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山水美人(十美一月初一)
    拜冬后方才是正式开席。

    冷菜是九碟子羊糕、卤肉、卤猪耳朵、酱鸭、咸鸡等卤菜, 酒则是当年十月新酿的桂花米酒, 即“冬阳酒”。

    看到似新茶一般澄清的酒液倾倒碗中, 酒面上漂浮着金黄的桂花花蕊,红枣下意识地提了提鼻子, 鼻尖立刻嗅到一股子香香甜甜的桂花香。

    端碗喝一口,满满桂花酒酿的清甜——好喝!

    红枣瞬间便咕咚完了一碗。

    喝完后看锦书给碗里再次倒满酒,红枣再喝, 立就感觉酒味淡了不算还多出一股茶叶味——锦书竟然往她酒里兑了茶!

    红枣不满地看向锦书, 锦书却眼观鼻鼻观口的如老僧入定一般纹丝不动, 红枣无奈, 只好喝这兑了料的冬阳酒,心里多少明白这可能是她婆婆的主意。

    未成年人不饮酒是对的, 红枣也不好理直气壮地抱怨。

    酒至酣处, 红枣毫无预兆地看到谢福领着几个小厮搬抬来两张条桌, 然后又拿来许多笔墨纸砚和各色颜料铺满了一张桌子, 接着几个小厮裁纸的裁纸,磨墨的磨墨,调颜料的调颜料,一副大干一场的样子。

    这是吟诗作对还不够,红枣心说还要笔记墨画?

    一时准备妥当, 小厮们退到一边, 谢子安则站起来笑道“爷爷,请!”

    老太爷也不推辞。他站起身占了一张桌子便泼墨挥毫,极熟练地画出一幅山水来, 然后又在山水间画了一棵枝干虬曲的梅树。

    梅树有九枝,每根枝上再画九朵花——至此红枣方算看出老太爷画的是张九九消寒图。

    九九消寒图是红枣前世古人们记载冬至进九以后天气阴晴的“日历”。

    红枣前世小学和幼儿园都发过九九消寒图,只红枣耐心不佳从没填满过。

    看老太爷拿朱色填满第一朵梅花的五个花瓣,红枣便听到二房太太刘氏和云氏笑道“子安媳妇,这俗话说‘冬至晴一天,春节雨雪连’。正月里子安进京赶考,这一路怕是不好走啊!”

    红枣一听就不高兴了——正常人对考生不该都是祝福吗?刘氏说这话什么意思?诅咒她公爹落榜吗?

    红枣闻言尚且不喜,更遑论云氏了。

    云氏当即回道“二太太,这前人有诗云‘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咱们大庆朝,地方大的很,咱们当地的路不好走,不代表京师的路也不好走——何况我家老爷已经走出咱们当地最难的这段路,往后自然是坦途大道,扶摇直上。”

    “所以我从不似二太太您这样忧心咱们本地天气,毕竟我嫁过来的那年,我们老爷就中了秀才,走出了这雉水城!”

    俗话说“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刘氏这辈子最大的心病就是无论丈夫还是儿子至今都是白衣,连个秀才都没中。

    她听了云氏的话自是气了一个倒卯。

    红枣眼见她婆婆不过几句话就回敬了刘氏的恶意,自是心生佩服,她婆婆看着好性,但实际的战斗力可真是杠杠的!

    围观了一出宅斗大戏,红枣再看男人那边,只见画桌前已换成了她公公在画。

    谢子安画的是写意的美人执柳长亭送别图,图边朱笔正楷题了“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九个字。

    九字每字九划,从冬至开始每天按照笔画顺序填充一个笔画,每过一九填充好一个字,直到九九——所以这也是一幅九九消寒图。

    老太爷一见立刻鼓掌道“好!”

    “子安,我明年二月就在家等着你的春风了!”

    闻言红枣不觉看了看老太爷的白眉白胡,心说她公公明明画的是个面目似她婆婆的美人,这老太爷瞎凑什么热闹?

    真是自作多情!

    “娘,”红枣悄声问道“爹画得其实是你吧?”

    虽是疑问句,但红枣的语气却是肯定。云氏听后颇觉有些不好意思,不免在心底嗔怪谢子安真是的,没事画她干啥?没得让儿媳妇笑话!

    看到云氏脸红,红枣高兴笑道“娘,爹画你画得可真像啊,我一见就认出来了!”

    云氏的脸更红了……

    一桌的刘氏见状心里自是更气了。

    其实刘氏最气不过的云氏的好运。谢子安虽说也风流,但脑子清爽,从不养姨娘庶子,家里少有是非闲气,而且人前更是给足了云氏面子——所以,刘氏有些灰心地想不怪云氏嘚瑟。她男人若是这样拎得清,她也高兴!

    拿墨笔描黑“亭”字第一笔的“点”,谢子安回首笑问谢尚“尚儿,你要不要也来一张?”

    谢尚应声而起“好!”

