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7章 认错
    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正文卷第1227章认错第1227章

    “你是谁?”

    乐儿眼睛一眯望了过去。

    这一望不要紧,她整个人瞬间愣在那里。

    这人好眼熟,好像是在哪儿见过?

    她皱眉冥思苦想一会儿终于眼前一亮。

    “你不是那天……”

    “什么这天那天的,你这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

    不等乐儿说话位公子爷又是一顿排旋。

    “这皇宫校场岂是你该来的地方?”

    “还不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乐儿:“……”

    她气得脸颊渐渐泛红。

    眼眸也早已从波光粼粼变成了波澜壮阔,藏在袖子里的双手也早已狠狠握成拳头。

    从小到大,满宫上下哪一个不是众星捧月一样供着她?

    就连父皇都从未说过一句重话。

    母后更不必提,纵然嘴上埋怨可都是打心眼儿里心疼她。

    如今倒好。

    她居然被一个不知哪儿来的毛头小子给训了。

    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乐儿像是一只快要发怒的小狮子,随时可能狂风骤雨暴跳起来咬人。

    场上的气氛一片沉寂。

    时将军一时没反应过来暂且不说。

    其余的,包括赵启辰在内的所有人,全都用一种’你要倒霉了’、‘我很同情你’的眼神看着那位公子爷。

    赵启珩和赵启晔两兄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哼哼!你小子可以啊,我妹妹连我们都不敢惹,你居然敢训她,我们倒要看看你小子今儿是怎么死的!’

    赵启辰表面上面无表情,实则心里在不停纠结着:

    待会儿要是闹起来,究竟应该先帮乐儿收拾这臭小子。

    还是应该替这臭小子说说好话别让他的结局太惨?

    两个看起来都是不好惹的。

    啧啧!该帮谁呢?!

    气氛正僵持着,时将军忽然有了反应。

    他一把拉过那位公子爷,脚步僵硬地快速走到乐儿面前。

    “公主殿下请息怒!”

    “犬子刚随微臣从西南回来,不识公主身份唐突了公主”

    “还请公主看在老夫的面子上,大人有大量不与犬子计较!”

    他的心情很复杂,也很恐慌。

    皇宫上下乃至满朝文武,谁人不知四公主是皇上的心头肉。

    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连皇后娘娘都没能插得下手管教。

    何况是别人?那更是一个不字儿都不敢说!

    这位小祖宗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月亮,皇上怕也会即刻叫人摘去。

    如今……儿子这般语,怕是……

    时将军越想心里越凉。

    大正月里急得后背的里衣都汗湿了。

    乐儿这厢闻得此,心里的轩然大波戛然而止,小丫头一脸震惊。

    “他是你儿子?”

    时将军赶紧点头应是。

    忽然又一转头狠狠踢了那公子爷一脚,骂道。

    “蠢货,还不快给公主殿下道歉!”

    时少翎有些懵。

    “他……是公主?”

    时将军气得胡子都颤抖起来,虎着脸训斥。

    “她不是公主难道你是啊!没见过世面的蠢东西!还不快跪下!”

    说着一脚踹在儿子屁股上。

    时少翎猝不及防,屁股一痛狼狈跪下,心里却是不服。

    ‘哼!不过是公主,不过是仗着身份地位而已’

    ‘去掉这些,她还有什么?’

    不过……

    好汉不吃眼前亏!

    跪下就跪下,反正以后大家有的是时间。

    他总有机会扳回这一局,叫那疯丫头片子也好好丢丢人!

    “还不快赔礼道歉!!”

    时将军又踹了他一脚。

    也没下死力,并不很疼,只是很丢人罢了。

    不过时少翎也是个能忍的人。

    当即状似恭敬给乐儿赔礼道歉。

    “公主殿下请息怒,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公主!”

    “还请公主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小人!”

    乐儿也不说话,就一直看着他。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人和那天在赌坊里见的那个,当真是同一个人吗?

    那样嚣张骄傲的人原来也有这么怂的时候。

    哈哈,好玩儿!

    她胸怀一向开朗,也并非得理不饶人钻牛角尖儿的人。

    再加上那天头一次见面的好印象。

    乐儿憋在胸中的闷气竟消散了大半。

    她大大方方一挥手。

    “罢了!”

    “父皇常教导我,不知者不罪,得饶人处且饶人!”

    “今儿本公主就饶你一回吧!”

    “不过……”

    她大大的凤眼一眯,语气满是调侃。

    “要是再有下一回!”

    “本公主的鞭子可不饶你!”

    说着拿出手里的小金鞭子得意地挥舞了几下。

    时少翎心里简直极尽鄙夷暗暗嘲讽。

    ‘哼!’

    ‘不过会使两下鞭子,仗着身份别人不敢还手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有真才实学呢!’

    ‘可笑!’

    心里这么想,面上可不敢再得罪。

    他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多谢公主恕罪!”

    “起来吧!”

    乐儿慵懒地摆摆手。

    时少翎道谢起身。

    乐儿就转身对时将军道。

    “宜昭不懂事,让将军费心了!”

    这就是个晚辈礼了。

    她做为公主,面对哥哥们的老师也该行个晚辈礼。

    时将军有些受宠若惊。

    “公主实在客气,微臣不敢当!”

    乐儿笑了笑。

    “将军不必多!横竖我来也不过凑凑热闹!”

    “哥哥们都在习武!”

    “我一来你们也耽误了半日了!”

    “我还是先行离开吧!”

    “将军请继续!”

    说完又转身对赵启辰他们道。

    “哥哥,我就先走了!”

    赵启辰看着如此懂事的妹妹,心里大为感慨。

    ‘哎,谁说妹妹不懂事来着?’

    ‘瞧瞧,我们乐儿冰雪聪明又伶俐,任凭谁也比不上!’

    当即笑意盈盈地应道。

    “好!”

    “路上慢点儿!赶紧回去别让母后担心!”

    乐儿娇嗔道。

    “好了哥哥我知道了!”

    说完就带着人快步离开。

    ……校场里。

    几位皇子继续刚才的扎马步练习,一直到中午放散。

    下午要去念书,自然不必再来。

    时将军也算下了值。

    留在宫里也没什么事儿,就带着儿子回家去了。

    到了家用过午膳。

    他立刻把儿子叫到了书房里。

    “跪下!”

    时少翎心里那个郁闷。

    “父亲,又怎么了?今上午儿子当着众人不是已经跪过了吗?”

    “儿子又犯什么错?!”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