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0章 为你好的人2
    送走了那些亲戚,了却了一桩心事的晏母姜淑芬约了牌搭子打麻将去了, 晏父晏延军还没到退休的年纪, 在吃完午饭后, 就往单位赶,家里很快, 就只剩下晏褚一个了。

    这样也好,让他能够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他来的时间不凑巧, 原本他以为系统会让他回到原身的童年, 可是主神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现在的他所处的时间点正巧是原身和女友刚刚分手, 父母以及身边的长辈,想要撮合他和他上辈子的妻子的关键节点。

    现在, 原身和女友分手了, 对方已经伤心的回到了她自己的城市,而再过一个礼拜,原身会和他上辈子的妻子相亲, 并且在相亲结束的第三个月,和对方领证结婚。

    但既然他来了,自然不会就这样照着他们的安排生活。

    因为原身的要求,他自然不会去打扰那个无辜受伤的女孩的生活, 按照原身的记忆,在这段情伤疗愈后, 那个叫小雪的女孩遇到了一个真心喜欢他, 同时父母开明慈和的男友, 并且在交往两年后结婚,婚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夫妻感情直到原身去世,依旧恩爱如初。

    晏褚也不想自己的到来,阴差阳错更改对方的人生,因此不接近,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原身未来的妻子,原身对她没有感情,和她在一起,也只是因为家人的要求,恐怕在结婚后,那个婚前痴痴迷恋原身样貌的女孩就后悔了,只是小地方,即便时代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对于离婚,还是颇有微词的,也正是如此,那个女孩在知道自己嫁了一具行尸走肉后,还是咬牙忍了下来,直到后来愚昧的公婆伤了她的女儿,触了她的逆鳞,才选择破釜沉舟,和原身离婚。

    在和原身离婚后,她就没有再婚,因为小时候的那杯符水破坏了孩子的身体,导致孩子从小小病不断,时时刻刻都需要人精心照料着,原身的妻子,根本就没有再婚的心思。

    好在原身还是有点良心呢,知道尽量省钱寄赡养费回去,前妻的家庭条件,也算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因此在离婚后,前妻的日子,也不算特别难过,至少在经济上,并没有特别为难的地方。

    但对于那个女孩而言,喜欢上原身,恐怕也是她做下的最错误的决定。

    重来一次,晏褚决定像原身希望的那样,让他的前妻,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拥有新的人生。

    所以说,他现在所处的时机,说不上好与不好的,可至少能够将时间停止在最大的悲剧发生之前,晏褚决定,就在这一个礼拜内,先让晏家的父母尝点小教训。

    “你说现在的孩子啊,真是没有咱们年轻时候懂事,我们年轻那会儿,找对象还不是得父母双方同意的,哪有不经过父母允许,偷偷就谈上的,没廉耻,不本分,好在咱们家都是儿子,要是出了这么一个女儿,我都得羞死。”

    晏家今天格外热闹,七大姑八大姨难得都到齐了,就差晏褚这个主人公了。

    “谁说不是呢,你说那女孩子怎么好意思跟着我们家阿褚到我们这儿来,她得多不要脸啊,也不知道家里爸妈怎么教的,我听阿褚说,那女孩父母好像离婚了,她跟着她爸,你们看看,这女孩子没妈教就是不行,都不知道本分两字怎么写,就算她工作再好,家里条件再好,我都不想我儿子和这样的姑娘在一块,更别提她那工作还有家庭背景,统统拿不出手了。”

    一群女人围在茶几前,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议论,家里的地板上被吐了不少瓜子皮,看上去有些脏乱。

    “老晏啊,你这个儿子听话,不像我家那个,怎么劝他都不肯回来,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迷住了眼了,你说咱们生个儿子,不就是为了养老吗,他都不愿意回来,以后我有个病痛的,还能照顾到?我真没你有福气啊。”

    晏大姑父对着晏延军说道,他手里拿着跟烟,一群男人坐在餐厅的位置,吞云吐雾。

    “嘿,这孩子也就听话这点拿得出手了。”

    晏延军也有些自得,家里这群亲戚,哪个有他儿子懂事,知道爹妈说的都是对的,即便会发脾气,可是到最后还是能把这些话听进去,除了他儿子,一个都没有。

    “淑芬等会儿阿褚就下班回来了,你赶紧做饭烧菜,大姐小妹小弟,还有孩子他小姨,你们等会都留我家吃饭,这些天,也多亏你们帮着给那孩子讲道理,不然他那轱辘,恐怕没有那么快转过轴来。”

    晏延军对着亲戚们感谢着说道,晏家这习惯就是这样,碰到点事了,家里的所有亲戚统统出马,面对这么多人劝说,谁也僵持不住啊。

    之前原身的小姨和小姨夫闹离婚,就是被他们这些亲戚给劝好的,现在日子过得美美的,他小姨夫虽然还有喝醉酒动动手的习惯,可打人的频率还有力道不也减少了吗,说明劝解还是有效果的,大家自然对这良好的习惯表示支持,一点都不觉得,那么多人掺和一个小家庭的事,是多么不可理喻的。