    谢尚还不会画山水,更也不会画美人。他就只画了一张惯熟的喜鹊登梅图。图里的梅花不用说也是九枝九花。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红枣虽然不懂国画但因有老太爷的珠玉在前,现再看谢尚的梅花,便觉得先前觉得还不错的谢尚其实也是个渣渣。

    所以,红枣看谢尚拿着画跟老太爷和谢子安献宝,没一点献丑的自觉时,不觉心说这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班门弄斧!

    老太爷却一点也不为忤,呵呵笑地夸赞道“尚儿的这株梅花画得不错,比去年的好。照这样下去,只怕不用五年,就能盖过太爷爷了!”

    “真的?”闻言谢尚虽然颇为惊喜,但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不大敢信。

    “梅花盖过你太爷爷有啥稀奇?”谢子安不屑道“你太爷爷善的又不是梅花而是山水。”

    “等你什么时候山水也盖过老太爷,你再嘚瑟吧!”

    ……

    所以,红枣有些想捂脸刚刚老太爷那幅画,精华部分其实是山水,而不是那片梅花。

    举一反三,红枣随即又想到她公爹的那幅画,不觉陷入自我怀疑会不会精华也不是那美人,而是旁边的字?

    呜呜,完全看不懂啊!

    席散回房红枣跟谢尚请教,谢尚笑道“太爷爷说我年岁还小,没见过真正的山,即便学了山水画法,这心中没有沟壑,也画不出来,倒是先学好常见的花鸟是正经。”

    “至于山水,则等我将来院试乡试去了府城。府城多山,等我游览一回后再学也不迟!”

    红枣听得有道理不觉赞道“老太爷说的是。学习可不就是循序渐进,由简而难吗?”

    谢尚点头,想想又道“其实即便游遍了山水也不定能画出好的山水画来,比如爹,他走的地方多,游过的山水也不少,但他善的却是美人图……”

    红枣……

    老太爷到别处看山水,她公爹则是看美人?

    思明白是谢尚话里的潜台词,红枣颇觉尴尬。

    身为儿媳妇红枣不好附和谢尚的话议论她公公的私生活,便只好沉默不语,但心里却是山崩海啸——没想到,她以为的霸道总裁老婆奴人设的公公私底下其实也是个大猪蹄子!

    真是三观破碎!

    最后谢尚把他画的梅花图送给红枣道“红枣,我明儿出门,这消寒图便就给你填吧!”

    “你知道怎么填吗?五个花瓣按照当天的天气阴风雨雪晴来填一到五个花瓣……”

    红枣接过画交给彩画让她挂起来,然后方道“大爷放心,我把这画放在眼皮底下,必不能忘!”

    想想红枣又问道“大爷,既然老太爷和爹都各有所长,那你将来是要学山水还是学美人?”

    谢尚笑道“山水画酣畅,美人图鲜活,两者各有特色,我都想学,但能学到哪一步,就看天分了。”

    “不过太爷爷先前说过我画的花鸟颇有灵气,也许我将来精的是花鸟,也未可知。”

    对上谢尚坦诚的笑眼,红枣忽然惊觉到自己的过分——不管将来如何,眼下的谢尚还是个纯真少年。

    甚至她公爹的私生活,也只是她的个人臆想,其实并没有确切证据——她家并没有明面上的姨娘和庶子女。

    所以,她干啥要这么敏感?成了先生笔下“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立刻想到私生子”一类的人?

    她这是怎么了?

    同时谢子安也把自己的那张《美人执柳消寒图》给了云氏。

    “雅儿,”谢子安看着挂起来的图画笑问云氏“看,像不像你?”

    云氏嗔道“老爷,咱们儿媳妇都娶进了门,您还当众画这个,也不怕人笑话?”

    “这有啥好笑的?”谢子安不屑道“我都没笑话他们养小老婆和儿媳妇一起生孩子!”

    云氏……

    “雅儿,”谢子安亲热地靠近云氏问道“你别管旁人笑不笑话,我只问你我画的是不是你的心声?”

    “你喜不喜欢?”

    面对这个样的谢子安,云氏能说不喜欢吗?当下便只能似蚊子一样地哼了一句喜欢。

    谢子安闻言大笑,得意道“我就知道!”

    洗漱后红枣如常养玉如常睡着,只今天谢尚摇醒了红枣。

    “红枣,”谢尚严肃道“你明儿养玉只睡下来养就好了。不然,我出了门,丫头们若有个恍神,不能及时替你盖好被子,你可就要受凉了!”

    红枣想起连月来都是谢尚夜里给她盖被子颇为感激,赶紧点头答应“大爷说的是,我明儿一准躺下来盖好被子后再养玉,这样就不用担心着凉了。”

    明明主意就是谢尚出的,但听红枣如此说却嘲笑道“你就不能出息点?不要睡着?”

    红枣忍不住笑道“这个难度有点大,而我还小,就先就不挑战了吧!”

    谢尚……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