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3章 孝惠章皇后(2)
    晓晓请示太皇太后以后在京城置办了一座宅子, 是当初玄烨治疗痘症是所住过的宅子,宅子中规中矩的,方方正正,景色也谈不上多好,晓晓实在是闲的无聊, 要了这座宅子,亲自设计监督,太皇太后很满意晓晓的态度, 从不涉足朝政, 也不提起任何跟朝政相关的话题。一次出来办两件事。

    这些年她也是有苦难言, 未来她就要和自己一样留在这深宫内苑,自己有儿子有孙子,她呢?啥也没有, 只有一副名头, 想到这些, 她对晓晓是有更多的宽容, 晓晓不像别的嫔妃还有娘家在京城或者有亲人在京城, 她除了自己啥也没有,还有一个妹妹,也是妃嫔,但是又怎样,一样也是没有盼头的生活, 只要她不乱来, 她也不打算苛求她, 想出去放风就出去吧。

    身边也跟着人,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无非是上街瞧瞧热闹,逛逛街,她还年轻,才二十一岁不到,因为自己和家族的需要现在就做了寡妇。

    “主子,咱们还要去哪儿?”

    “不去哪儿,坐坐就走。”

    晓晓今天就是出来看看院子装修的进度,这里的一切都按她的想法装修的,特别是厕所和浴室。

    马车哒哒哒的向皇后驶去,不过没有走多久,前面的路就被堵死,到处都是马车,热闹非凡,“怎么回事儿?”

    “回主子,前面有户人家应该是家里有喜事还是聚会,好多人和车堵住了。”

    “换条道走吧!”

    “是。”

    晓晓用神识看了看,庭院深深,很多人,到处都是亭台楼阁,还有前院后院都是人,一处繁华热闹景象,她还在里面看到了班布尔善,真是有意思,班布尔善都一副谄媚的样子,能让班布尔善都这么谄媚的能有几个人,自己猜都能猜出来。晓晓没有说什么,只是静悄悄的走了。

    回到皇宫梳洗过后,晓晓才到慈宁宫里面去看看太皇太后,“晨晓给太皇太后请安,太皇太后吉祥!”

    晓晓从顺治死了以后,从不肯说是儿媳二字,原本自己心里也没有觉得自己是儿媳,顺治也没有把原主当做一个皇后,叫哪门子的儿媳。死了更好,自己一了百了。

    “起来吧,你是太后,不用这样。”

    “晨晓是晚辈,应该的。”

    “送走了。”

    “嗯,走了。”

    “她有说什么没有?是不是还怪我这个老太婆让她离开草原,来到这暮气沉沉的皇宫。”

    “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她心情好了很多,走的时候还笑了笑,多少年没有见过她笑过,看的出来她很开心。”

    “这下如她的愿,终于离开这座牢笼,奔向她向往的自由,丫头你呢,是不是也向往草原的自由。”

    “是向往,太皇太后难道不想吗?”晓晓反问一句,没有活人不向往自由,自己愿意被锁在深宫内苑,不是这里的条件好,而是想看看以后的九龙夺嫡,想看看还有没有穿越女来喜欢四四或者老八。

    自己的一颗八卦之心,在大清朝被点燃。静等岁月静好,静等大戏拉开帷幕。

    “向往,再向往又能怎么办?不说了,这个话题多少有点伤感。”

    孝庄摆摆手,表示不愿意再说这个话题,“丫头,你宫外的宅子修整的怎样了?”

