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幕后之人
    段无暇和容澈到大理寺的监牢门口,两人下了马车。

    天气尤为寒冷,就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成了雾气,他们往监牢内走了进去。

    牢头迎了上前:“暄王殿下少卿大人这是要见哪个犯人?”

    “今日刚带回来的那两个女子先下在何处?”段无瑕问道。

    牢中火光跳跃,映照在牢头的脸上,分明看到他脸上的不解与慌乱:“那两个犯人不是已经被暄王殿下的人带回去了吗?殿下怎么又过来要人?”

    容澈蹙眉:“这事还是少卿告知本王,本王才知道的,怎会提前让人将犯人提走?”

    牢头一愣,随即道:“刚才有一男子,手持暄王殿下的皇鲤玉佩,将那两个女犯带走了。我们大理寺的少丞还亲自鉴定了,那确实就是您的皇鲤玉佩,而且那两个女子是殿下要抓的人,所以属下也没有多想就……把人放了。”

    段无暇和容澈相视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你的玉佩怎么会在别人手里?”段无瑕道,“该不会是你们王府里出了内贼吧?”

    暄王摇了摇头:“此事说来话长,本王回头再与你解释,不过既然让她们跑了,也不必再抓了。”

    既然拿出了皇鲤玉佩来救人,那他也就能肯定那蒙面女子确实与纪颜宁存在一定的联系,他派去江州调查的人过几日也传信回来了。

    “罢了,陪我去喝酒。”段无瑕见他这副模样,拍了拍暄王的肩膀,说道。

    暄王挑眉,他倒是难得见段无瑕如此。

    大理寺公务繁多,近日又出了许多盗窃案,他应该是忙得脱不开身才是,可是这两日的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酒楼里,容澈看着段无瑕一杯又一杯的喝酒,终于觉察出了不对。

    他伸手拦住段无瑕刚要入口的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往日你可不会这般。”

    段无瑕道:“只是太过烦闷,所以想借酒消愁而已。”

    容澈说道:“若是大理寺内的事情,你应该不会如此。。”

    段无瑕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霾:“也算是大理寺的事情,既公既私,只是公私不分。”

    “这是何意?”容澈道。

    段无瑕:“罢了,此事不应该将你卷入。”

    容澈笑道:“你这就见外了,以往的时候可不见你这般客气,暄王府的人可帮过你不少了,这回却教我不应卷入,是否太迟了些?”

    段无瑕看了一眼容澈,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说道:“是关于萧家老侯爷的事情。”

    容澈的脸色敛了敛:“你是查到了什么线索?”

    段无瑕道:“不止是线索,我知道凶手是谁。”

    容澈也沉默下来,段无瑕既然知道凶手是谁,却没有去告诉萧少北或者将那凶手拿下,想来背后之人定然不会是萧少北的对手。

    段无瑕与萧少北都是将门之后,两家关系也不错,所以他们两个人一直合得来,只是自从定北侯父子两人被朱敬和算计埋伏,老侯爷因此去世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淡了下来,萧少北甚至有些仇视大理寺。

    遇刺的案件是大理寺审理的,查案的乃是大理寺卿,只是短短半月便将此案完结,结果便是那朱敬和因为私仇才打算报复定北侯父子,将朱家抄斩,并将涉事的官员一并革职查办,算是了事。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不能萧少北满意的。

    他的父亲被杀,却不能揪出幕后之人绳之以法,他如何能甘心?

    大理寺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在包庇幕后之人,萧少北怎么可能还会给他们好脸色看。

    与段无暇这个曾经的好兄弟现在也是形同陌路。

    容澈道:“是皇上?”

    段无瑕抬眸看着容澈,没有回答。

    但是他的沉默已经是最好的答案。

    即便是苏贵妃或者是其他权倾朝野的重臣,段无瑕都不会如此犹豫,但唯独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主,才会成为他不愿让萧少北知道的原因。

    是了,就算是萧少北知道了又如何,难不成要造反吗?

    段无瑕脸色尽是一片冰冷,道:“那日去忠德伯府的赏梅会,听见厉霄云与一女子争执的声音,原本不想凑热闹,但是那女子却直言他就是杀害老侯爷的凶手,厉霄云恼怒,差点将那女子掐死。”

    “差点?”容澈好奇,“没死?”

    “是没死,被厉夫人阻止了。”段无瑕说道,“我也很奇怪,厉霄云居然敢留她一命。只是怕被发现端倪,没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

    容澈摩挲着下颚,说道:“既然有别人知道,那少北会不会也早就知道了真相?”

