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祖母之死
    纪颜宁刚从药房里出来的时候,元娇娇已经在房间外等着了。

    “我不要跟你去长安。”元娇娇开口道。

    纪颜宁看着她:“不是和紫玉学过规矩了吗?”

    元娇娇紧蹙着眉头,迎上了纪颜宁的漠然的目光,她还是忍不住败下来,朝着纪颜宁行了一礼,不满的努嘴道:“奴婢不想去长安。”

    纪颜宁说道:“理由。”

    “不想去就是不想去。”元娇娇道。

    纪颜宁道:“不去也可以,没有解药,反正死的又不是我。”

    元娇娇瞪大了眼睛:“你能不能放过我?我偷的钱还给你了,也答应以后不会与你为敌,你有这么多的丫鬟下人,自然不缺我一个,怎么就非要为难我?”

    纪颜宁道:“谁说我不缺你了?”

    元娇娇道:“你缺我做什么?难不成让我帮你偷东西!”

    纪颜宁点头。

    元娇娇:“……”

    这是错看她了,原本以为她是打着为名除害的想法才抓自己,没想到却是这样!

    元娇娇道:“你要我为你偷什么?只要我为你偷过来,你总该放过我了吧?”

    纪颜宁道:“你不想说你的事情我不强求,只是你如今受制于我,什么时候放了你,我说了算。”

    纪颜宁这软硬不吃的态度,简直让元娇娇头疼不已。

    她行走江湖这几年,只有她令人抓狂,却还没有人能将她压制到这个地步。

    她深吸一口气,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在长安有仇人,要是被他们发现,小命不保。”

    “你若是不跟我去,你的小命没得更快。”纪颜宁漠然道。

    “纪颜宁!”元娇娇咬牙切齿。

    纪颜宁抬眸看着她。

    元娇娇半倒在地上,一把抱住了纪颜宁的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大小姐,求求你发发慈悲之心,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妹小弟,若不是家境贫寒,吃不上饭,我也不会走上这条路!我知道我该死,求大小姐你可怜可怜我家中殷切期盼我回家的亲人们……”

    她说着还真的留下了两行真挚的泪水。

    跟在纪颜宁身后的珍珠看见这架势,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问道:“八十岁的老母亲,和嗷嗷待哺的小弟小妹,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元娇娇:“……”

    好像确实不合常理。

    纪颜宁没有继续再说话,绕过了她,往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元娇娇轻轻地扯着纪颜宁的裙角,却还是没敢用力抓住,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整个人瘫倒在地上,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也太蠢了。

    走到书房门口,纪颜宁回过头来,看着她认真说道:“你放心,我会护着你的。”

    元娇娇一愣,她刚想说什么,纪颜宁已经走进了书房。

    她撇了撇嘴,低声嘟囔道:“谁要你护着。”

    过了几日,柳家的人如期到了江州。

    纪颜宁和纪琅走出了纪府大门迎接柳家二公子,柳长卿。

    柳家的马车停在纪府的门口,从马车上下来一个身穿这藏青色锦袍的少年,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比纪颜宁年长几岁,唇红齿白,一脸正气,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纪颜宁迎了上前:“颜宁见过二表哥。”

    纪琅也跟着姐姐行礼:“琅儿见过表哥。”

    柳长卿上前回礼,看见纪颜宁和纪琅,笑着说道:“父亲说姑姑是个大美人,看见表妹表弟生的如此好看,便知我们定是一家人。”

    纪颜宁颔首轻笑,说道:“表哥远道而来,先进府中歇息,房间已经备好。”

    柳长卿也不客气,抬步便进了纪府的大门。

    纪颜宁和纪琅礼数周到,落落大方,看起来并非小门小户里出来的人家,倒是让柳长卿对这表妹表弟更添了几分好感。

    出发之前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他们姐弟平安带去长安,他知道父亲的重视,自然不敢懈怠。

    老夫人身旁的李嬷嬷匆匆赶了过来,看见纪颜宁,急忙上前道:“大小姐……”

    纪颜宁蹙眉,问道:“慌张什么,出什么事了?”

