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5章:主副分工
    王徵不愿意因为一个女人而惹恼太子,被迫就此退教,哪怕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小妾也不行。

    但是他也很想见识一下太子言之凿凿的那款无须畜力便能前行的神奇机械,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何取舍,王徵完全想不出头绪,看上去最为妥善,而且能让太子满意的选择便是维持现状了。

    一旦自己这样做又势必会遭到诸多同友的非议与指责,背负骂名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王徵也无可奈何。

    最后只得提前告退,免得呆在这里让自己更加尴尬与窘迫,没想到老了却摊上这么一桩甩都甩不掉的棘手之事。

    见到老王头灰溜溜地走远了,幺鸡才冷哼一声,转而和缓地对方以智说:“近期报纸做得有声有色,不知方主编在报馆工作可否满意?”

    《京师日报》耀世而出便技惊四座,发行量屡攀新高,订阅量也是猛增,包年订阅业已超过七千份。

    虽然发行还不到半个月,可是从板块到内容,乃至硬广与软文,《京师日报》做地都是有条不紊,十分妥当,也没有出现太大的瑕疵。

    这让某太子非常满意,巩永固自不用说,方以智作为主编是功不可没的,刊载的内容主要由他来审核,所以这个职务容不得半天差错。

    听到太子问及自己的事情,方以智恭敬地施礼之后才说:“启禀殿下,草珉很是满意,公主与驸马待臣犹如上宾,报馆同仁亦齐心协力,草珉作为主编,将推行政令、公告事务、通知百姓视为己任,深感责任重大,然初涉此道,经验皆无,草珉才学浅薄,不周之处,还望殿下海涵!”

    方以智从最初的好奇才答应巩永固,到如今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活计,要不是驸马爷说今日须前来觐见,他都不会离开报馆半步。

    幺鸡闻言轻轻地点点头,又问到这货未来的计划:“方主编莫要妄自菲薄,本宫早已对方主编的才华有所耳闻,姑父请你来做主编,堪称慧眼识英才。本宫听闻方主编此次来京欲要赶考,不过最终主动放弃了,不知今后如何打算?”

    让学识渊博、涉猎广泛的方以智当主编,《京师日报》的内容质量就有保障了,甚至比自己姑父亲自督阵还要让人放心……

    方以智不知太子如此发问,是另有任用,还是对目前的情况还算满意,只得小心翼翼地说:“启禀殿下,草珉自认为走上仕途抑或力所不逮,性格愚钝又难以与同僚们和善相处。若是殿下不弃,草珉愿继续担任主编一职。”

    比起尔虞我诈的官场,还是在报馆当老大自在呀。

    巩永固虽然贵为驸马,但与自己是好友,凡是都可以商量着来。

    乐安公主更是热情好客,还要给他介绍个大家闺秀,免得形单影只,令他受宠若惊。

    巩永固是个挂了个头衔,报馆的具体事情都有方以智来负责,是掌握实权的,这才是他最为看重的。

    幺鸡觉得如果驸马给人家开出的条件足够丰厚的话,这货说不定会干一辈子主编:“这便好,如今方主编已经立业,也该到了成家的时候了。姑父,有时间帮方主编选一处上好的宅院,本宫那里有很多,尽管挑便是了,算作本宫给方主编的见面礼。”

    要拴住这货给自己一家打工,首先就是要投其所好,先送宅子,后送妹子,再让妹子生个孩子,他爹方孔炤若是闻讯,老头高兴后一发话,他就再也甭想挪窝了。

    “这……怎还使得?”

    方以智可是知道京城的宅院的价格,太子出手未免太过阔绰了。

    “此乃本宫一份心意,方主编勿要推脱了!”

    凡是努力干活的人员,幺鸡都会予以嘉奖,连厂卫那边都是五十两起步。

    “方主编还不谢过殿下?”

    巩永固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听了这么半天,他就这时候还算是能插句话。

    “……草珉叩谢殿下圣恩!”

    方以智知道推脱不过去,只得跪地施礼了,收了太子的礼物,再想退回去就不可能了。

    “平身吧,姑父也顺便给薄爱卿选一套,遣人收拾妥当,薄爱卿母亲不日抵京,也好让老人家可以直接入住。”

    用他母亲的由头来绑定这货,薄珏就再也无法拒绝了,好在这货正惦记着另外一件事,貌似走神了……

    “敬请殿下宽心,臣定当办妥此事!”

