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8章 父子谈话
    听到容方玉的话,容澈的表情有些惊讶。

    他看向了容邬,担忧问道:“嫂子没事吧,要不要紧?我这次带了个医术不错的大夫一同前来,不比太医院的御医差,不如让他为嫂子诊治诊治。”

    见容澈如此热情,容邬眼眸微动,目光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他说道:“无妨,不过是这天气反复无常,她才病倒了,大夫说好生休养段时间便无碍了。”

    容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道:“难得世子一片孝心呐。”

    容方玉听得他话中有话,眸子更是暗沉无比。

    容邬将容澈迎进了郡王府中,让管家安排下去,给他腾出了一个院子。

    又吩咐了府中的人好生照看。

    安置好了容澈,容邬将容方玉唤了过去。

    天气有些冷,但是容邬的书房里没有放置炭火,显得更为的阴冷。

    容方玉踏入了书房,看见容邬不悦的神色,上前行礼:“父王。”

    “你的眼里可曾有我这个父王?”容邬看向了他,说道,“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容方玉垂眸,说道:“儿子不敢。”

    “不敢?”容邬冷笑一声,说道,“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

    容方玉眼眸微动,随即说道:“儿子不知道父王所说的是什么事情。”

    容邬见他这副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模样,心中倒是来了气。

    “坟山的墓被盗,是你把线索引向刘氏的吧?”容邬直接说道,“你以为你的动作能瞒得过我?这次在暄王的面前又提起刘氏,你到底欲以何为?”

    容方玉看着容邬,垂头道:“无他,我只是想知道我真正的母妃,葬在了哪里,被谁盗走了罢了。”

    容邬道:“所以你就可以连调查都省了,诬陷给刘氏?”

    容方玉听了容邬的话,只觉得好笑不已。

    他苦笑一声,说道:“诬陷?父王又怎知是我的诬陷,难不成那墓还是我自己去挖的不成!”

    容邬道:“这件事,你不许再掺和。”

    “为什么?”容方玉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容邬,说道,“我的母妃,难不成我都不能知道吗?”

    容邬冷漠道:“知道太多于你无益。”

    皇帝是个什么养的性子他很清楚,若是知道楼鸢没死,自然会对自己起猜忌之心,他不过是个闲散的郡王罢了,若是皇帝想要削弱他的势力是一件再轻易不过的事情。

    现在的皇帝正值盛年,在这个时候惹上他,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容方玉冷笑,说道:“既然你如此避讳我母妃的事情,为何还要留我在这沥郡王府?反正有昊儿在,你大可再选一个世子来继承你的郡王府。”

    记忆里的父王从来没有对自己温和过,永远都是一张冷脸,无论自己做得是好还是坏,他都不在乎。

    他避讳母妃,而自己是母妃的孩子,为何当初还要留着自己的世子之位?

    他不在乎,也不稀罕。

    只有刘氏才会一直盯着他的位置,想要置他与死地,这样昊儿才有机会名正言顺地当上世子。

    容邬的目光紧盯着容方玉,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的冰冷。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换世子吗?”容邬说道。

    容方玉眸子里闪过一丝讽刺的笑意,他说道:“我不在乎这个世子之位,甚至不屑待在这个王府里。”

    容邬要换世子并不是难事,但是要上奏朝廷,到时候只需要随便挑个理由就可以废了现在的世子,只不过能废掉一个世子的理由,大抵也会将这个人的人品给废掉了。

    但是容方玉也不在乎。

    “果然是翅膀硬了!”容邬勾唇冷笑,一把抓起了容方玉的领子,微眯起眼睛,说道,“你别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老子我的!这世子之位,由不得你选择,除非我死了。”

    容方玉迎上他狠厉的模样,气势到底是弱了下来。

    容邬向来是个冷漠的人,他早就知道的。

    这么多年来,他也早该看清楚了。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刘氏,自以为这样恩赐了,可惜他们要的,并不是这些东西。

    容邬仍是提着他衣服,问道:“坟山的墓,真的不是你盗走的?”

    容方玉看着他,那质问的神色里带着犹豫,他突然勾唇道:“就算是我知道是谁盗走的,也完全没有必要告诉你。”

    “你知道?”容邬的脸色更冷。

    容方玉在认为那是楼鸢的墓的情况下,知道是谁将墓盗走,却也无动于衷,将这件事嫁祸给刘氏?

    “反正于父王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又何必在乎。”容方玉开口道,就想刺激容邬,想知道他是否真的不在意。

    容邬看着眼前的容方玉,这是他和楼鸢的孩子,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现在的容方玉,渐渐的脱离了他的掌控,变得自己都有些陌生了起来。

    他终究还是放开了容方玉的衣服,说道:“告诉我,东西被谁盗走的,现在在哪里?”

    容方玉听着他的问话,沉默不语。

    因为他现在可以确定,如果不是刘氏盗的墓,那必然就是纪颜宁,而那些线索,不过是纪颜宁的障眼法罢了。

    可面对这样的父王,他实在不想将此事告诉他。

    心里莫名的有些排斥,为了这么多年来的报复。

    他也想看见父王因此生气恼怒的模样。

    可是他不知道,那个墓里的并非是楼鸢。

    容邬道:“就算是你不说,我迟早也会查出来的,若是让我知道有谁动了这个墓,你知道后果的。”

    “我不知道。”容方玉说道,“若是父王没有其他的事情,儿子就先退下了。”

    他的眸子轻闪,随即行礼转身抬步离开了容邬的书房。

    看见容方玉倔强离开的背影,容邬心里倒是有些猜疑起来,或许容方玉知道了些什么。

    只是他们父子现在这般势同水火,又怎么可能坦诚相待?

    他不想将楼鸢的事情告诉他,怕他更加的怨恨自己,同时也不想让他卷入这些是非之中。

    /txt/85962/

    。_手机版阅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