    李嬷嬷讪讪地抬头看着纪颜宁,又见她身边柳长卿,低下头来讪讪道:“大小姐,老夫人出事了,您过去看看吧。”

    纪颜宁紧蹙着眉头,对纪琅说道:“琅儿你陪着表哥,我去看看。”

    纪琅虽然有些不解,仍是点头:“我知道了。”

    他伸出手迎着柳长卿往客院的方向而去,明明是个才七岁的孩童,看起来却格外的懂事,做事一举一动皆有章法。

    柳长卿倒是没有多言,跟着纪琅往客院的方向走了过去。

    纪颜宁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这才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李嬷嬷一脸的难色,她如实禀报道:“老夫人这两日情绪格外的不稳,也不知是那个丫鬟多嘴,说了表少爷要过来寻亲的事情,老夫人又骂骂咧咧起来,还说要找大小姐,老奴们拦都拦不住,然后不知道怎么的,老夫人又被推倒,直接撞上了桌角,然后就……就没气了。”

    纪颜宁微微一怔,没想到纪老夫人竟然死了。

    自从上次韦氏将老夫人推倒撞伤之后,老夫人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整日便嚷着纪颜宁这个不肖孙女想要害死她,她倒是懒得去理会,安排下人看住她,以养病为名让她在院子里休养着。

    只是没想到她神智逐渐恢复之后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就连下人都忍耐不住了。

    若是知道柳氏的身份是士族出身的女子,只怕老夫人会气得不轻,自然也就闹了起来。

    她快步朝着老夫人的院子走了过去。

    此时老夫人的院子里的下人都跪在房间门口,丫鬟们低着头不敢说话,甚至有胆小的丫鬟已经哭了起来。

    纪颜宁面色平静地走了上前,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下人,开口问道:“谁做的?”

    众人噤声,低着头谁也不敢说话。

    纪颜宁冷声说道:“是谁告诉老夫人表少爷的事情,又是谁把老夫人推倒的?”

    她的语气太过冷厉,不少人都朝着一个丫鬟的方向看了过去。

    纪颜宁抬步走到她的跟前。

    那丫鬟看见眼前纪颜宁的裙摆,急忙叩头吓得瑟瑟发抖,哭着说道:“大小姐,奴婢不是故意要推倒老夫人的,奴婢只是想让老夫人安静下来,真的没想到老夫人会磕到桌角的!”

    纪颜宁问道:“只有你拦着老夫人?”

    丫鬟讪讪地答道:“我们几个人都拦着了,只是老夫人挣扎的太厉害,所以奴婢才不小心推了老夫人一把。”

    “罢了,无心之失也不能怪你。”纪颜宁道,“老夫人神志不清,你们伺候着已然是辛苦。”

    丫鬟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着大小姐。

    纪颜宁又问道:“是谁告诉老夫人表少爷来江州的事情?”

    无人应答,所有人都低着头。

    纪颜宁细细地扫了一眼这些下人,目光落在了另一个轻颤着身子的丫鬟身上,她的手紧捏着衣角,似乎很是紧张。

    她缓缓走到那丫鬟的面前:“是你。”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丫鬟猛然抬头,一脸惊诧,她刚想解释,可是迎上纪颜宁那双似乎已经将她看透心思的眸子,她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你想让她激怒我,让我们彻底的反目成仇?”纪颜宁问道。

    那丫鬟摇头,眼神闪躲:“不是的,大小姐,奴婢只是无意之间说起,没想到老夫人反应会是这样,奴婢真不是故意的!”

    纪颜宁不愿再和她多说,转头对旁边的李嬷嬷说道:“把她发卖出去吧,这样的下人,不必再留着了。”

    李嬷嬷低着头,应了一声是。

    那丫鬟整个人愣住,立马就站了起来,不服道:“凭什么!他们推倒害死了老夫人,大小姐可以轻易原谅,我不过只是说错了句话而已,为什么要把我发卖出去!”

    “青兰!”李嬷嬷喝止住她,“放肆!”

    “仗打二十大板再发卖出去。”纪颜宁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服气的青兰,说道,“想算计我,就得时刻准备着承担后果。”

    青兰急了,还想着要继续说着什么,李嬷嬷赶紧示意身后的护卫,一把将青兰架住,捂住了嘴巴押了下去,省得大小姐再生气。

    整个院子里的安静不已,大气都不敢出。

    在这个纪府里,敢惹纪颜宁不快的人,已经不多了。

    三房的纪葳生和李氏收到了消息也匆匆赶了过来。

    如今纪府是李氏当家,但是她看见纪颜宁还是会忍不住发怵,明明只是一个未及笄的少女,但只要纪颜宁站在眼前,她就总敢背后一阵阴冷。

    那么多的教训让她明白一个道理:别与纪颜宁作对。

    纪颜宁上前,微微给他们行了一礼。

    她说道:“祖母的后事,麻烦三叔三婶费些心思,传信给二叔让他快些回江州吧。”

    李氏颔首:“我知道了。”

    纪颜宁听了她说的话,又福了一礼,径直走出了老夫人的院子,竟是连看都不曾进去再看一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