    巩永固知道方以智的背景,令尊可是湖广巡抚,薄珏的家室还不曾了解,但一定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否则太子不会亲自叮嘱自己,巩永固从未见过太子关心过旁人的家事。

    “殿下,熊人霖来了!”

    “宣!”

    让薄珏担任项目经理可以,但与外人沟通,这货就明显不行了,还要给他找个懂得人际往来的帮手,那就是熊人霖,现任正五品的工部郎中,工作正好对口。

    “臣熊熊人霖……”

    “免礼!赐座!”

    幺鸡摆摆手就免去了一堆冗繁的礼仪,然后将让他前来觐见的目的简短接说,只是几句话便听得对方全神贯注,热血沸腾。

    “臣承蒙殿下赏识,愿肝脑涂地,赴任科学院,管理飞艇项目,若有纰漏,唯臣是问!”

    熊人霖懂得天文又精于地理,又知晓做官之道,是难得的复合型人才,与张总工程师相类似,这种人在朝廷里也是屈指可数,调他过来的原因便是如此。

    “这便好,爱卿无须多虑,具体事务由薄珏来负责,本宫已将飞艇的建造手册赐予薄珏,爱卿只需从中筹划物料与人手即可。料想宋院长亦将抵京,届时再好好筹划一番。”

    对外沟通与筹备,以熊人霖为主,薄珏次之,单看飞艇项目,二者的权力便颠倒过来,薄珏的动手能力远超熊人霖,工匠若是不懂,他可亲自上阵,所以能够专门负责建造飞艇。

    见到众人均露困惑之色,幺鸡便解释道:“宋院长便是宋应星,本宫打算让其担任科学院的院长,不知诸位可否服气?”

    “服气!服气!”

    提起宋应星就没人敢不服,因为其着作《天工开物》在甩锅十年,也就是前年已经出版了,但凡是对科技感兴趣的人士都会多多少少阅读过此书。

    旁人不说,就算是薄珏这种极其聪明又心灵手巧,上能玩转望远镜,下能亲自造地雷的死肥宅,都对宋院长敬佩直至。

    比起《天工开物》书里介绍的诸多惠及百姓的机械与信息,薄珏认为自己所制造的那些物件都不值一提。

    在整个大明,薄珏以前就服宋院长一人,现在多了一个,就是送他这本飞艇手册的……

    宋院长应该还在坐船,估计到京城还得几天时间,不过也不会太迟,完全可以赶上飞艇项目正式启动。

    只要科学院有无所不知的宋院长坐镇,那么诸多高精尖项目便能顺利展开,要不然院里都是薄珏这样的二货,自己还得忧心不已。

    熊人霖来了,某太子便让巩永固带着方以智去吃御膳——牛肉拉面,这里也就不用他俩耗费时间了,报馆那里离不开人,每个时辰都有一些新稿件等待方以智的审核。

    “好了,接下来,本宫将会为诸位爱卿介绍一种远隔万水千山,亦能瞬时通传的仙界机器——电报机!”

    幺鸡让杨进朝又换上一副图话,上面不光有图,还有相关的解释说明,当然只是极其粗略的内容,不可能将电报机的制造方法就这么大模大样地写上去。

    “此物以线为媒,以电为使,吸铁为用,可传密信于千里之遥,且不被敌方截获!其原理是引入电流,吸引磁铁,点击机关,即可发出有节奏的电流,在另一端转化非磁力,便能打印在纸上,对照翻译文本,便可转化为实质信息了!”

    电报机是复杂程度甚至超过了飞艇,一般人哪怕知道了大致的原理,都不大可能做出合格的成品,所以幺鸡也不怕给他们讲完,这仨货就回去进行粗制滥造。

    “眼下人手稀缺,待宋院长抵京后,熊爱卿与宋院长一起负责该项目,此为高于飞艇的机密项目,用于军事无往不利,全世界都不曾有过此物。故不管何人,对外泄漏只言片语,便是灭门之罪!”

