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梨花不好
    花琉璃闭上张开了一半的嘴,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是啊, 林小姐即使不加妆点也是难得的美人, 不像我们这些人,精心打扮过后也只能是庸脂俗粉。”嘉敏阴阳怪气道, “林小姐是不染凡尘的清雅之人,我等高攀不上。”

    说完,嘉敏朝林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大步从林菀身边擦肩而过。

    姚文茵跟田珊跟嘉敏打小就是好姐妹, 见嘉敏生气了, 也连忙跟了上去。

    嘉敏说话向来缺德, 林菀长得本就是清秀有余,美貌不足,她偏偏说人家是难得的美人, 不是嘲讽是什么?

    林菀脸色十分难看, 冷着脸看向嘉敏离去的背影。

    “咳咳咳。”花琉璃捂着手帕咳嗽, 一副体力不支,走不动的模样站在原地。

    鸢尾玉蓉等丫鬟见状,连忙围了上去嘘寒问暖,拿的拿药丸,倒的倒蜜露,好一阵的伺候。

    “郡主。”已经走到前面的田珊见状,又小跑着回来, 吩咐身边的丫鬟帮着花家丫鬟一起照顾花琉璃, “你还好吗?”

    “没事, 没事,就是一口气没喘过来,胸口有些闷。”花琉璃对田珊感激地笑了笑,朝站在一边的林菀友好地点了点头,才在丫鬟们的簇拥下,继续往前走路。

    嘉敏绷着脸站在原地,等花琉璃跟上来,有些疑惑地打量了几眼,难道是她想错了,花琉璃是真的身体不好?

    “嘉敏姐姐,你盯着人家干什么?”花琉璃朝嘉敏羞涩一笑,还娇羞地眨了眨眼睛。

    被花琉璃这个矫揉造作的表情恶心得打了个寒颤,嘉敏后退了两步:“你好好说话。”

    “哦。”花琉璃垂下眼睑,看起来有些低落。

    “咳。”姚文茵干咳一声,“嘉敏,二公主还在山上等我们呢。”

    今年的花神大典由二公主牵头,二公主与英王虽不是一母所生,但因为曾经在贤妃膝下养过两年,与贤妃娘娘十分亲近。

    看在贤妃与英王的面上,她们也不能去得太迟。更何况花琉璃垂着头的样子,瞧着可怜巴巴的,她瞧着都有些不忍心。

    有了花琉璃这件事打岔,嘉敏等人转头就把林菀刚才说的那句话忘了。待上了山,与二公主会面后,再见到林菀也没有再刻意与她为难。

    山间杏花、梨花初绽,春风袭来时,带起淡淡花香。花琉璃虽与京城的贵女们不太熟悉,但时不时都有人与她主动招呼。

    热闹了将近小半个时辰,大家似乎都知道花琉璃身体不好,所以也不敢太过打扰,各自围着桌子坐下,开始欣赏起公主府舞女们的舞姿。

    “郡主。”鸢尾躬身在花琉璃耳边道:“林家千金已经看了你好多眼。”

    林菀是未来的英王妃,所以她坐的位置安排得很讲究,刚好在花琉璃右斜前方。素净的她,与左右两边珠光宝气的贵女格格不入。

    “谁让你家郡主长得好看,其他人忍不住看我,我也没办法。”花琉璃在桌上取了几个果子递给鸢尾,“总不能让别人不看了。”

    鸢尾笑眯眯地把果子跟其他几个丫鬟分了,继续小声道:“那位林家姑娘看您的眼神分明不太友好,您方才何必为她解围?”

    “林大人为人清廉正直,是个受百姓爱戴的好官。林菀是他爱女,今天有无数女眷在场,若是得知爱女失了颜面,流言传出去,林大人也会跟着难过。”花琉璃用手帕捂着嘴角,小声道,“那个姚姑娘本性虽然不坏,但实在不会说话。她若好好说话,也不会惹得人家刻薄反击。左右没仇没怨,闹得太难看对两边都不好。”

    更何况以嘉敏她们三个人的脑子,真要骂起来,指不定谁更吃亏,到时候她总不能站在旁边看着她们对骂?

