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章 她的面目
    眼看这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是进了内室,元娇娇知道此人来者不善。

    “段少卿……”外面元贵想要阻止的声音传过来,元娇娇暗骂一声晦气。

    这个段无瑕还真是处处与他过不去!

    自从她来到长安以后,每次都是他在找自己的麻烦,简直就是个烦人精!

    段无瑕已经走到了内室,正欲上前,突然听到床上传来女子柔弱与恐惧的声音:“你是谁……别过来!”

    他突然顿住了脚步。

    元娇娇的耳力向来敏觉,听到了段无瑕停了下来,她这才继续缓了缓情绪,假装惊恐地喊道:“来人啊!”

    元贵此时也快步跟着段无瑕走进了元娇娇的房间里,听到元娇娇的话,随即上前对段无瑕说道:“段大人,你强闯我们小姐闺房,这是何意!还请速速离去!”

    段无瑕没动,而是望向了元娇娇的方向。

    “元小姐,在下是大理寺少卿段无瑕,负责查元府这次的遇袭之案,冒昧打扰,望见谅。”段无瑕道,“不知元小姐可否回答在下几个问题。”

    元娇娇不想和段无瑕有任何接触,更何况她现在身子太过虚弱,别说轻功了,就连站起来都是个问题。

    她说道:“我不需要你来查,定北侯会处理此事的,我知道的都告诉他了,你若是想问什么就去问他。”

    段无瑕看向了床,只能看见一个半躺着的身影,却是见不到她的脸,他道:“看来元小姐似乎很信任萧少北。”

    “他救了我,自然是信任的。”元娇娇理所当然地说道。

    当然更重要的是,萧少北是纪颜宁信任的人,她信任的,不过是纪颜宁而已。

    对于她的话,段无瑕倒是有些惊诧,这个长安城里,能够信任萧少北的人可不多。

    段无瑕又问:“那萧少北可知道真凶是谁?”

    元娇娇沉默,没有回答他的话。

    段无瑕似乎并不想那么放弃,继续问道:“听闻元小姐回到长安城内生活已经有一段时间,为何却从不出现在人前?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他说着话,却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前。

    元娇娇忍不住往后挪了挪。

    元贵上前拦住了他,说道:“段少卿!适可而止!”

    元娇娇着急了,说道:“放肆,你想做什么?我让你出去!”

    “我只是想见一面元小姐而已,好解开我心中疑惑。”段无瑕说道。

    “呜呜呜……”床榻上突然传出一阵低声的哭泣声,元娇娇用哭腔说道,“我要告诉祖母你欺负我!你们都是坏人,都不想让我们元家过得好,萧侯爷说得对,你们大理寺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根本就不会查案,还想趁机害我……呜呜呜……”

    完全就像是一副被段无瑕吓坏了的小姑娘模样。

    元娇娇觉得这是她最卖力的一次表演了,她确实也是快哭了,这个段无瑕太难缠了!

    她现在身心俱疲,只想早些将这个瘟神给打发了。

    段无瑕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他毫不犹豫地绕过了元贵,迅速走到了元娇娇的床前,一把将纱帐给扯了下来。

    看见了一脸懵然的元娇娇。

    “是你!慕容忆雪!”段无瑕看到了元娇娇的这张脸,也是震惊不已,他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元娇娇怒道:“谁让你进来的!滚!”

    段无瑕一把抓起元娇娇的手腕,下意识的就想把她扯下床。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将还穿着亵衣的元娇娇一把拉下了床,问道:“元娇娇在哪里?”

    “疼——”元娇娇倒吸了一口凉气,疼得已经掉下了眼泪,她浑身都是伤,可是段无瑕这个混蛋居然那么用力就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她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又被拉扯了一遍。

    整个人跌倒在床前。

    胳膊上渗出了丝丝的血迹,因为穿的是白色的亵衣,所以看的分明,她的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小姐!”元贵看到这一幕,心都悬了起来,急忙上前扶住了元娇娇。

    紫苏正端着药进了房间,看着元娇娇倒在地上,快步上前,一把推开了段无瑕:“你想干什么!”

    段无瑕看着元娇娇这副病弱的模样,心中微微一惊,他原本以为是慕容忆雪假装元娇娇而已,忘记了她的身上还带着伤。

    紫苏也扶着元娇娇轻轻把她挪道床上,可是手一触碰道她身上的伤口,那疼痛又瞬间袭满全身。

    “疼啊!”元娇娇惊呼一声,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混的如此狼狈,若是师父还在,定然舍不得她受委屈。

    一想到这里,她哭得更加伤心。

    紫苏动作愈加小心,缓缓地将她扶到了床上,然后给她盖上被子,这才转过头怒气冲冲地看着段无瑕。

    “我家小姐伤病在身,你为什么要动她!”紫苏冲着段无瑕说道,“你是不是想对小姐下毒手!”

