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五章客栈
    我在古代养媳妇正文卷第七百一十五章客栈街道上很是安静,偶尔有人爬到梯子上从墙头露出半截身子,谨慎的四处打量着,尤其是传学他们乘坐的马车经过,好多人家院墙上纷纷露出三两个人头,一看是张家的马车,倒是松了一口气。

    巩泰安揉了揉脸:“都是这事闹腾的!”

    传学掀开窗帘,仔细打量着周围的街道,心里惴惴不安,兆丰县的事就像一根刺狠狠卡在他的喉咙处,取又取不下来,咽又咽不进去,稍微动一动,变扎的更深更狠!

    “这事还要靠我们自己,兆丰县只能让官府去头疼了!”传学沉默了半晌,这才开口道。

    巩泰安懂传学的意思,略微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咱们管理好商会就行,兆丰县的流民如果跑过来,巡城御史大人总不会袖手旁观,再说咱们祁南县离着荣桂县近,也就两三天的路程,这事闹的这般大,官家没时间管理,地下的大臣总不能装聋作哑,我看只要不让这些流民破了城门冲进来,咱们祁南县还是安全的!”

    传学也是这样的想的,遂认同的点了点头:“不过咱们还是小心为上,最近家里都看着点!”

    巩泰安一拍大腿,庆幸的道:“幸好我这亲家来了,我这忙东忙西的,家里都是女眷,真有个什么事连个拿定主意的人都没有,如今他在府里养伤,好歹有个事能照应着些,我这心里也踏实!”

    正说着,街上突然出现好几辆马车,堵在几个酒楼门口,七嘴八舌的大喊大叫起来。

    期间还夹杂着女人和儿童的哭泣声。

    “常忍,把马车停下来!”传学开口道,头伸出窗外,看着混乱的一伙人,明显这些人是刚进了城的,堵在云腾酒楼门口,明显是为了住宿!

    巩泰安看了一眼道:“遭了,这些酒楼怕惹事都关门了,这些逃难过来的人,他们只怕没有地方住了,暂时县令大人无法安排他们,恐怕还要咱们从中调和才行!”

    罗常忍拉紧手里的缰绳,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我们该去哪?孩子一天没吃东西了?为什么都关门了,咱们又不是不给他们银子,这天眼看就要黑了,总不能让大家睡在大街上吧?”一个中年妇女哭哭啼啼的道,她怀里七八岁的闺女脸色苍白,眼里全是慌乱惊恐,只怕兆丰县发生的事让孩子受了惊!

    “哎吆客官,我们也是没办法,不是小的不开门,如今城里什么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这个时候谁敢出家门?我们酒楼采买的小厮都撒腿跑了一个干净,就小人因为无家可归,掌柜的才让小人住在后院的柴房里,如今看着酒楼。再说你们就是进了酒楼,一没热水,二没口粮,还不如想办法去找找县令大人,好歹给你们挪个地!”小二嘴巴利索的道,他也是看这么多孩子在,起了侧影之心,好心的提醒他们一句,当然也是怕这伙人不管不顾,冲进酒楼就遭了!

    “我们在衙门口等了足足一个时辰,连县令大人的面都没见上,你就让我们进去吧,好歹歇歇脚,我们给你们付双倍的银子!”一个挺着啤酒肚,挺有福相的中年男子扯着嗓子不满的道。

    “哎吆,我的爷,整条街道,所有的店铺都关了门,小人把你们放进来,一会出了事,小人只能以命相陪啊,你们就去别处看看吧!”小二说什么也不愿意放这些人进去,在他看来,掌柜的让他留下,可不就是看着点酒楼,如今别家店铺没出事,要是让这伙人闯进去,掌柜知道了还不拔了他的皮,他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清闲工钱多的活计,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让我们进去吧,求求你,我家小姐快要中暑了,我们马车上一点水都没有了!”一个丫鬟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小二砰砰砰磕了两个头。

    在抬起头,额头青紫一片,传学侧头老向那个小丫鬟身后的一个小姑娘,脸色如纸片一样白,怕是晒的,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紧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晕倒,小腿轻微的抖动着。

    才岁的小姑娘,看这样子只怕没有家人跟过来,怕就是那个小丫鬟口中的小姐!

    此情此景吓得小二频频后腿,双手赶紧摇摆起来:“别别别,你们就不要逼小人了,我也是没有办法!”

    “这样到底不是个办法?”巩泰安对着传学耳朵道。

    传学点点头,缓缓走了过去亲自扶起小丫鬟,这才转身对着小二道:“把门打开,先让他们进去,在去请你们掌柜过来,就说我说的,所有客栈都出来开门营业!”

    小二不认识传学,罗常忍站出来,大眼瞪着小二道:“还不快去,我家老爷是商会的张老板!”

    小二一听,看了一眼几人身后的马车,果然有着张家的标记,赶紧低头道:“张老爷,小人这就去!”

    他别的不清楚,但祁南县的张家和戴家还是知道的,就连他们背后的新东家,也是巴结着这两家的。

    传学点点头对着罗常忍道:“你去,通知其他客栈,然后让他们去一趟工会!”

    “是,老爷!”罗常忍躬身退下,脚步匆匆的走了。

    围观的众人傻傻看着传学,不知道传学是哪个大官,怎么他们在门口纠缠了半天,又哭又闹,使了所有能使的招数都没让小二松口,谁想这个人一句话,云腾酒楼的店门竟然就真的打开了。

    咳咳,有一个刚才那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假装咳嗽两声,看着传学道:“在下尹恩正,感谢兄台…”

    话还没说完,就被巩泰安打断了,这个时候,还不赶紧进去,瞎逼逼个锤子:“愣着干什么,你们还不赶紧进去,自己先挑房,一会人来齐了在挨个收你们的银子,都安安静静的别闹腾,要是谁瞎吼吼,趁早滚蛋!”

    不是巩泰安严厉,而是现在这个时候,谁有闲心管他们,城外如今乱哄哄的,这些人竟然进了县城,总不能让遛大街,但刚才小二确实说的是实话,县里所有商铺都关了门,如今为了他们,传学让客栈又重新开了门,这其中本就单着风险!

    尹恩正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心想张口骂几句,但想到这不是他们兆丰县,只好乖乖闭上了嘴巴,到底形势比人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