    看热闹也是要分场合的。

    “林小姐裙摆上的绣纹真好看,跟活物似的。”

    “哪里。”林菀浅笑,“不及县主身上的彩锦半分。”

    “我这个有什么好看的,倒是林小姐如空谷幽兰……”

    听着旁边几人的吹捧,林菀心中慢慢升起难言的满足感。她知道这些人为何会吹捧她,因为她是未来的英王妃,她们得罪不起。

    权势、地位。

    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屑,这些娇生惯养的贵女,吹捧起别人的样子,与普通人也没什么差别。

    她瞧不起她们,又享受她们此刻的模样。

    抿了一口茶,她目光落向舞台对面。今日能坐在这里赏舞的女子,身份都不普通,花琉璃绝对是存在感比较强的那种。

    尽管她身体不好,也不参与赏诗作词这些活动,但仍旧能让人不自觉便把目光投向她。

    花琉璃身后跟着四个伺候的丫鬟,也不知道她跟丫鬟们说了什么,丫鬟们笑着掏荷包,放了几颗果脯到她手里。

    偏偏她似乎还觉得不够,拽住离她最近的丫鬟,把她腰间的荷包解了下来,惹得四个丫鬟都去阻拦。

    她身上的衣服很漂亮,听说是太后精心为她定做,把她皮肤衬得白嫩无比。如墨的青丝里,每件发饰璀璨无比,一件最简单的发钗,都比她全身都值钱。

    最吸引人的是那双巧夺天工的绣鞋,不知耗费了多少工序,才能做得如此美丽。

    “小姐。”林菀的丫鬟发现林菀在看花琉璃,小声道:“奴婢听说福寿郡主一岁的时候,就得了县主的封号,不仅有食邑、良田,每年还会得很多赏赐。前段时间陛下封她为郡主后,更是赏了府邸、别庄、良田。外面的人都说,陛下对圣恩甚重,福寿郡主虽不是王爷嫡女,但地位却不必王爷嫡女差什么。”

    “是啊,陛下待花家向来看重。”林菀收回目光,语气不咸不淡,“若不是她身体不好,说不定就能成皇子妃了。”

    丫鬟吓了一跳,赶紧小声提醒她:“小姐在,这话可不能在这里说。”

    若是被有心人听去,让别人以为她家小姐嘲笑福寿郡主身体不好,那就麻烦了。

    林菀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望青亭中,才子公子们作了一个时辰的诗词,都有些累了。但不知道为何,往年过来说几句话就走的太子殿下,今年兴致似乎特别好,不仅从头坐到尾,还帮着大家点评。

    一些作诗水平不怎样的公子哥,被太子点评得汗流浃背,暗悔自己为何要附庸风雅,来参加什么花朝诗会,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更过分的是,太子不走,其他几位王爷皇子也都坐着,引得亭内亭外挤满了人。

    “作了一个时辰的诗,想必大家也有些累了。”五皇子似乎听到了这些公子哥们内心的呼唤,勇敢地站了出来。

    公子哥们眼神一亮,有救了。

    一些参加了科举,还不知道名次的寒门学子却有些失落,他们还想多找些机会在太子面前展现才华呢。

    人的悲喜总是不能相通的,所以有些欢笑有人遗憾。

    太子没想到向来在他面前规规矩矩的五弟会站出来说话,他看了眼通往望青亭的小道,心不在焉道:“五弟有什么好建议?”

