行了一记大礼。 纪颜宁只是道:“能不能让他留下来,还得看实力,我这个人要求可是很严的。” 林管事说道:“大小姐能给这个机会便是对老奴的信任,老奴定然不会辜负您的信任。” “好。”纪颜宁道,“那我便等着了。” 林管事一把年纪了,现在最是惦念的便是他的孙子了,原本想着让他从仓管做起,慢慢历练,毕竟自己年纪大了,不能一直在宝昌记护着他,没想到大小姐肯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他怎么会不感念? 林管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纪颜宁将目光移向了剩下的四个人:“你们呢?” 那四个人面面相觑,虽然大小姐对林管事的态度温和,但是他们可没有忘记刚才她是如何对待韦富仁的。 周掌柜硬着头皮上前道:“如今宝昌记事务太多,常常忙得不可开交,我觉得现在的待遇……” 他说到一半声音便弱了下来,适时的停了。 “邳岸县铺子的周掌柜?”纪颜宁翻起了另外的账目,细细地看了起来。 周掌柜的脑袋上起了细细的汗,他虽然没有韦富仁那般猖狂,但未必真的干净。 纪颜宁抬起了眼皮,看着他,淡漠地开口:“那周掌柜觉着自己做出的盈利成绩该提多少的工钱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