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承认下毒
    “混账东西竟然敢害我女儿!”赛掌柜怒骂道。 纪颜宁上前,提醒道:“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你们没有证据,他也是不会认的。” 赛珍珠道:“肯定是他,这半年来我就只去过一次荣安堂看病,当时给我抓药就是罗坤,而且他之前说要娶我,被我骂了一顿,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怀恨在心。” 赛掌柜听了,转身那了一根大粗木棍,正打算直接去找罗坤。 纪颜宁上前拦住了他。 “赛掌柜,你先别冲动,你这样过去把人打伤了,他要是咬死不认,理亏的还是你们。”纪颜宁说道。 赛夫人怒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他就这样逍遥下去!” 赛掌柜道:“那混账东西,他自己的脸毁了,又是个好吃懒做的,竟然还敢肖想我女儿,简直白日做梦。” 赛珍珠告诉纪颜宁,那罗坤与他们住在同一条巷子里,之前好吃懒做偷了人家的钱,被人打了一顿还划伤了脸。因着他的父亲在荣安堂做事,给他谋了一份抓药的差事。 有一次她出门在巷子里遇到了罗坤,被拦了下来。赛珍珠向来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便让他走开,哪知罗坤对他动手动脚,还说想娶她为妻,赛珍珠打骂了他一顿,让他回去好好照照镜子瞧瞧自己的模样,罗坤当时就怒了,还扬言说她一点会后悔的。 从那以后,赛珍珠见到他的身影就绕道走,哪里知道去了荣安堂抓药,竟然发现抓药的伙计是罗坤,虽然心里不喜,却也没有多想,结果他竟真的敢给自己下毒! 纪颜宁沉吟片刻,说道:“他会自己承认的。” ———— 荣安堂是江州小有名气的医馆,每天来看病抓药的人都比其他的医馆药堂多,所以里面的干活的伙计也多。 过了午后,来抓药的人渐渐少了起来,罗坤放下了手中的活,低声对旁边的伙计道:“我就先走了,掌柜来了就说我去茅厕了。” 还没等那人回答,有人不满道:“罗坤,你又想偷懒,每日都提前溜走。” “怎么,还想去我爹那儿去告发我吗?”罗坤瞪了一眼那个抱怨的人。 对方立马不说话了,继续埋头在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罗坤冷笑一声,直接朝着后院去了。 “你真是的,他那个人一向如此,何必和他过不去给自己找不痛快?”在一旁的抓药的伙计说道。 那人微微蹙起眉头:“我只是看不惯而已,这种人就应该给他点教训。” “算了吧,谁让他是罗掌柜的儿子呢。” 罗坤听不到那些人在背后讨论他,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在乎,他爹就他一个儿子,平日里对他很是纵容。 他去附近的酒楼要了两壶酒,几个小菜,吃饱喝足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转身走进了巷子中,突然冲出了一个身影,上来就给了他两个大耳刮子。 “我打死你,竟然敢对我下毒!”赛珍珠用力捶打着罗坤,恨不得将他直接打死。 罗坤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这才看到面前带着面纱的赛珍珠。 他微微一愣,眸子里闪过一丝的心虚,随即道:“你在发什么疯,我什么给你下过毒?” 赛珍珠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四个月前我去荣安堂抓药的时候,你在我的药包里动了手脚!” “你可别污蔑人,你说你中了毒,怎么还好好的在这里?”罗坤强辩道。 赛珍珠没想到他真的是打死不认账,便一下扯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了几乎已经恢复的脸。 “你的脸……不是中毒了吗?”罗坤一愣,脱口而出。 当时父亲说过,这毒药可不是一般的大夫能解的。 赛珍珠怒视着他:“如果不是你下的毒,你怎么知道我中毒会毁了脸?” 罗坤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改口道:“你蒙着面纱,自然是因为脸毁了。” “呵。”赛珍珠冷笑出声,“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永远是丑八怪吗?就你现在这副样子,看了都觉得恶心,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好意思出来吓人,我可跟你不一样……” 她轻蔑又嫌疑的眼神让罗坤的眸子渐渐沉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这条巷子只有他们两人,他胆子也大了起来。 罗坤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目光变得凶狠起来。 “我能让你的脸毁一次,也能让你的脸永远的毁掉,这样同样就无人要你,你就只能嫁给我了。”