    “诗词都已经有了,不如大家一起作画?”五皇子眼神闪亮,“花朝佳节,百花盛开,才子佳人如云,若是不留下几幅画,岂不是缺了几分颜色。”

    英王、宁王还有四皇子看着五皇子两眼冒光的模样,表情齐齐变得微妙起来。

    “五弟的建议很有意思。”太子微微点头,“接下来就交由五弟住持。”

    英王、宁王、四皇子:“……”

    说完,他缓缓站起身:“诸位慢慢作画,孤去四周赏赏景。”

    “恭送太子殿下。”听到太子要离开,学子们都有些遗憾,却不敢开口留下太子,只好恭恭敬敬地行礼送走太子。

    英王见太子拔腿就走,当下也不犹豫,找了个借口就溜了出来。他往前面走了一段,见太子站在道路分岔口不动,以为那里的风景十分独特,凑过去一看,也没什么特别的。

    “大哥在看什么?”太子把手背在身后,一身锦衣在微风中微微摇摆,风姿无限。

    “没什么,就看看景。”英王觉得太子今天有些不对劲,平时他最讨厌一群人挤来挤去,今天却像扎了根似的,到了青山就不走了。

    现在又站在分叉口摆出一副忧郁贵公子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只开屏逗母孔雀注意的花公孔雀。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大哥没其他事?”太子见英王站在自己身边不走,挑了挑眉。

    “太子身份金贵,让你单独留在这里,为兄不放心。”英王笑呵呵道,“为兄陪你一起。”

    太子身后的随侍跟侍卫们:“……”

    行吧,身为下人,他们可以没有存在感,英王殿下说了算。

    “哦。”太子微抬下巴,“那就麻烦大哥了。”

    “鸢尾,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花琉璃问。

    “巳时下刻。”鸢尾道,“您现在是准备去找太子殿下?”

    “说好午时前要去找他,我怎么能食言。”花琉璃抬头看了眼天空,天气有些阴沉,等会该不会要下雨?

    她起身走到二公主身边:“殿下,臣女第一次参加京城的花朝节,想去四周看看。”

    “山里风大,郡主不要受了寒。”面对花琉璃,二公主不自觉就多了几分小心翼翼,她细心嘱咐了几句,才让身边的丫鬟送花琉璃离开聚会的地方。

    “林小姐。”二公主发现林菀盯着花琉璃离去的方向出神,便道:“林小姐若是也想出去看看,就让本宫身边的丫鬟陪着一起过去,她对青山这边的路比较熟。”

    青衫今日虽有重兵把守,但男男女女来往甚多,林菀身边只带了一个伺候的丫鬟,恐怕有些不趁手。

    听到二公主的话,林菀不好说自己只是多看了花琉璃几眼,便应了下来。

    二公主派了两个丫鬟跟着林菀,也言语温和地多说了几句关心的话。这是她未来的嫂子,就算不能交好,也不能得罪。

    出了聚会的地方,林菀有些茫然,她能去哪儿?

    “林小姐,山里有个叫望青亭的地方,很多才子佳人都喜欢去此次作诗赏画,小姐若是不知道去哪,可以去此处看看。”二公主身边伺候的人很擅长察言观色,一看林菀的表情就知道她在为难什么,赶紧提了个建议。

    “那便去此处看看。”林菀的父亲是科举状元,她对诗词也有些兴趣,听丫鬟这么说,也起了好奇心。

    她们往前走了一段路,见花琉璃等人在前面,二公主派过来的一个丫鬟道:“巧了,原来福寿郡主也是去望青亭的。”

    林菀淡淡笑道:“没想到福寿郡主也是好诗词的人。”

    “奴婢听说花家三公子今年参加了春闱,也许郡主是去寻花三公子的。”林菀的丫鬟道,“说不定我们家公子也在。”

    两个公主派来的丫鬟闻言都没有说话,今年春闱好几个大家族公子都参加了,谁才华更出众,她们看不出来,但是说话的时候,万万不能得罪人,给主人招来祸事。

    林菀笑道:“哥哥整日在家中闷头读书,多出来走走也好。”

    她看着前方身段窈窕的花琉璃,眼神忽然变了。

    站在前面分岔口的,是太子跟英王?花琉璃特意出来,是为了找他们?

