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 救,还是不救?
    “我是药圃村的。”云灵鸢尽量表现山村人未见过世面的胆怯和卑微,

    只见他薄唇微张,显得有些吃惊。

    云灵鸢低低解释道:“我日前出来采药,遇着大风暴,脚受了伤,被困在森林里了。”

    一抬头,见着他的整个胸口都是血,大惊失色,这焦急却不是装的:“公子,你流了好多血。”

    他抑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被之千阳的败血魔剑所伤,所带的败血之效,当真如他剑名一般,伤口淙淙流出来的鲜血像焰火一样绽放。

    偏他使用过“天火葬”之后,全身的灵力体力消耗太狠,方才以为有敌,还紧崩一根弦,此刻心一卸防,体内败血排山倒海一般,直让他站立都艰难。

    他再无力气理她,靠着大树垂首坐下,他知道自己只需歇会便好,奈何血脉外涌,体内又没一丝灵力,竟在一个凡人前面,意识渐渐模糊了。

    “公子,公子,你还好吧?”

    她轻轻唤了两声,又大胆的靠近过去,

    这就看见,他胸口流出来的血像一朵盛开的彼岸花,一剑败血,令中伤之人血无法凝固,血尽而亡,果然是千之阳式的必杀技!

    中了这剑,没有丹药,无疑于等死,何况他这般任血自流……

    “公子?”

    她轻轻摇了他两下,发现他真是无力应答,但他的气息尚且均匀,一时半会应该还死不了。

    这情况下……

    救,还是不救?

    毛爷爷曾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于情于理,她也不可坐视不管,更重要的是,他能对付之千阳。

    云灵鸢仔细为他检查,往日芸娘在药圃村里行岐黄之术,她便做芸娘的辅助,处理猎户的各种伤口已是非常在行了。

    除了之千阳那一剑之外,他的手臂和背部的伤皆是长短不一的剑伤,几乎无特别的处理痕迹但血渍已经凝固,表皮还覆着血,肌肉却已愈合,显然恢复的极好,许是内服了什么速愈的丹药。

    云灵鸢仍然心惊,这恢复速度有点夸张啊,血渍尚且未干,伤却好了八成,

    而且……他先前到底是恶战了几场?

    她轻轻探了一下,之千阳的败血魔剑所伤,及心脉,又夹有败血之效,胸前的血已流成一整片的彼岸花来了,普通止血草根本无用的,唯有芸娘特制的止血丹才行。

    敌人的敌人受这等伤,倒让她有了几分兔死狐悲的感受。

    她从储物腰带里掏出止血丹,塞了进他的嘴巴里。

    这止血丹出于芸娘,乃是针对之千阳的败血魔剑的败血效果所特意研发的,为防的就是有一日被之千阳追杀,

    芸娘是算到了之千阳加入宿必定会对她赶尽杀绝!

    只是没料到之千阳的剑还没伤着自己,却先伤在这人身上了。

    她从旁摘了几珠止血草,这种草药在索印峡谷山林,几乎走几步就能寻到,贱生的很,一般药圃村的采药女也多半采集这种凡草药出去灵城去贩卖,非常廉价。

    她用石头将止血草捻烂成汁液,替他敷在伤口处,又撕烂了自己的广袖当绷带小心翼翼替他包扎了起来,

    止血草的止血效果是无用,但她这么做,却是为了掩饰芸娘的丹药,

    芸娘曾是万灵大陆闻名遐迩的高级灵药师,她的丹药皆有倍效之功,过于特色,有心人若是识得芸娘便能分辨的出来。

    她以凡人的身份,手里有高级灵药师的丹药,这必定不好解释,

    按理,她要救这人,最好的法子,还是要让他服一枚固体丹,固体丹有肉白骨的功效,同时还兼顾着补体补灵,于修士的重伤,食用此丹药最好!

    可她若让他服这等高阶灵药,就太过于明显了。

    这么想着,就觉得自己没尽到医者本份,心感抱歉。

    但下一刻她就庆幸自己没有拿出固体丹。

    她正在包扎的手突然被一股大力拽住,云灵鸢吓了一跳,抬眸,望进一双蓝眸里。

    他——醒了?

    她刚刚明明仔细替他检查了一翻,他伤的不轻,剑伤及心脉,哪怕是这种等级的止血丹也要一会才能生效,何况这剑伤是拌着败血之症,止血效果还需更长!

    男子低头瞥见胸口前一条奇怪的鹅黄色绷带,又见着云灵鸢的广袖被撕掉好大一块,眉头微皱,轻轻拽了去,显然是不领她的情了。

    当即,云灵鸢就看到,他的胸膛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她惊讶的两眼瞪直,

    这!!怎么可能?!

    她只是做了止血处理,就算是服了固体丹也不可能恢复的如此之快吧,何况,根本没吃呢。

    这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

    这等恢复能力,他真是妖孽么!!

    “公子,你的伤……”她没掩饰自己的惊讶,她是个凡人,见到这些,该吃惊还得吃惊。

    止血草的汁液还黏黏的沾在她的手掌心里,

    他若是没瞎也看的明白,她并不是害他,而是正在努力救他吧。

    这美男子抬起头,轻轻一拽将她拉致自己的身旁,她险些撞进他血淋淋的怀里,这一下两个人近到了咫尺,四目相对,她望进一双幽深的蓝眸里,心跳一下乱了半拍。

    娘娘的,这一双蓝眸是不是有什么魔力,让人一望进去了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却见这一对蓝瞳不是盯视着自己,而是看向自己的后方,他轻轻伸出手指掩在自己唇上,向她作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嘘——!第九个。”

    云灵鸢不解,什么第九个?

    随即,她想明白了,整个人就像被抽了魂魄,怛然失色!

    他说的是之千阳的分身!

    要知道,之千阳有个惊人的天赋,那便是一次能化出千个分身。

    而她根本不知道之千阳到底化出多少个分身在外面。

    他已经杀了八个,而第九个,就在附近!

    男子修长的手指屈张,他腰间的蓝色玉笛便自动脱离腰缚,轻轻飘了上来,紧贴他的唇瓣,

    与他近在咫尺的云灵鸢这就看见,他握上自己的蓝魔笛,一双蓝眸就变得如初次见他时那样的,薄情和冷傲,幽黑的蓝眸里透着寒意深深,

    瞳仁聚焦在远处,似是非常非常遥远,目不可视之处。

    云灵鸢定定看他,

    他在使用……幻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