    在场的,除了原身的小姨没什么笑的表情,其他人都高兴的跟过年一样,他们帮上了亲戚,这样伟大的善举,难道不值得庆贺吗。

    “我早知道了,买了一堆你们男人喜欢的下酒的熟食,到时候我再炒几个菜,大伙儿难得聚一块,好好敞开了吃。”

    姜淑芬热情的拉过几个姑姐姑妹,不吝啬的显示自己这个弟媳妇/嫂子对她们的亲近。

    “好,今天咱们就好好喝上一杯。”

    晏小姨夫最爱喝酒了,一听喝个痛快,就有些忍不住,恨得不现在就拿着杯子干起来。

    看到丈夫这个模样,晏小姨的瞳孔缩小了一圈,不着痕迹的,往沙发的角落挤了挤,一点都没有参与到亲戚中间狂欢的意思。

    “对了他大姑,之前你说的那个局长家的闺女,怎么样了,人家有没有和咱们家阿褚见上一面的意思?”

    姜淑芬虽然是主人,可一群亲戚亲近惯了,晏大姑和小姑并没有仗着客人的身份,就心安理得享受姜淑芳的伺候了,加上她们俩都是闲不住的,也想趁着在厨房做菜的功夫,和姜淑芬好好说说这个大侄子的事。

    “我这大侄子什么品貌,还有人家嫌弃的份?”

    晏大姑对这个侄子,是真心的好,这种好比起自己的亲儿子,都没什么差别了。

    她的想法还是那种老式陈旧的观念,认为娘家弟弟和侄子才是她在夫家的依靠,因此从出嫁后,但凡娘家有什么事,她都是冲在第一个的,小到原身出生后的第一块尿不湿,大到他大学的电脑手机零花钱,哪个看不到这个大姑姑的影子。

    同理晏小姑也是如此,只是她家的条件比不上晏大姑,在补贴侄子上,稍微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们是不知道啊,局长家那姑娘,看到咱们阿褚的照片,眼睛都亮了,想来心里啊,是特别满意的。”

    晏大姑笑成了一朵灿烂的大菊花,想着侄子给她挣得脸,就觉得面上有光,毕竟也不是哪个后生,都能够轻易靠脸就迷住局长家的姑娘的。

    “这么说来,这事就能定下了?咱们选个时间让阿褚和那姑娘见见?”姜淑芬有些激动,不说女孩本身模样性格怎么样,光是她的出生,以及她的工作,姜淑芬就能给她打九分了。

    她自认为是个过来人,找对象看脸蛋看性格都是虚的,不然怎么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呢,他们年轻人冲动不懂事,只知道情情爱爱的,可等激情过去了,面对柴米油盐,没有经济基础的小两口,能够过下去吗?

    所以从一开始,姜淑芬就希望儿子能够找一个家庭条件殷实的,能够对他的前途有帮助的,这样的女孩,才是她心目中完美的儿媳妇的人选。

    她相信,就算儿子现在不理解,将来也会明白她的良苦用心的。

    “你不问问阿褚那孩子的意见?”

    晏大姑这话倒不是说她知道尊重体谅小辈,而是她不想大侄子不情愿,到时候闹得难看,得罪了局长一家,虽然她觉得,按照侄子的脾气,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小孩子家家的,这种事,不是咱们当爹妈的说了算?”姜淑芳觉得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听自己的,因此对于大姑姐的担忧,并不放在心上。

    “你要是不放心,到时候吃饭了我和他说,这孩子要是不听话,你们也帮我劝劝他。”

    姜淑芬这算是妥协了,看着大姑姐脸上的笑意,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大姑,那姑娘身段怎么样啊,能不能生儿子啊?”

    “你放心,我看了,那姑娘屁股大,是个生儿子的模样,再说了,大不了到时候生了女儿,让她辞职再生一个呗,反正有了孩子女人就该照顾家里的。”

    晏大姑和姜淑芬不一样,选媳妇,她只看家世至于那个姑娘什么工作,她一点都不在意,在她看来,如果姑娘家条件好,能够给姑娘足够的补贴,那儿媳妇还不如干脆就别工作呢,专心顾着小家,照顾他儿子,才是最好的。

    “那可是老师啊,这多可惜啊。”

    姜淑芬就记挂着教师这个说出去受人尊重的工作,因此有些不乐意。

    “你说你,这不是还没生吗,你倒是先愁上了。”晏大姑和晏小姑朝姜淑芬打趣,三个女人,笑成了一团。

    “你怎么不去给大姐帮忙?”

    晏小姨夫在和晏家男人们插科打诨中抽出点空隙来,对着那个闷葫芦似得妻子小声叱骂道。

    这个女人,是越来越没意思了,要不是她大姐嫁的男人家里有点能耐,他压根就不想和这种无趣的女人过日子。可谁让他的小作坊还得晏褚他大姑父给些单子接济呢,这边的关系,他根本就没法断。

    “没意思,她们说话,我也插不上。”

    晏小姨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说道。

    “接不上你不能想办法接啊,那是你亲姐,你怎么这么蠢呢。”晏小姨夫都想揪起这个女人的耳朵,好好问问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毛病了,她觉得自己这副清高的模样很能吗?他呸,这死鱼相除了让他觉得恶心,觉得她笨,没有其他的感觉。

    他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木头呢?