    花琉璃已经发现跟在她后面出来的林菀,不过她没有太过在意。见太子在前面等她,快步上前给太子与英王行礼:“臣女见过太子殿下,英王殿下。”

    太子装作不经意地看了花琉璃脚下一眼,未语先笑:“郡主不必如此多礼。”

    “臣女来晚,让殿下您久等了。”花琉璃跟着笑了,“都怪山里的梨花太美,让我流连忘返。”

    “说好午时前,现在还是巳时,郡主不是来晚,是来早了。”山间飘起了蒙蒙细雨,太监打开伞撑了过来。

    太子接过伞,挥手让太监退下,他把伞撑到花琉璃头顶:“细雨纷纷中赏梨花,更有一番趣味,郡主可有兴趣?”

    花琉璃看着太子俊美的容颜,点头说好。

    美色总是容易让人放下立场。

    “等等。”太子见花琉璃没有穿披风,让太监把一件女式绣桃花披风拿过来,“郡主,帮孤把伞拿着。”

    花琉璃举着伞,低头见太子细心地帮自己系好披风,忍不住盯着他白皙干净的指节发呆。

    “郡主?”太子去拿花琉璃手中的伞,竟没有拿动。他不由得失笑,从太监手里接过另外一把伞,与花琉璃并肩站在一起,“我们走吧。”

    真是遗憾,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就算下雨也不能共打一把伞。

    “好。”花琉璃点头。

    太子从英王身边经过时,停下脚步问:“大哥,孤先陪郡主四处走一走,你随意。”

    英王:“……”

    就是一片破梨花林,有什么好看的。

    英王挥开给自己撑伞的随侍,盯着与太子并肩离开的花琉璃,夺过伞自己打着,就准备跟上去凑热闹。

    “王爷。”

    英王不满地扭头,谁在叫他?

    看着好像有些眼熟?

    哦,这好像是他那个未婚妻。

    英王微微皱眉,停下脚步道:“何事?”

    “王爷,臣女出来的时候,忘记了带伞。”林菀轻轻擦拭着脸上的雨点,不敢太用力,怕弄花了妆。

    “哦。”英王看了眼手里的伞,“本王也只有一把。”

    林菀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你。”英王看向自己的随侍太监,“你去给林小姐找把伞来。”

    “王爷要去哪?”看出英王对自己的冷淡,林菀面上有些过不去,想到身后还有两个二公主安排过来的丫鬟,林菀更不想让人看出她与英王之间关系僵硬,“若是方便的话,臣女陪您一起?”

    英王刚想说不用,转念又一想,他一个大男人跑去看梨花也不像个样子,带上未婚妻确实要合适些。

    他点了点头:“行,那你跟上。”

    再不跟上,太子跟花琉璃都要跑得没影了。

    “殿下每年都会来青山?”花琉璃手里捧着几支杏花,走下青石台阶时,太子单手拿着伞,另一只手伸到花琉璃面前:“石板上长了青苔,一下雨就很滑,郡主小心。”

    花琉璃把手递给太子,踩在铺满花瓣的石阶上:“多谢殿下。”

    “孤已经让人去前面的亭中安排,等下午膳我们就在那里用。”太子握住花琉璃的手,“孤平日出宫的机会并不多,以往的花朝节,也只是在文人学子面前露露脸便走。”

    “今年不同。”太子对花琉璃温柔一笑,“说好要陪郡主过花朝节,就不能食言。”

    花琉璃笑得眉眼弯弯:“谢殿下。”

    “你若真是想谢孤,等会用午膳的时候,就多用些。”太子边走边回头看被他牵着手的花琉璃,“孤可不想你因为挑食,又被花三公子骂一顿。”

    被太子的话再次逗笑,花琉璃道:“挑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毛病,殿下不用太过在意。”

    “告诉你一个秘密。”太子停下脚步,脸上露出神秘的表情。

    花琉璃赶紧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时不时有路人走过,想压低声音提醒太子不要说:“殿下……”

    太子一本正经:“其实孤也挑食。”

    花琉璃:“啊?”

