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可用之人
    赛珍珠的脸是治好了,老夫人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 这些日子以来,只要她一发火,就浑身不舒服,折腾了几天终于把性子给磨下来了。 韦氏却不好过,老太太一怒就容易冲着她发脾气,然而韦家的事情已经让她忙得焦头烂额,还要分心来伺候老太太,即便是厌恶得不行,但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毕竟她是二房的媳妇。 三房的李氏倒是前来看过几次,那冷热不知的态度惹了老太太的厌,便也不喜她上前,到头还是韦氏常去主院陪着老夫人。 再说她的堂哥韦富仁入了狱,官府带人查抄了一遍韦家,将值钱的东西都搬了个精光,竟然还是不够堵他当初贪下的钱,韦氏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去,她哪里会知道韦富仁胆子倒是不小,贪下这么多的钱。 韦富仁还纳了几门小妾,那些钱都用来花天酒地了,如今钱都被卷走了,家里还要养这么多的人,这日子能过得下去才怪呢! 韦家天天都派人来催她,让她想想法子。 她能有什么法子?除非把宝昌记弄到手。 纪颜宁那只小狐狸把宝昌记抓得牢牢的,连老夫人都压不住她,更何况她这个二婶!为今之计,只有将这对姐弟铲除了,她才能安心…… “阿嚏——” 纪颜宁轻打了一个喷嚏,用帕子揉了揉鼻头。 紫玉在身旁道:“这外面风大,小姐怕是感了风寒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府吧?” 此时的纪颜宁和紫玉正走在大街上,身边没有带随从。 紫玉有些无奈,解决了赛掌柜家里的事情之后,小姐说要走着回去,顺便闲逛闲逛,可是这都逛了一个多时辰了,小姐丝毫没有想要回府的意思。 纪颜宁道:“今日阳光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感风寒?定是有人在念我了。” 紫玉点了点头,只当是信了她的话,继续跟在她的身后往下一个铺子走了过去。 她们走进的是一家卖弓箭的铺子。 紫玉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家小姐刚才进了成衣铺子,首饰铺子,铁器铺子,胭脂铺子等等各种各样的店里,然后问了一大堆的问题,就是不买东西。 看见是姑娘进了铺子,掌柜的打量了一下纪颜宁的衣着,看着就是个富家小姐,他急忙迎了上前。 “这位姑娘可是要买弓?”掌柜的问道。 纪颜宁点头:“想要给我弟弟买一把称手的弓,掌柜的可有推荐?” 掌柜笑道:“那得看姑娘是想买个什么价位的。” 纪颜宁一听就笑了:“你们店里都有什么价位的?” 掌柜看着纪颜宁不似缺钱之人,便说道:“便宜的几两银子,中等的七八十两,要上好的可要上百两。” 听到他这么说,她也不搭话,扫了一眼店里的弓。 这店内除了掌柜,还有两个看店的青衣小厮。 纪颜宁随手指了一把弓,说道:“我可否看看那一把弓?” “自然是可以的。”掌柜的转头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小厮,呵斥道,“还不赶紧将弓拿下来!” 那小厮没有动,而是说道:“姑娘的弟弟多大了?你指的那张弓重达一石,需成年男子才能将其拉开,若是年纪偏小的初学者,不建议你买。” 纪颜宁微微挑眉,倒是起了兴致。 “我弟弟七岁,你有什么推荐?” 掌柜的看了一眼小厮,示意让他推荐贵些的弓。 小厮道:“这弓最重要的就是称手,姑娘的弟弟才七岁,力气定然不大,需要从轻便的弓开始练习,这几张弓就比较适合。” 他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弓,然后拿下了其中一张,递给了她。 纪颜宁上前,将弓接过,随意地扯了扯。 她看着那小厮,问道:“你懂这么多,射箭是不是特别厉害?” 青衣小厮摇头:“小的没有练过射箭。” 纪颜宁听了他的话,眉头蹙了起来:“你都不会射箭,那你说的能信吗?” “虽然不会射箭,但是我了解关于弓的……” “行了行了,你就别添乱了。”掌柜摆了摆手让他站一旁,说道,“在下倒是会一些箭术,这弓的质量对于以后小公子的成才有很密切的关系,只有用好弓,才能练出好的箭术来。” 纪颜宁很受教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再挑挑。” 看着青衣小厮有些失落的神色,纪颜宁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 她在店内驻足了一会儿,又有个客人进来了,是个中年男人,掌柜的见纪颜宁一直没说要买,便让她自己挑着,他去招呼另一个客人了。 掌柜的正和男子介绍弓,纪颜宁轻步走到了刚才那青衣小厮身边,低声地问道:“这位小哥,我出门带的钱不够,不想多花冤枉钱,这弓最少要花多少钱呀?” 