    段无瑕微微蹙眉,刚想说什么,门外又有人走了进来。

    他们看了过去,只见元老夫人踏进了门口。

    知道元娇娇已经醒了过来,老夫人便想过来看看她,没想到一进门便看到了孙女哭得这般梨花带雨的,她一下心里就揪了起来,上前问道:“娇娇这是怎么了?”

    “祖母……”元娇娇扑到在元老夫人的怀里,哭得更加厉害。

    段无瑕看着这一幕,深深皱起了眉头。

    看起来元府的人都认她是元娇娇。

    难不成真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元老夫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元贵和紫苏的目光都怨怼地往段无瑕的身上看了过去。

    “段少卿说要见见小姐,但小姐这才刚醒,身子虚弱,不想见外客。可是段少卿不听劝阻,反而硬闯了进来,不管不顾地冲进了内室,还把小姐从榻上摔了下来。”元贵大致将情况说了一遍。

    总结就是,都是段无瑕的错。

    老夫人的目光望向了段无瑕。

    段无瑕自知理亏,上前对老夫人行礼道:“晚辈为了查案一时冲动,还望老夫人和元小姐见谅。”

    “段将军的儿子,不应该如此莽撞才对。”元老夫人沉声说道,看着段无瑕的目光微微泛冷。

    段无瑕的父亲当年是威远大将军的部下,也是元将军一手提拔出来的,段家能有今日,自然是得感谢元将军的,所以这些年老夫人虽然一直住在白马寺,但是每年过年过节,段家从未落下给白马寺送去问安。

    段无瑕垂眸,半跪在地上,说道:“是,晚辈鲁莽!冲撞了元小姐,是段某失礼。”

    元娇娇抬头看着段无瑕,看到他这副模样,倒是止住了哭泣,说道:“我不想看到你,你出去!”

    段无瑕道:“大理寺奉命审查此案,还望元小姐能够配合。”

    紫苏在一旁怒道:“要配合就好好说话,凭什么对我家小姐动手动脚的,还伤了小姐!”

    段无瑕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看着元娇娇,说道:“是因为元小姐长得与那慕容府的大小姐实在太像了,让我误以为是慕容大小姐冒充了元小姐。”

    众人沉默下来。

    元娇娇之所以躲着不见人,也正是因为她的这张脸。

    她们乃是孪生姐妹,可是现在别人只知道她是慕容忆雪,见到了她,自然就以为是慕容忆雪。

    元娇娇冷笑一声:“孪生姐妹,自然是长得像的。”

    段无瑕微怔,再想问什么,元娇娇却不打算给他说话的机会了。

    她道:“出去。”

    段无瑕看着元娇娇现在这副样子,心里倒是有些许的愧疚,他恭敬地朝着老夫人行了一礼,随即退了出去。

    紫苏走到桌子旁端着药过来,让元娇娇服下。

    元娇娇怕苦,但是又不能不喝,只能捏着鼻子将碗里的药一口喝了个大概,便再也不愿意碰了。

    老夫人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她眼角还挂着的泪,心疼道:“看着祖母心里都疼。”

    “我也不是很疼……都怪那个段无瑕!”元娇娇生气道,“每次遇到他准没好事,简直就是瘟神。”

    老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说道:“无妨,回头让人给段将军传个话,好好训训他这个儿子。”

    据说段将军对儿子甚为严苛,教子严厉,或许只有他能降得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段无瑕从元府里出来,将脑子里的思绪一点一滴理清楚。

    他所见到的是元娇娇,不是慕容忆雪,可是既然两个人是孪生姐妹,怎么会是这样的身份?

    他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那个蒙面的女子不是慕容忆雪,而应该是元娇娇才是!

    那与纪颜宁有交情的便是元娇娇,而纪颜宁又与萧少北有交集,这也就是为什么定北侯府会知道元府身处险境的缘故,甚至是让元娇娇那么相信萧少北的缘故。

    如此说来,那个偷东西的江洋大盗是元娇娇?

    可元娇娇和慕容忆雪若真的是孪生姐妹,为何慕容府里的人会派出死士将元府之人赶尽杀绝?

    段无瑕想不出来,也不去多想,毕竟他知道,萧少北断然是知道内情的,去问他就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