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章 严苛段父
    毒宠小谋妃正文第119章严苛段父听着萧少北手下说的故事,慕容家的人神色各异。

    而慕容夫人已经悄声哭了起来。

    故事却还在继续说着:“知道孩子没有死,冯氏也慌了,毕竟那是尚书大人的孩子,被她带出来扔在这种地方,定然是活不下去的,可若是现在还回去,她定然会被狠狠惩罚一番,说不定连小命都丢了,思来想去,她只能将孩子带回了自己的城外村里的老家中,给孩子取名雉娘,当成自己的孩子养着。”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慕容忆雪的眸子里满是怒意。

    雉,野鸡。

    她明明是世家小姐,天之骄女,却被当成了身份低微的农女。

    “雉娘生来聪慧,却被家中的人极为不喜,后来无意之中听到哥哥们说她不是亲生的,而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官家千金,她怒不可遏,便去质问冯氏。冯氏知道自己瞒不住,便骗了她。冯氏告诉她,她是慕容府的小姐,因为出生的时候被算命的说是天生煞星,会克死家人,所以慕容府的人对她很是嫌弃,就把她扔了,是自己心善才抱养了她。”

    慕容忆雪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正在说话的人,目光黑沉的可怕,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当初冯氏骗了自己。

    到现在她居然还相信自己当初是被慕容府遗弃的孩子。

    “年纪尚小的雉娘听信了冯氏的话,真以为自己是被慕容家抛弃的孩子,心生怨怼。而另外一个孩子慕容忆雪则在父母和兄长的庇护下成长,她们六岁那年,慕容忆雪随着她的母亲去城外的寺里上香祈福,而雉娘早早打听她们的行踪,一同去了寺中,将慕容忆雪引到了后山,将她推下了山崖,然后顶替了她的身份,从此雉娘成为了慕容忆雪。”

    他的话刚落下,众人的目光就看向了慕容忆雪。

    六岁那年自城外的寺里回来之后,慕容忆雪就换了一个性子,原本活泼调皮的她突然变得恬静,原本以为是她遇到人贩子受到了刺激,没想到这其中竟然有这样的内情。

    护卫正想说下去,萧少北却抬手示意他先停下来。

    正厅里安静的极其诡异,慕容忆雪没有反驳,只是目光变得凉薄。

    她知道自己迟早是瞒不住的,苦笑一声:“是啊,当初就是我亲手把她推下去的,原本以为她必死无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竟然还活着,换了一个身份还是要与我作对。”

    慕容恺和慕容夫人对于还有一个女儿事情已经感到惊诧无比,可是听着慕容忆雪的话,更让他们觉得心惊又心寒。

    这么多年来,他们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有任何的异常,只觉得女儿乖巧听话,又比其他的世家女子更加出色,却没想到她竟然自己承受了那么多,无法与别人说起。

    她竟然还将自己的亲姐姐推下了山崖……

    慕容夫人的身形摇摇欲坠,用手扶住了桌子,她看向了萧少北:“我的另一个女儿,她在哪里?”

    既然她没死,为什么不回来找他们?

    萧少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那人又继续说道:“被推下山崖那个真正的慕容忆雪被威远大将军之子元靖所救,成了他的养女,换名元娇娇。跟着元靖混迹江湖,走过不少的地方。元靖死了之后,她来到了元老夫人的身边,成为了现在的元府大小姐。”

    说到这里,那手下微微颔首,便退到了一旁。

    这件事不用他继续再说下去也已经明朗起来,慕容忆雪见到了元娇娇,起了杀心,便用自己养的死士去元府杀人灭口。

    但是元娇娇一如既往的命大,躲过了她的算计。

    “这些……都是真的吗?”慕容夫人痛心疾首的看着慕容忆雪,“你派死士去刺杀元府?”

    元府现在只有元老夫人和元娇娇,所有人都想不通为何会有人对她们赶尽杀绝,原来竟然是她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女儿……

    慕容忆雪渐渐平静下来,她被冯氏骗了这么多年,原来自己不过是她索取钱财的筹码罢了。

    她曾经那么恨元娇娇,因为元娇娇有的,她都没有。

    可是恨了那么久,突然告诉她,一切都只是误会而已。

    慕容忆雪的沉默已经回答了慕容夫人的问话,除了她,还有谁会如此迫切的去要元娇娇的性命呢?