青衣小厮微怔,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掌柜。 “最低十两成交。掌柜才会松口。”青衣小厮说道。 纪颜宁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等到中年男子走了,掌柜走了过来:“姑娘可决定好了?” 纪颜宁指着刚才那张弓:“就它吧,多少钱?” “姑娘眼光不错,这弓可是用上等的材料做的,五十两银子。”掌柜说道。 纪颜宁果断道:“十两。” 此话一出,不仅是掌柜,就连站她身边的青衣小厮和紫玉都一下子愣住了。 掌柜的脸色微微沉了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二十两,一分都不能再少了,良心价。” 纪颜宁执着道:“就十两,掌柜的你可不能欺负我外行人不懂。” 紫玉微瞪着眼睛看着纪颜宁,自家小姐这是直接把好心的小厮给出卖了啊!还卖得这么彻底…… 简直没眼看。 掌柜不肯:“十两的话,姑娘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纪颜宁不服,带着紫玉直接出了铺子。 铺子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掌柜和两个小厮。 “小姐,你这样会害了那个小厮的。”走出了弓箭铺子,紫玉忍不住开口说道。 纪颜宁不解:“我怎么会害了他?” 紫玉说道:“你这样一说,傻子都知道那个价位是那个好心的小厮报给你的了,掌柜可不就得生气吗!” “对,所以他很快就要被那个掌柜扫地出门了。”纪颜宁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说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他被赶出来吧。” 紫玉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自家小姐,难不成小姐是故意这么做的? 她们在不远处的地方等了一会儿,刚才那个青衣小厮果然就被掌柜赶了出来。 那垂头丧气的模样看起来是被骂得不轻。 纪颜宁抬步走了上前:“这位小哥。” 青衣小厮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顿住了脚步,没想到是刚才打算买弓的那位姑娘,看到她,他的心里颇为复杂。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还不错的活计,虽然掌柜的凶了些,对他也不好,但是那工钱可以维持家中的生活不至于这么拮据。 纪颜宁问他:“对不起,我是不是连累你了?你这是……被赶出来了吗?” “不怪姑娘。”青衣小厮失落地说道,“掌柜的本来对我也不满意。” “都是因为我,害你丢了活计。”纪颜宁一脸的愧疚,“不然这样好了,你来我们家的铺子做事,虽然待遇可能比不上这里,起码我不会赶你走的。” 紫玉:“……”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青衣小厮听了,急忙摆了摆手:“姑娘不必这样,活计我可以自己再找,不用麻烦姑娘。” 她看着纪颜宁年纪不大,若不是在家中特别得宠女儿,想来对生意上的事情应该说不上什么话,他也不想麻烦一个姑娘家为了他的活计而去找家中长辈。 纪颜宁听了他的话却固执道:“不行,你若是不答应,我内心难安。你若是不想我一直愧疚,便答应了吧,大不了等你找到更好的活计再离开也不迟。” 青衣小厮听得她这么说,又想到现在自己确实缺一份活计,便点头了:“罢了,在下名叫程益,读过几年书,不知姑娘家中铺子是做什么的?” 纪颜宁双眼含笑:“我姓纪,家中排行一,家中是做布料生意的。” 她闲逛了好一些的铺子,得来全不费功夫,终于让她给挖到了一个不错的人。 现在宝昌记正是缺人的时候,有几个管事的走了,韦富仁还有他招出来的一部分同伙被端了,她和吴管家手中的事情太多,得找几个人帮忙做事。 在宝昌记里能用的人吴管家心里都有数,能提上来做事的也提了,所以她只能去其他的铺子挖墙脚了。 程益原本以为只是去一个普通的铺子当小厮,没想到纪颜宁让人将他带去了宝昌记的绸缎庄。 看着门口“宝昌记”三个烫金大字,他有些恍然。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遇到的是纪家大小姐,如今的宝昌记东家。 纪大小姐说工钱可能不多,但是吴管家和他说一个月的例银是三两的时候,他惊讶不已。 这明明就是他之前的工钱的好几倍了,这样家里就不用为钱发愁了。 程益只觉得纪大小姐是他的恩人,做事更是认真刻苦,完全忽略了自己是怎么丢了前一份活计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