    按照规矩,她现在是该劝太子不要挑食,还是开口说表示,好棒棒,我们居然一样?

    “所以郡主说得对,挑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毛病。”太子闷笑出声,“有共同缺点的我们,谁也不嫌弃谁,对不对?”

    花琉璃若有所思地点头:“说得好有道理,我们这也算是……自己人了?”

    前面时不时有说笑声响起,走在后面的英王与林菀之间,气氛却很冷。林菀主动与英王说了几次话,英王都是“嗯嗯啊啊”应付,她也不想再自讨没趣了。

    不知道踩到什么,她忽然脚下一滑,往前摔了过去。

    走在她前面的英王听到动静,赶紧往旁边一躲,眼睁睁看着林菀往前面摔去。好在英王身边的随侍太监反应比较快,与林菀的丫鬟一起扶住了他。

    英王神情复杂地看了林菀一眼:“林小姐小心脚下。”

    自从他十五岁后,每年总有那么两个宫女假意在他面前摔倒,以至于他看到女人摔倒,就想躲远一点。

    没想到清正廉洁的林舟,教养出来的女儿,也会用这种手段?他娶个这样的王妃回去,以后会不会影响他孩子的脑子?

    林菀没想到她差点摔倒后,英王不仅没有伸手扶她,还闪身躲开,她就那么讨人厌吗?

    她苍白着脸,勉强笑道:“多谢殿下提醒,我会多注意的。”

    她看着前面与太子说笑自如的花琉璃,脑子里忽然有了一种荒诞的想法。若站在这里的是花琉璃,英王也会是这样的态度?

    心里明白自己不该这样想,可林菀却怎么都控制不住。她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不能在英王面前露出自己的不满,更不能让父亲知道,英王对自己冷淡。

    以父亲的性格,若是知道英王待她如此,说不定会去找陛下,想办法退了这么亲事。

    可她想做一个受人吹捧,生活舒适的王妃。

    她想像这些出生于世代贵族的姑娘一样,有数不尽的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奴婢成群。

    “这么多杏花梨花,不知道要结多少果子。”花琉璃道,“我听田姑娘说,山北面还有一片桃林,可惜还没有开花。”

    “等开花的时候,孤带你过来看。”太子把伞交给太监,伸手指了指前面的亭子,“我们等下就在那里用午膳,郡主觉得如何?”

    亭子四周全是花树,美如仙境。

    “在这种地方用餐,能让人胃口大开。”花琉璃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正准备松开太子的手,一对带着仆人的年迈夫妇相携走了过来,她拉着太子往旁边让了让。

    “小姑娘脚上的鞋好生漂亮。”老太太见花琉璃主动让路,笑眯眯地看了看花琉璃,又看了看太子,笑容暧昧道:“真好。”

    太子笑了笑,花琉璃笑道:“多谢婆婆夸奖。”

    老太爷气哼哼道:“你这个老婆子,我特意让人给你做的新鞋子,难道不漂亮?”

    “漂亮,漂亮。”老太太哄着老头,“你跟人家小姑娘、少年郎比什么?”

    老太爷闻言看着太子,摸着胡须道:“有我当年的风采。”

    太子好脾气地一笑,也没说老太爷这话是冒犯。

    两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慢慢走开,看得出感情极好。

    花琉璃抬起脚看了看:“殿下,今天已经有不少人夸这双鞋漂亮了。”

    “你喜欢就好。”

    太子对花琉璃温柔一笑,伸手摘去她鬓边的梨花瓣,把花瓣扔得远远的。

    梨花寓意不好,可不能留在琉璃身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