    慕容恺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震惊或是失望,心疼或是心痛,复杂的心情无以言喻。

    慕容忆雪上前两步,跪在了慕容恺与慕容夫人的面前。

    “对不起。”

    事到如今,她确实没有什么好辩解的,这些年来她一直逃避面对的问题,始终还是会出现。

    看到女儿这副模样,慕容夫人刚想伸手去将她扶起来,可是一想到她两次对亲姐姐下毒手,一时又狠心的不想理她。

    但终究她还是忍不住上前抱着慕容忆雪哭了起来。

    慕容忆雪也是受害者,当年被抱走,才会有了后来的事情,可那怎么能怪的了她!

    要怪只能怪那接生婆做的手脚,也怪她这个母亲做的不上心,若是当时她能够再坚持自己的想法,去找那接生婆审问一番,定然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若是在她们六岁那年能够发现她们之间的异样,或许也能阻止她们的后来的际遇。

    慕容恺这才抬头看着萧少北:“她的伤势如何?”

    萧少北道:“被砍了几刀,死不了。”

    他说得轻松,其他人的脸色却十分沉重,对于任何一个姑娘家来说,被砍了几刀可不是什么小事,那得多疼啊。

    “你想如何?”慕容恺又问。

    萧少北说道:“简单,两条路:要么慕容小姐去自首,元府可以不计较太多,也不会让这事重创左相府;另一条路,把人送走,此生不得再入长安,官府那边可以另有安排。”

    慕容恺又沉默下来。

    他的女儿,怎么会不心疼?

    “我可以离开。”慕容忆雪面色凄然,声音却难得的平静。

    萧少北点了点头,径自站了起来,他的任务完成,可以走了。

    只是他刚想离开,却被慕容夫人叫住:“等等,我想见见她。”

    萧少北头也没回,说道:“无人拦你。”

    只留下这句话,萧少北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慕容忆雪跪在地上,垂着头没有说话。

    慕容恺叹了一口气,失望的拂袖而去,而慕容皓则是扶起了自己的母亲,看着跪在地上的妹妹,说道:“别跪了,你真正该道歉的,是娇娇。”

    慕容夫人唤了丫鬟来,让她们将慕容忆雪带回了院子。

    萧少北从左相府里出来,直接回了定北侯府,让人继续寻找纪颜宁的下落。

    虽然有人送了信过来,但是纪颜宁身受重伤又生着病,实在难以让人放心。

    段无瑕原本是想在元府堵着萧少北打算问话的,等了些许时间也未能看见他,眼见着到了傍晚,便回了一趟段家。

    只是他刚踏进自家的府门,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少爷,赶紧走,你今日还是歇在大理寺吧!”

    段无瑕蹙眉:“怎么了?”

    那小厮急忙说道:“老爷知道你在元府的事情,正打算要找你问话呢!”

    听到这里,段无瑕轻咳一声,连忙转身打算离开,却还是晚了一步,背后传来了他的父亲段胤的声音。

    “给老子滚回来!”

    段无瑕止住了脚步,转头看着穿着青蓝色武服一脸怒气的段胤,低头道:“父亲。”

    段胤怒道:“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父亲?!我让你好好替元家查案,你给我整出些什么玩意来!居然还硬闯元姑娘的闺房,对元姑娘动手动脚,你小子长本事了啊!”

    “父亲,你听我解释。”段无瑕一脸无奈道,“我只是为了早些查清案件而已……”

    “还想狡辩!”段胤根本不想听他的解释,说道,“看来这几年为父不管你,你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元家的人是你能欺负的吗!”

    段无瑕在父亲面前总是无力辩解。

    段胤是个将军,向来对自己严苛无比,对待段无瑕也是如此,原本想着将段无瑕培养成一员猛将,奈何段无瑕却对破案情有独钟,入了大理寺,混了几年,成了大理寺少卿。

    “来人,请家法!”段胤气到,“看你下次还长不长教训。”

    一旁的管家连忙劝道:“老爷,不可啊,大理寺正在查元家的案件,若是打伤了少爷……”

    段胤却抡起袖子道:“大理寺那么多人,少他一个不少,省得他还去捣乱,快给我去取家法来!”

    段无瑕头疼,他从小到大旁的不怕,就怕段胤的家法,每次打完他都要在床上躺上两天才能恢复。

    “少卿大人!正卿让你赶紧回大理寺呢!说是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让你去查,说不定能找到凶手的线索了!”一个穿着大理寺官府的小士兵急匆匆地从外面小跑进了段府,对段无瑕说道,“赶紧的,正卿大人等着呢!”

    “父亲,我真有事要忙。”段无瑕说道,“我下次再和你解释清楚,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说完便跟着那小官兵急匆匆又跑出了段府,留下气得牙痒痒的段胤和松了一口气的管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