    没什么能比电报机更逆天的存在了,在军事上的作用甚至可以超过飞艇,只要辽西那边知晓了辫子主力已经入关,王在晋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率数万人马出去攻城略地。

    无需占领一城一池,只要能给辫子的控制区造成毁灭性打击就行了,该抢地东西都给你抢跑,回来套现,对朝廷是一次大胜,对参战官兵来说是实打实的“野餐”。

    前面的一番说明听地薄珏有些云山雾罩,按太子所言,莫非其已经拥有鬼神莫测之法力?不然怎能造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之物?

    熊人霖与揭暄亦懂得一些简单的机械结构,从未听过如此神奇之物,闻言均是面面相觑,心里很想质疑,可又怕太子说地是确有其事。

    “本宫让揭爱卿前去山栋水师任职,便是今后要调动水师铺设海底电缆,从京城出发,经过天金,从海上将电缆抵达山海关。这样一旦京城被兵,山海关当天便可获悉军情。”

    从目前看来,电报线首选方案就是从京城到山海关,某太子也想铺到楠京那边,进而彻底打通两京的信息渠道,不过貌似有点小贵,考虑到橡胶不容易获得,还是暂时作罢了。

    “诸位爱卿若想深入学习,必须先行掌握二十六个字母以及十个大胡子数字,第二部须再学电报的发送方式,即墨思密码,只有这样才能明白其中奥妙。如若不然,仅需大致了解便可。”

    要是完全不了解英文字母和大胡子数字,再看莫尔斯密码对照表就跟看天书一般,哪怕是武装术士老汤,一时半会都难以搞明白。

    考虑到这时候的辫子对电报完全没有任何接触,直接明码发报就行,必要的时候加上一点简单的密钥即可。

    “殿下,此物若能生电,人手触碰,岂不当场而亡?”

    揭暄完全搞不明白太子所推崇的这个物件,生怕自己会触电挂了。

    “首先,电流分强弱,强电如闪电,自然一击致命。弱点犹如衣服上的静电,无法伤及常人。其次,电报机的零部件采用绝缘材料,人手触碰并非直接接触电流。君不见炮火威力甚大,只要襙作得当,便不会伤及自身?”

    好吧,古人接受新鲜事物还是有上限的,不能让他们一步到位。

    电报机这玩意对大怼朝最为聪明的一小撮人来说,也是无法想象的东西。

    接受与消化还须很长时间,希望宋院长不会像揭暄这么二,起码不会尬聊。

    “诸位勿忧,电线相当于信使,电流相当于信息,打印出来的纸条则相当于信件。本宫自会保证信使不会伤及发信人及收信人,诸位大可放心。”

    电报机再危险也没有飞艇危险,可是真的会摔死人的,用概率来测算,电报机要是死一个人的话,在这之前,飞艇得死成千上万人了。

    见到三个二货仍旧心存芥蒂,幺鸡只好安抚道:“对于陌生事物,常人开始总会小心万分,因为对其不了解也不熟悉。只有明白其中原理,懂得内部结构,才会敞开怀抱,真心接纳。一般来说,懂得越多的人,越认为自己懂得的越少。懂得越少的人,越认为自己懂得的越多。啥也不懂的人,偏偏会认为自己啥都明白,不是么?”

    太子最后的这番解释,倒是让在场的三人颇为认同,他们周遭也有不少这类嘴上夸夸其谈,实则有个草包肚子之人。

    只有潜心研究,才会最终获悉新奇物件的原理,此事犹如飞艇。

    外人见到那个庞然大物,根本就不会认为此物能够飞升至天空。

    薄珏对电报机的功能与原理也心存质疑,但考虑到飞艇,又不得不慎重起来。

    他反复想过册子里所述之内容,最后也认为此物的确可以翱翔于天际。

    故而对电报机可以千里传讯之功能,就大概信了能有五分以上了。

    若是能够有幸见到电报机的册子,便会搞懂其中奥妙。

    只是太子对其严格保密,近期是貌似没有任何指望了。

    不但如此,太子还让众人对该物件严格保密。

    知道了有这个仙界法宝还无法见到实物,这让薄珏等人都心痒难耐。

    细想之后,薄珏决定尽快开始建造飞艇,然后再努力破解电报机的奥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