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直接报仇
    纪颜宁在街上转了一圈,又挖到了两个可用的人,让人带去给吴管家安排,看着天色不早,便带着紫玉回了府中。 “小姐,你可回来了!”紫苏看见纪颜宁,连忙上前。 纪颜宁问道蹙眉:“有何事?” 紫苏说道:“四少爷和六少爷打架,六少爷被打伤了。” 纪颜宁听闻立即抬步朝着纪琅的院子里快步走了过去。 路上紫苏对纪颜宁说了事情的经过。 纪琅刚从学堂里回来,便被二房的纪炜堵了路,骂他和纪颜宁,还直接上手推了纪琅。纪琅自然不甘示弱,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连下人也劝不住,纪琅的小厮被拉住,根本不能上前帮忙。 打架总是弱的一方会吃亏,纪炜已经九岁多了,自然轻易就将七岁的纪琅打得牙都掉了,脑袋磕到了石头上,流了血。 “二婶那里怎么说?”纪颜宁问道。 紫苏讪讪道:“二夫人说了,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已经训斥了四少爷,不碍事的。” 纪颜宁的眸子里迸发出道寒光,冷得让人发颤。 “大姐姐。”纪颜宁刚走到纪琅的院子,这才发现纪澜也走了过来。 纪颜宁“嗯”了一声,并没有说话,径直往纪琅的院子走了过去。 纪澜眸子里满是看好戏的神情,她微微一笑,跟着纪颜宁进了纪琅的房间。 房间里的婆子已经帮纪琅包扎好了伤口,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额头用纱布包扎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看到纪颜宁过来,纪琅的眼泪一下子就哭了起来,从床上扑腾下来直接抱住了纪颜宁的腰。 “姐姐。”纪琅的声音哽咽起来,委屈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纪颜宁缓缓半蹲下来,看着他脸上的伤,心疼到不行:“疼吗?” 纪琅想说不疼,可还是不争气地点了点头。 跟在纪颜宁身后进来的纪澜看见纪琅这模样,暗道四弟下手倒是不轻,那纪琅的脸上都淤青了。 不过想来也是,纪颜宁把祖母气病了,又不近人情的将韦家害成那个样子,二房的人怎么可能还会不对他们大房的姐弟怀有恨意,想想都觉得解气。 纪颜宁没有空去理会身后的纪澜,她对纪琅说道:“还能打人吗?” 纪琅抬头看着姐姐,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何意。 “如果手还能打人,我带你去将人打回来。”纪颜宁淡然道。 “可……可以这样吗?”纪琅有些惊诧。 纪颜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不要去轻易招惹别人,但是他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自然是要还击的。” 纪琅听到姐姐这么一说,便点了点头。 “大姐姐,二婶说了,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你又何必较真?”纪澜在一旁劝道。 纪颜宁漠然的看了她一眼,直接带着纪琅出了房间。 二房的院子里,纪婉儿正站在纪炜的房间里听训。 她挑唆纪炜去打纪琅,结果不仅纪琅被打伤,纪炜脸上也挂了彩,脸上有两道清晰的抓痕,看得韦氏心疼不已。 纪炜听得有些烦了,便对韦氏说道:“母亲,你就别怪姐姐了,我虽然被抓了两道,但是六弟被伤得更厉害,脸上都被我打肿了,脑袋还磕了石头,说不定会变成傻子呢!” 韦氏冷哼一声:“他怎么能和你比,他伤就伤了,但是你姐姐应该让下人们看着点,伤到你就是得不偿失。” 纪婉儿点头:“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这样做了。” 韦氏道:“罢了,不让纪颜宁姐弟吃个亏,我心中堵得慌。” 上次没弄死他们两个,现在才这么多的麻烦,看来是得好好计划计划了。 “夫……夫人,大小姐带着六少爷过来了。”一个丫鬟急匆匆上前禀报道。 韦氏冷哼一声:“不见,就说我没空。” 这个时候过来,不就是因为纪琅被打的事情吗?她才懒得理纪颜宁。 那丫鬟道:“可是……大小姐带着十几个家丁,硬闯进来……” “来人,把纪炜给我押出来!” 丫鬟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了纪颜宁的声音。 韦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放肆,她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好几个家丁护卫就直接闯进了纪炜的房间,看见纪炜正坐在椅子上,几个人上前正想将他押起来。 韦氏一看这情况,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得逞,直接挡在了护卫的面前,怒斥道:“你们这群奴才,给我滚出去!” 