    段无瑕道:“若是他知道了,你觉得厉霄云还能好好的在长安里?”

    容澈沉思起来,觉得也是,萧少北若是知道,他虽然不能拿皇上如何,但绝不会让厉霄云过得如此逍遥。

    他说道:“此事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罢。”

    段无瑕又饮了一杯,讽刺的勾唇一笑。

    除了这样,他们还能如何?

    只是作为兄弟,他这样瞒着萧少北,太不够义气了。

    明知道真相,却不能告诉他,也不能替他做什么,也难怪他会与自己形同陌路。

    容澈知道段无瑕心中苦闷,却只能借酒消愁,他宽慰道:“你不必自责,起码皇上不会再找萧家的麻烦。”

    段无瑕道:“如今萧家只有少北一人,难不成他还想赶尽杀绝吗?”

    容澈沉默。

    纪颜宁不知那日在墙后偷听的人是段无暇,此时正在宅子里看着狼狈回来的元娇娇和紫苏。

    元娇娇也知道是自己的过失,不然也不会让大理寺的人抓到。

    “下次你若是再被抓到,我就只能让他们送你回左相府了。”纪颜宁说道,语气有些不悦。

    元娇娇低着头,小声的嘟囔道:“我也是一时心急忘了分寸,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纪颜宁说道:“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手下的人去做,你若是不想太早暴露,就别总是招摇过市。”

    元娇娇猛地点了点头,一副十分温顺的模样,一反常态的没有反驳纪颜宁。

    原本以为进了大理寺,定然躲不过了,没想到纪颜宁却没有放弃救她出来。

    “对了,我正想借采薇堂的大夫去给元夫人看病,你帮忙安排一下呗。”元娇娇上前轻轻扯了扯纪颜宁的衣角。

    纪颜宁看着她:“你去了几趟白马寺,一直都没有见过元夫人?”

    元娇娇点头:“还没想好要如何面对她。”

    “元靖的事情,你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还是早些准备好告诉元夫人。”纪颜宁说道,“你也不希望她一直守在白马寺等着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

    元娇娇垂眸,点了点头。

    她又何尝不知道,只是不愿看到元夫人伤心罢了。

    第二日一早,纪颜宁便坐着马车出了门,绕到了元娇娇所住的宅子里,接上了她与紫苏,一同前往白马寺。

    今日未曾下雪,阳光照得人们暖意洋洋,倒是个不错的天气。

    只是这回上白马寺的路却是比上回元娇娇来的时候好走了许多,显然是被人清理过了。

    她们的马车一路向前,来到了白马寺的庙门前。

    纪颜宁由紫玉扶着下了马车,接着元娇娇也走了出来,迎面吹来一阵微风,微微有些发凉。

    一个小尼姑迎了出来,看见元娇娇的身影,眼前一亮。

    “两位施主,可是要到寺中上香祈福?”那小师父上前问道。

    纪颜宁道:“我们来求见元夫人。”

    纪颜宁是个生面孔,那小师父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的穿着打扮倒是不错,而且是与元娇娇一道的,便双手合十,说道:“施主请随我来。”

    她们走入了白马寺,这才发现寺中还来了不少的客人。

    “听闻元夫人生病了,我们担心不已,带了大夫前来,元夫人为何要将我们拒之门外?”

    “就是,元夫人身子要紧,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你们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御医都请来了,为何元夫人却还是拒不相见?”

    “元将军离世多年,我们自然是关心元夫人的,若是可以,还请元夫人回城内养病吧,这寺内终究是太过简陋了。”

    纪颜宁与元娇娇在小尼姑的带领下往后院的方向而去,听到了寺中那些被拦下的人在指责着寺内的下人们。

    威远大将军当年威名在外,如今朝中的大部分武将多多少少都在他的手下效力过,武人重义气,对他自然敬重,而这些年他们对于元夫人,照顾有加。

    元娇娇躲在纪颜宁的身后,挡住了自己的脸。她今日没有戴面纱,没想到这白马寺居然还来了不少人。

    她们来到了后院之中,一时之间倒是清静了许多。

    “元夫人,人来了。”丫鬟走了进屋子,向元夫人禀报道。

    元夫人眼眸一亮,说道:“请进来。”

    纪颜宁与元娇娇走进了屋内,迎面扑来一股暖意,她们两人齐齐上前行礼:“见过元夫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