他勾唇露出了邪恶的笑。 赛珍珠道:“果然是你下的毒。” “是又怎样,你有证据吗?”罗坤用力,将她直接推到了地上,“有谁会相信你的话呢?你那老父亲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他连我都打不过。” “不知道我能不能打得过?”从转角处走突然走出来的吴捕头开口说道。 在他的身后,跟着赛掌柜夫妇,纪颜宁还有几个捕快。 罗坤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起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赛夫人看见自己的女儿摔倒在地,连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抬头看着罗坤:“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简直就不是人!” “来人,把他带回去!”吴捕头开口道。 几个捕快上前将他押了起来。 “赛珍珠,你算计我!”罗坤怒道。 赛掌柜上前用力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你给我女儿下毒,不打死你已经是轻的了!你还有脸叫唤?” 罗坤额头上露出了青筋,目光盯着赛珍珠,却也无话可说。 吴捕头让人将他押回去衙门。 纪颜宁上前:“多谢吴捕头肯帮忙。” 赛掌柜附和道:“是啊,这回多谢吴捕头,不然那小子拒不承认我们也没有证据,可就让他钻了空子。” “这是我应该做的。”吴捕头说道。 他还记得纪颜宁,上次在街上用妙计分辨出了真假小偷,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宝昌记的东家,纪家的大小姐。 纪颜宁给衙门捐了五万多两的银子,他们知府衙门现在都知道宝昌记是个大方的,对他们的事情自然会上心些。 “对了,我们在韦家查获了四万两的钱财,还有一万两只能由其他值钱的东西来抵。”吴捕头对纪颜宁说道,“这两日应该就能补齐了账目上的钱。” 纪颜宁道:“这事既然已经交由衙门处理,过程便不用向我说明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仿佛那五万两的钱财于她而言只是几块碎银子而已,但是她的清冷的眸子里却没有漠视,反而是一种信任的态度。 吴捕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纪颜宁说道:“上次偷大小姐钱袋的贼人小姐可还记得?” 纪颜宁点头:“自然是记得的。他的同伴抓到了?” “他的同伙已经死了。”吴捕头说道,“我们发现他死在一个偏僻的巷子底,但是死状有些残忍,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的肉了,仵作说是他自己挠的,许是身体发了旧疾。” 一回想到尸体的惨状,他现在还觉得有些反胃,当了那么多年的捕头,第一次见到如此恶心的尸体。 纪颜宁用袖子微微遮住了鼻子,似有些不适。 吴捕头这才反应过来,他对大小姐一个姑娘家说这样的事情,或许会吓到她。 “对不起。”他抱歉道。 纪颜宁正了正神色,摇头:“没事,既然人已经死了,就算了。” 吴捕头颔首,拱手告辞,便带着自己的人回了衙门。 赛珍珠上前,直接跪了下来,给纪颜宁叩头:“多谢大小姐。不仅治好了我的脸,还惩治了害我之人。” 纪颜宁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我也只是想让你爹爹能够安心在宝昌记做事而已。” 赛珍珠道:“于我而言,这犹如再造之恩,我可以跟着你学医术吗?不然在你身边当个丫鬟也行!” “这……”纪颜宁一时语结,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解释道,“我可不是医者,你跟着我学不到医术,若是你喜欢,可以去宝安堂做个学徒。” “那我就在你身边当个丫鬟。”赛珍珠不泄气地说道。 在一旁的赛掌柜夫妇傻了眼。 纪颜宁道:“你是赛掌柜的千金宝贝,做我的丫鬟他可要心疼了。” 赛掌柜说道:“若是能跟在大小姐的身边,也是她的福气。” 大小姐的能力出众,若是女儿跟在大小姐的身边,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赛珍珠一脸期待得看着纪颜宁:“你看,爹爹是同意的。” 纪颜宁如今身边只有紫玉和紫苏两个一等丫鬟,确实还缺些人手。 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她觉得赛珍珠性子其实不错,是个伶俐的,若是当她的丫鬟,也省了她再去挑人的麻烦,正好赛珍珠对药物感兴趣,她制毒的时候可以帮得上些许的忙。 她道:“那好吧,等你的脸好了便去纪府找我,卖身契就不签了,你什么时候想回家与我说一声便是。不过在我的身边可是要好好学规矩的。” 赛珍珠笑嘻嘻道:“我知道了,多谢大小姐成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