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范氏已死
    茯苓和老嬷嬷只好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纪颜宁的手段她们是清楚的,明明长了一张如此纯良的脸,却比她们见过的任何一个人还要冷血与残忍。

    老嬷嬷是随着范氏陪嫁过来的,自然是知道这些年范氏所做下的许多罪行。

    当年范氏的表姐也就是柳员的原配夫人嫁到柳家不久,范氏过来看望表姐,见柳员长相出众,又对表姐情深,不免有些羡慕,后来她不小心在柳府里扭伤了脚,柳员对她的关怀更让她心动。

    她的出身比不上原夫人,自知也不会嫁到什么高门大户,相比较之下,她对于原夫人是原来越妒忌。

    后来原夫人在怀柳羲儿的时候,范氏经常会来看望她,只是所带的鸡汤补药里,都参杂着一些让人身子越来越虚弱的药物,所以原夫人怀孕的时候格外的辛苦。

    后来范氏还买通了原夫人身边的人,在她的吃食上做了手脚,让原夫人中毒发了疯,精神日渐衰弱,与柳员有了不少的摩擦与隔阂,还失手伤了她的婆婆。

    以至于后来被柳员关在一个破院子里“休养”,不久便撒手人寰,当时柳羲儿还很小,甚至还记不得事情。

    老嬷嬷说道:“当时老爷也清楚,那个时候她常常过来照顾大小姐,让老爷也觉得她是个温婉贤淑的人,更重要的是她是原夫人的表妹,定然会好好照顾大小姐,所以便迎娶了她为继室。”

    柳员坐在书桌前,听到这里,猛然拍桌站了起来。

    老嬷嬷立马噤了声,把头埋得更低,不敢言语。

    纪颜宁却是开口道:“继续说,范氏是如何对待我母亲的。”

    老嬷嬷额头上已然冒出了冷汗,但是纪颜宁开口,她不敢不继续往下说。

    “开始的时候,夫人对大小姐还有照顾,但也只是限于老爷在府中的时候,夫人表面对大爷和大小姐很好,可是吃穿用度却是经常克扣,后来夫人自己有了孩子,更是对他们不上心了。在老爷面前,夫人是一副任劳任怨的态度,让老奴数落大爷和大小姐的不是,自己却假装贤惠的斥责老奴。”

    “后来夫人盯上了大小姐的婚事,打算将婚事换成三小姐,大小姐与她起了争执,于是夫人便想着用以前的办法将她送到庄子上。因为原夫人也有过疯病,所以老爷自然就相信了大小姐是遗传了她的病……”

    老嬷嬷低着头将事情一件一件的说来,声音虽然小,可是书房里的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茯苓也在一旁说道:“大小姐被送到庄子之后,夫人怕大爷回来之后会找自己算账,便让人在庄子上放了火,打算伪装成无意失火的样子将大小姐……烧死,这些事情,其实三小姐也是知道的。”

    “够了!”柳员怒吼了一声。

    就连书房外的小厮都被吓了一跳。

    纪颜宁却仍是目光淡然的站在原地,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

    书房里死一般的寂静,柳员站在那里,手却有些轻微的颤抖。

    他居然被瞒了这么多年。

    他的枕边人居然做了这么多事情,而他却没有发觉,就算是知道他对柳牧与羲儿并不算太好,但也觉得其实没那么糟糕。

    当年他的女儿哭着对他说范氏有多么可恶的时候,他还以为女儿还小,不懂范氏对她的苦心,如今想想,当年的她是有多么的绝望,和对他这个父亲的失望啊。

    看着纪颜宁的这张脸,他的湿润的眼眶里突然就落了泪。

    他的发妻,他的女儿……

    纪颜宁朝着他行了一礼,目光平静如水:“事情舅舅已经知道了,这两个人就交给祖父处理了。”

    说完转身打开房间的门,抬步往外走了出去。

    他的愧疚,与她无关。

    纪颜宁回了自己的院子,天色渐暗,渐渐飘起了雪。

    莺儿将屋内的炭火烧得更旺了些,将整个屋子都烘烤得暖洋洋的,纪琅带着他的书本来到了纪颜宁这儿温习。

    纪琅在白鹭书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倒是渐渐适应了书院的生活,功课一直不错。

    “姐姐,我从府中的下人听了些话,是关于母亲的。”纪琅将书本温习之后,抬头看着纪颜宁有些欲言又止,“姐姐……可以和我说说吗?”