    “还不错,院子还在修整,屋子里头都弄的差不多,也不是要多精致,只是想着有点事情做,您也知道的,我整日无所事事,这样混日子也是混的极其无聊,就想着怎么打发时间。”

    “是啊,打发日子。要不你接掌一部分宫务,日子也不会那么无聊。”

    “算了吧,这个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太烦人。每天还得早早起床,不是要了我的命啊。不行,不行,我管好自己宫里的奴才就不错,自己的宫里那是没有南办法,偌大的皇宫哪怕只是管一点点,也是很伤神劳累的。您可饶了我吧。”

    “你呀,怎么这么爱躲懒,真是和你阿爸说的那样,不沾事不惹事,尽量躲懒。”

    “这样不好吗?我觉得挺好的,不用劳累。”

    晓晓心中却吐槽,谁想你一样,什么事都爱管,恨不得管皇帝所有的事。

    离开后,孝庄却没啥心情,她知道侄女是怪她的,刚才回来的侄孙女虽然不说怪她,但是却也是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年纪轻轻的就被捆绑在这个深宫内苑里面,侄女可以走,反正她现在也无关紧要,可是眼前的侄孙女却不能走,自己慢慢的老了,也不知道会活多久,宫里要有一个自己科尔沁的女人在高位。不能没有啊,她不能放她走。

    随着小皇帝康熙渐渐长大,朝局也在不断变化,四位辅政大臣,心思各异,即使遏必隆攀附鳌拜,但是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能让顺治帝信任,也不是什么蠢货。

    随着时局发生变化,朝廷里面风起云涌,索尼抱病在家休养,府上经常是闭门谢客。

    玄烨经常变焦躁不安,没事的时候常来晓晓这里。“皇额娘,我还是喜欢吃您做的好吃的。”

    一遇到烦心事,他就喜欢吃点好吃的,以解胸中郁闷。

    “喜欢就多吃点,过段时间想吃也不容易吃到。”

    “皇额娘,您又要出去住段时间吗?”

    “嗯,出去住段时日,在宫里住的也闷,出去看看百姓苦乐,也好过在深宫做个无聊之人。”

    “皇额娘,出去住住也好,宫里虽大虽好,但是确烦闷的很,等您回来给儿子讲讲宫外的事。”

    “好啊,玄烨你在朝廷上不要和辅政大臣多争执,对着他们四个要用利益各个击破,他们之间原本就不团结,而且利益链也不相同,只要用心很容易击破他们的,记住自己少气动怒,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儿子会以后要注意的。”

    康熙对晓晓的感情很深,前两年又经历了亲母逝世,对嫡母感情又近了一步。

    “老祖宗不是给玄烨已经选定了皇后吗?我出去替你看看,那位赫舍里氏怎么样,我也打听打听,可不能让索尼家里蒙蔽了咱们。”

    “谢皇额娘费心。”听到嫡母说起未来的皇后,已经长大的康熙还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自己马上要大婚。

    现在的皇宫里面,大家都知道太后娘娘从不管事,但是也怠慢不得,有老祖宗和皇帝撑腰,她活的很滋润,前两年在晓晓建议下,几位有阿哥的嫔妃已经相继随亲儿子搬出宫,但是她们可以经常惠宫来看看,还有一批未能生育并且年轻的嫔妃,也给她们移了地方,让她们安享日后的生活,没有继续住在紫禁城,搬到一处行宫居住,其实也是变相的给康熙未来的嫔妃滕地方出来。

    索尼府上

    晓晓命人递上拜贴,说了过两天去他们府上拜访,太后要来,索尼府上是全员行动起来。

    晓晓不想干涉康熙的娶妻大事,她虽然学过这历史,但是也只是简单的了解,毕竟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只是了解一些大概走向,更为细致的东西,她也是知之甚少,而那些野史电视什么的,她表示也只能歪歪一下,要是信奉这个,估计没几天自己就要穿帮了。

    两天以后,一辆低调的马车驶至索尼府上,这时候的索尼也是身体不是太好。

    索尼府上一早中门大开,大门和四周也是擦的光鉴照人。

    “主子,到了。”

    “下车吧!”

    宝音扶着太后下来马车,晓晓看着高大厚实的朱红大门,慢步走了进去,索尼一家老小全跪在地上,恭迎太后娘娘。

    “臣(臣妾……),恭迎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吉祥!”

    “起来吧,都起来,宝音扶索中堂起来。”

    “是。”

    “谢太后娘娘!”