纪婉儿吓得愣住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那些护卫有了大小姐的话,怎么可能还会忌惮韦氏,上前直接将她推倒在一旁,抓起纪炜就往外面的院子走。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纪炜有些惊恐不已,想挣扎却挣扎不动。 纪颜宁带着纪琅站在院子里,看到被护卫押出来的纪炜,眸子里泛着冷意。 那些护卫将纪炜带到了纪颜宁的面前,用力在他的膝盖上踹了一脚,让他跪倒在地上,双手反扣在背后。 纪颜宁让紫玉递上了两指粗的木棍给纪琅:“打吧。” 纪琅有些迟疑地接过木棍,看着跪在地上的纪炜,一想到他之前打自己凶狠的模样,便提起木棍往他的身上打了过去。 “救命啊母亲!快来救我!啊——”随着木棍打在他的身上,纪炜疼的喊出了声音。 韦氏冲出房间,却被护卫们拦住了,就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 “纪颜宁!他是你的堂弟啊!”韦氏高声冲着纪颜宁怒吼道。 纪颜宁的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冷笑一声:“他打琅儿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那也是他的堂弟呢?既然你的孩子自己教不好,那便由我这个长姐来代劳,不然以后他长大了迟早要被别人打死的。” 韦氏听着她的话,瞪大了眼睛:“纪颜宁,不过是场小孩子的打闹,让炜哥儿认个错就是了,何必要这样大动干戈!” 纪颜宁转头,看着纪炜被打得一直叫唤,她说道:“现在不也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吗?二婶又何必太过认真。” “你……”韦氏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原本跟在纪颜宁身后的纪澜看着这一幕,也只好选择沉默。 大房和二房之间的斗争,她帮谁都说不过去,还是看着她们相互斗吧。 只是她没有想到,纪颜宁竟然直接选择了与二房撕破脸,让带着人来报仇,丝毫没有犹豫。 纪炜被纪琅打着,先是骂了好几句,后面打得更疼了,只能一个劲的求饶。 纪琅终于停了手,转头看着纪颜宁。 顺着纪琅的目光,纪炜知道这一切都是纪颜宁说的算,便求饶道:“大姐姐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打六弟了,再也不敢了……” 纪颜宁看了一眼那些护卫,示意他们放手。 纪琅将棍子扔到一旁,走到了纪颜宁的身边。 打了纪炜一顿,他现在心里舒坦多了。 “走。”纪颜宁带着纪琅转身,正想离开院子。 已经被人放开的纪炜目光狠毒地看着他们姐弟,他的背上火辣辣的疼,一想到刚才的事情,他恨不得将纪琅给掐死。 但是他知道,纪琅不过是个胆小的,纪颜宁才是让他们二房变得如今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 他怒从心中来,一下拿起院子旁的大石头便朝着纪颜宁的后脑冲了上前砸过去。 护卫还未反应过来,眼看突然拦不住了,纪颜宁转身,恰好看到了眼前的纪炜,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纪炜手里的石头突然没拿稳,直接掉落下来,差点砸到她。 “啊——”纪炜惨叫一声。 众人这才发现他的教被石头砸到了。 纪颜宁转身,眸子里露出了杀意,直接上前一把掐住了纪炜的脖子。 她日日都练箭术,手上的力气练出来不少,一下子掐得纪炜呼吸不过来了。 韦氏和一旁的纪婉儿,纪澜都愣住了,看着纪炜那憋红的脸,还有纪颜宁眼眸里的杀意,都惊住了。 韦氏立马冲了过去想拉开纪颜宁,可是纪颜宁的手却还是死死地牵制着纪炜。 纪炜的眸子里的惊渐渐变成了绝望,那种快要死掉的绝望,他开始后悔了,手上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与苍白,对上的只有纪颜宁那狠绝的目光。 韦氏一着急,想用嘴咬纪颜宁的手。 纪颜宁眸子一闪,一把将纪炜推倒在地上。 “咳咳——” 终于呼吸到空气的纪炜双手捂着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 韦氏急忙上前将他抱住,眼泪落了下来。 还未将纪炜扶起来,纪颜宁已经来到了跟前。 “你们最好安安分分的,若是再有这样的行为,我不介意为纪家多准备几口棺材。”纪颜宁冷冽地说道。 韦氏就算是再恨她,也绝不可能在这档口上反驳道,只是说道:“我知道了,以后大房和二房井水不犯河水。” 纪颜宁的目光看了纪炜一眼,吓得纪炜赶忙往韦氏的怀里缩了缩。 她冷哼一声,看了一眼院子的围墙,没有发现任何人,便带着纪琅离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