    晏小姨夫暗暗扯了一把妻子:“赶紧过去帮忙,不求你搭话,至少别闲着,没瞧见人家两个姑姑都在厨房帮忙呢,你啊,多想想咱们儿子,以后保不准还得靠着你大姐这边的亲戚呢。”

    晏大姑夫是自己开公司的,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家,晏小姑夫没大姑父厉害,但也是副科级的干部,这两个无论哪个,他都得好好巴结,可不能让这个没眼色的女人,坏了他的好事。

    “哦。”

    晏小姨木木的朝厨房走去,然后在姜淑芬的视线下,拿起了一旁还没处理的鲳鱼,清洗起来。

    “你这些日子没和宋波置气吧?咱们爹妈去的早,你是我亲妹子,也像是我亲闺女,大姐是不会害你的,你想想宋哲才多大啊,你们要是离婚了,对宋哲将来的婚事都有影响,夫妻嘛,磕磕绊绊是正常的,等将来宋波年纪再大些,他就知道珍惜你了,现在你就当为孩子再熬几年,等孩子大了,结婚了,你也就熬出头了。”

    姜淑芬看着妹妹没什么生气的样子,就知道这些天他们夫妻俩又闹了,那宋波也是,上次刚刚被他们教育了一通,怎么就没学好呢。

    “你放心,到时候我让你姐夫好好说说宋波,让他改改他那个喝酒就打人的毛病。”

    姜淑芬安慰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她只能同情妹妹遇人不淑,可都结婚了,还有了孩子,哪能说离就离啊,真离婚了,妹妹的日子没准还更苦些。

    “就是啊淑娟,到时候我让我们家富贵也说说你家宋波,保准不让他再欺负你。”

    晏大姑也在一旁帮腔,大家都是实在亲戚,她这个热心人,也不愿意见到一对夫妻分离啊,再说了,这不还有孩子吗,为了孩子好,这婚,也不能离啊。

    三个女人七嘴八舌的安慰,她们都觉得自己的出发点是为了晏小姨好,却没看见对方的神情,越发的苦涩迷茫了。

    “阿褚回来了,怎么样,刚工作一段时间还适应吧,你们领导可是我以前的小学同学,前不久我们还一起吃过饭,我嘱托他好好照应你,在新环境里,应该没有人找你麻烦,给你小鞋穿吧。”

    晏小姑夫也是体制内的,认识晏褚的领导并不奇怪,他这话一出,厨房里的晏小姑先得到了嫂子和大姐两个感激的眼神,这也让在钱财上给不了哥哥多少助力的晏小姑,有些飘飘然。

    “我们家俊生啊,也就这点本事,不过他人脉广,想来以后阿褚也不会凭白被同事上司欺负。”晏小姑对着嫂子打包票,要为晏褚这个侄儿保驾护航。

    “我们阿褚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就是能有你们这两个姑姑啊。”姜淑芳感动的眼泪汪汪的,觉得有这样两个热情厚道的姑子,也是她的福气。

    “我辞职了。”

    晏褚在玄关处拖鞋,因为今天家里来的客人多,放在鞋柜里的那些拖鞋,一双都没给他剩下,脱完鞋后,他只能赤着脚走到屋子里。

    “你说什么,辞职!你再说一遍!”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在场的所有人,都当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那可是公务员啊,铁饭碗,多少人挤破头都挤不进去的,说辞,就给辞了?

    晏延军的血压当即就冲上来了,面红耳赤的,喘着粗气,上来就要揍这个儿子。

    “说笑呢这是?阿褚,快和你爸道歉,有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的吗?”晏大姑夫拦住了晏延军,对着这个妻侄教训道。

    “我是真的辞了,本来公务员的工作,就不是我想做的,你们不是都为我着想吗,那就让我去做我喜欢做的事吧。”

    晏褚的表情很正经,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你是疯了吧!”

    姜淑芬拽着两把青菜就出来了,浑身哆嗦着,看着这个曾经让他无比满意的儿子。

    他这是想做什么?因为那个女人,他想要气死她这个母亲吗?

    “阿褚,快和你爸妈道歉,然后赶紧和你领导把你的辞职报告给拿回来。”晏小姑夫严肃的看着这个侄子,然后紧张的掏出手机:“你领导姓金是吧,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把那份辞职报告给截下来。”

    “对对对,他小姑夫,全靠你了,这孩子脑子糊涂了,咱们当大人的,不能跟着他一起糊涂。”

    晏延军和姜淑芬听到晏小姑夫的话,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当即就打起了几分精神。

    “没用的,我几天前就将辞职报告送上去了,现在任免机关已经审批通过,明后天,通知也该下来了。”

    在没有确定之前,晏褚怎么会告诉这些人呢,现在辞职报告已经通过了任免机关的审批,不是晏小姑夫这样级别的人,能够撤回的。

    “你疯了吧你!”

    姜淑芬捂着胸口,看着这个无比陌生的儿子,有一种昏厥的冲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