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零二章 恋爱游戏(十五)
    江盏嘴里发出一声冷嗤,“说完了?”

    看到他冷冰冰的眼睛,美容店老板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但她还是没有供出自己的师傅,眼神闪烁道:“真的跟我没关系,你放了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愿意所有钱捐给慈善机构……”

    “大师,你不要相信她,”钟思思怨恨的看着美容店老板,“这个人根本就是和掳走我孩子的人是一伙的,她一看到就认出了我的身份,一定是当初杀害我的凶手之一,绝不能放她走!”

    江盏半垂下眼眸,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淡淡的看着美容店老板,“既然说完了,那便去下面赎罪吧。”

    说罢,手一挥,一张五雷符直接落到了美容店老板的头顶,轰隆隆雷声扑面而来。

    美容店老板当即就蒙了,没想到江盏竟然真的要动手杀她,方才的侥幸,都化作了害怕。

    “大师!我说!你别杀我!我说!养小鬼的是我师傅,只要你饶了我!我可以带你去找他!”

    江盏没有理会她,五雷符照旧落在了美容店老板的头上!只几下就将人劈成了干尸。

    温茶这一刻才意识到,为什么游戏里要说江盏做事随心所欲。

    说杀就杀,绝不手软,这还不是随心所欲啊?

    美容店老板死后,江盏抬手抽出她的灵魂,嘴巴里念了几句咒语,直接搜了她的魂,把想要的信息提取出来。

    美容店老板浑浑噩噩的往酆都鬼域方向飘去,目光飘忽不定,再没了之前的清明。

    “我搜了她的魂,她在地府赎罪后,就算是投胎,接下来的三世,也都是痴儿。”

    所谓的痴儿,就是傻子。

    温茶心里卧槽一声,“得罪过你的人,都是这个下场啊?”

    江盏“哼”一声,“你想试试?”

    “我不想我不想!”温茶心道,鬼才要试试,她又不是傻。

    江盏搜索到的信息也不多,仅知道美容店老板有个师傅,是个上了年纪的老道,住在城中村,每月都会来送一次心愿符。

    美容店老板名义上是他的徒弟,实际上就是个下属,那老道除了美容店老板,手下还有不少弟子,这些人同流合污,已经靠贩卖心愿符,挣了不少钱。

    城中村离这儿有点距离,江盏看了看已经过了凌晨三点的天气,决定把温茶送回去休息。

    温茶摩挲了一下两只脚,“你要明天去收拾那个人吗?”

    江盏看了一眼天气,“你觉得他不该死?”

    温茶瞪着眼睛,“当然该死了。”

    江盏垂下眼睛看着她,“那你知道心愿符为什么能许愿吗?”

    温茶想了想,说:“因为小鬼的怨气,怨气可以杀人,也可以求财?”

    江盏带着她走出美容店,“因为因果。”

    温茶:???

    江盏:“听过‘此消彼长’这个成语么?”

    “老道要用心愿符挣钱,心愿符需要用到的是小鬼的怨气,时间一长,小鬼就会因为消耗过度,反噬其身,想要咬死他逃走,这时候,老道就要想办法给小鬼好处,以此来掌控小鬼。”

    而小鬼得到的好处,自然是——

    “从购买心愿符的人身上得来。”

    “所谓因果就是这样,”江盏讥讽道:“小鬼靠吸收购买心愿符的人身上的生气当报酬,老道则靠小鬼绘制心愿符,买心愿符的人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供奉小鬼的一份子,和小鬼牵扯上关系。”

    温茶头皮一麻,“所以,那些买了心愿符的人,即便是实现了愿望,也会付出代价?”

    江盏嘴角一勾,“知道这件事,你不是应该高兴吗?想害你的人,最终也会自食恶果。”

    温茶只觉得后背发凉,“会死人吗?”

    “这得看购买心愿符的数量,”江盏道:“一个心愿符只能实现一个愿望,有的人求财,有的人求缘,有的想害命,有的想全部都要,购买心愿符的数量越多,愿望实现的难度越大,小鬼需要的生者之气也就越多,不加节制的人,最差的结果,不过是被吸成干尸。”

    温茶想到那个场景,又想嘤嘤嘤了。

    “那因果关系可以单方面解除吗?”

    “可以,”江盏道:“不过还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什么?”

    “一半的寿命。”

    …………

    回到寝室,温茶挣脱江盏的怀抱,迫不及待奔向自己的被窝。

    江盏站在一旁看着她,等她躺在枕头上,才让她召唤自己回去。

    温茶把他放回去之后,又藏在被子里,跟他说了几句话,闭着眼睛静静的睡了过去。

    江盏站在樱花树下,默默的看了她许久,转过身去了就近的一栋高楼。

    游戏世界依然是白天,旬玉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衣服下快要崩坏的皮肤,一向微笑着的脸上,带着冷冷的阴郁。

    良久他放下衣服,若无其事回到客厅里,拍了两张笑容灿烂的照片,发到了社交空间里,无数粉丝涌上来赞美。

    他点开通讯录,看着屏幕上关于明茶的联系方式,动了动手指。

    “我劝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旬玉猛然回过头,身穿白衣的年轻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一脸讥讽的看着他。

    旬玉心头一跳,差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江大师,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落地窗的窗帘被拉开了,阳光分成无数缕刺目的丝线,笼罩在江盏身上,旬玉眼睛闪了闪,微笑道:“江大师来之前,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突然到访,让我措手不及。”

    江盏看向他的目光里夹杂着淡淡的厌色,“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不要动不该动的人。”

    旬玉瞳孔一缩,“江大师说的是明茶?”

    江盏冷眼盯住他,旬玉扬起眼睛一笑,像是没有听懂他的画外音,“明茶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跟她相处让人感觉很舒服,想必她也很喜欢交朋友,江大擅自来找我,跟她说了吗?”

    “说与不说,她都不是你能接触的人。”

    “江大师真是武断,”旬玉摇摇头,故作担忧的叹了口气,“我还帮助过明茶,她要是知道江大师在背后帮她做决定,一定会伤心的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