    纪颜宁轻笑,摸了摸他的头:“自然是可以的。”

    范氏的房间里,炭火同样烧得很旺,火光散着暖意,却暖不到她的心底。

    她看着站在眼前的柳员,还有他带来的两个人,背后已经渗出了冷汗。

    柳员的眼眸里,对她那股深深的恨意与厌恶,让她发慌。

    他质问,更是让她无比的绝望。

    “老爷,你听我解释。”范氏颤颤巍巍的上前,跪在柳员的面前,抓着他的衣角,“她们肯定是被纪颜宁那个贱蹄子收买了,你要相信我……”

    柳员一把将她推开,脸上尽是讽刺:“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

    范氏被推倒在地上,她又继续爬过来:“老爷,我真的没有做这样的事情,表姐待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还有羲儿,都说后妈难当,我算是知道了,难道她犯的错也要算在我的头上吗?”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柳员现在看着范氏的这幅嘴脸,只觉得厌恶,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样的人骗了那么久,他目光变得狠厉,“到如今还狡辩,我自然是留你不得。”

    范氏瞪大了眼睛看着柳员。

    她声音开始颤抖了起来:“不,老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我这么做,都是因为你啊!我那么费尽心机的接近你,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你怎么下得去手?”

    柳员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动容:“我的心中,从来只有一人,不是你。”

    范氏怔怔的看着柳员,泪如雨下,猛地摇头:“我不相信,我哪里比不上表姐?”

    “就凭你这副狠毒心肠,拿什么与她相比?”柳员转身,不再看着她,而是对茯苓与她身边的老嬷嬷说道,“好好送你们的主子上路。”

    她们两个人应了一声是,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白绫。

    “不!不要!”范氏扑了上前,正打算抱住柳员,却被两个下人拦住,她大声的嘶喊道,“老爷,我错了,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呜呜呜——”她的嘴被老嬷嬷堵了起来,只能挣扎着看着柳员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当房门被关上的时候,她心如死灰。

    纪颜宁的院子里。

    纪九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纪琅与纪颜宁,上前行礼。

    “大小姐,柳老太爷去了范氏那儿,范氏死了。”纪九禀报道。

    纪颜宁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

    纪九退了下去。

    “母亲曾经过得如此凄惨,都是那个老太婆害的!”纪琅恨得咬牙切齿,“她死了活该!”

    纪颜宁看着他,正色道:“你觉得外祖母与母亲受的罪,都是范氏的错吗?”

    纪琅用力的点头:“当然是她!”

    “不尽然吧。”纪颜宁的目光往窗外看了过去,夜黑漆漆的一片,抬起头还能看到零零散散的星星,她说道,“若是错的只是她,事情也未必会走到这一步。”

    纪琅微微蹙起了眉头,随后点了点头:“外祖父也有错,他没有保护好外祖母与母亲,没有尽到一个男子汉该尽的责任,反而助长了范氏的嚣张气焰。”

    纪颜宁道:“琅儿很聪明。”

    “琅儿以后一定不会这样,我一定能保护好想要保护的人,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姐姐。”纪琅十分认真的说道。

    纪颜宁看着他这副小小男子汉的模样,忍不住还是笑了起来。

    “那琅儿要变得很厉害才行。”纪颜宁笑道。

    琅儿认真的嗯了一声。

    夜深了,柳府里却是有不少人该睡不着了。

    雪越下越大,外面风声渐起,第二日的时候打开门一看,地上已然是一层厚厚的雪。

    柳府也挂上了白帐。

    主院的人传话来,说是老夫人突发疾病去世了。

    纪颜宁穿着一身素白衣裳,带着纪琅去灵堂磕了头,便往回走。

    他们本来就是寄住在柳府的,这样的事情,还用不着他们做太多,能去磕头拜别,已然是尽了情分。

    “纪颜宁,一定是你!”

    纪颜宁正带着纪琅往自己的院子里回走,没想到半路居然跳出了二房的柳长祗。

    “你这是做什么!”莺儿挡在了纪颜宁与纪琅的面前。

    柳长纸狠狠地瞪着纪颜宁:“自从你来到了我们柳府,就没一件好事,肯定是你动的手脚!祖母也是被你害死的!你们姐弟两个都是丧门星!我今日一定要教训教训你!”

    他掏出了一根长棍,冲着纪颜宁的方向用力地打了下去。

    只是还没等他冲到纪颜宁的面前,突然就被人一脚踹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身上疼痛不已,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身边的小厮正想上前扶起他,纪颜宁却冷冷道:“既然脑子不清醒,就扔进湖里醒醒脑。”

    她的话音一落,袁武一把拽着柳长祗一把扔进了不远处的池塘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