    “索中堂,哀家这次出宫小住,就想到贵府来看看,哀家见的都是女眷,你们都退下吧!”

    “嗻!”

    索尼带着家中男子们赶紧退下,索额图迷茫的问他爹,“父亲,太后娘娘这是要干啥?”

    索尼的心反而是安定的,躺在软椅上,笑了起来,“不碍事的,太后娘娘现在每年都会出来小住,以前太后娘娘出来小住都是一个人住着,只是偶尔到几位阿哥王爷府上走动,从不和大臣勋贵府上走动。”

    “可是太后娘娘来了咱们府上啊?”

    那是因为太皇太后给皇上订下婚事,只等到时大婚。太后才来的,要是没有这桩婚事,太后娘娘是不会到臣子府上走动的,道理还要我细讲吗?”

    “不用了,儿子已经明白。”

    “哈哈!”

    “哈哈!”

    父子几个都笑了起来 ,心也定了下来,心里有数着。

    晓晓和未来的皇后聊了几句,就知道这位索家精心培养的出来。可不是个简单的,当然不管怎样厉害,她对未来的夫君还是有所期待有所期盼。

    聊了半天,晓晓觉得累了,才回府,接下来经常到郊外去骑马,还有偶尔打猎,蒙古女子可是都会骑射也会打猎,晓晓就用这个天然优势,到郊外打猎。打到一些不错的就让人快马送进宫里面给太皇太后和康熙,还有偶尔送给自己妹妹。

    一身蒙古装束,晓晓在皇家围场,尽情奔驰,在古代骑马还真成了她最喜欢的消遣方式。

    皇宫乾清宫

    梁九功的胖脸上笑的高兴,笑着走了进来,康熙正好抬头看见笑着进来的梁九功,“梁九功,怎么笑成这样,看看你的眼睛都笑的没有了,有什么高兴的事。”

    梁九功忙禀报,“皇上,是好事啊,太后娘娘在外记挂着皇上和太皇太后,今日一早就进围场打猎,太后娘娘今儿运气不错,猎了一只火红色的狐狸,还有一只上好的鹿,狐狸已经命人送到太皇太后的宫里,鹿已经命人送来给皇上,还特意交待奴才,让奴才一定看着皇上多吃几口,方法也写了过来,让御厨按照这个方子做。”

    康熙笑了起来,笑容满面,“皇额娘,总是如此劳心劳力的照顾朕,不知道皇额娘什么时候回宫,到时朕亲迎皇额娘。”

    “太后娘娘还没有送信回来,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宫。”

    “罢了,让皇额娘在外边好好住一段时日,皇额娘在宫里也是闷,朕整日忙着,也觉得腻,皇额娘在宫里也没有什么事,除了赏花还是赏花,着实烦闷。怪不得皇额娘每年都要出去小住一段时日。”

    梁九功不接话茬,这话茬不好接。

    康熙前两年生母出世悲痛欲绝,自小难得看到生母一次,后来自己当了皇帝,也能常见生母可是才两年多时间,生母又仙逝,自己现在只有皇祖母和皇额娘二位亲人,皇额娘自小对自己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好。

    晓晓的生活还是过得不错,主要是她自己会给自己找乐子。

    “主子,醒了吗?”宝音知道自家主子有一大爱好,那就是睡早床,不愿早早起床,要是主子没有睡好,绝对会一天都不爽,还发小脾气,主子现在是越来越像个孩子。

    不过在人前,那绝对是气质高贵出尘,如坐云端。只是私下里就偶尔发发小脾气。

    “进来吧!”

    “是。”

    “宝音,你说我们出来有多少时日了。”

    “回主子,出来已经半个多月。”

    “哦,宝音,你刚刚想说什么。”

    “主子,是有人又投贴要来拜访主子。”

    “还有人敢来拜访哀家,真是不怕死啊,是谁家。”

    “是班布尔善家的家眷。”

    “推了,不见。”

    “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