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冷暴力
    距离那次不算是完美的艳遇过去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列我像是丢了魂一般。狂沙文学网表面上看起来每天忙碌不停,结婚的事。评教授的事,竞聘系主任的事……

    但实际上我就像是个形式走人一般。那天家具被拉回家的时候,韩晴兴致勃勃地给我介绍,她是如何在一部电视剧里看到了这家具,如何惊艳于它别致的造型,又如何在兰州的家具城与它不期而遇。当时的有心多兴奋。

    然后她让我猜猜这家具是用什么木料打造的,可一连叫了我好几声,我都愣着没反应。韩晴眨着大眼睛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推脱说没有,就是最近忙的太累了!

    其实我非常的矛盾,像是有猫爪子在挠我心一般,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给周薏宁再打一个电话,或者干脆去他单位里看看他。

    她不是跟我说过她在国企上班么。市里就那么几个国企单位?要想找的话很容易找到的。

    我的耳朵边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告诉我:“你应该去看看他,那个男人会对她怎么样?会离婚吗?会打她吗?那么柔弱的一个女人,那个难得要是打她怎么受得了?!”

    其实说实话,我还那个女人心有愧疚。愧疚她那天不顾一切地拦住老公批命的把我推出房间。我在心里明白,一个女人只有真心对一个男人,才会有那样的决心,才会那样做,所以我更愧疚了。

    但还有另一个声音也再不听的提醒我:“绝对不可以一错再错了。这件事已经是你的人生污点了!本来是想给你的网恋生涯一个了结,结果却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如果现在还不悬崖勒马,这把火也许会烧的更厉害。厉害到足以把我的事业和家庭烧的一干二净。

    这个声音还反问我:“你以为你能帮助她吗?那只会使那个不幸的女人更加不幸。你能抛弃韩晴娶她吗?你不能!那就别再去招惹人家了。把这事忘了,你下个礼拜就要结婚了!”

    其实有那么几回,我都已经掏出手机准备点开微信问上一句了,但最后理智使我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那周薏宁到底过得怎么样呢?跟我所预料的一样,非常的不好,甚至比我预料的还要糟糕

    那天我离开之后,那个服务员就喊来了酒店的保安。他们跑过去把门打开,一看室的内形,那个保安就立刻大声地质问刘佳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小姐怎么了,如果你不说清楚我就报警了!”

    刘佳伟这个冤呐!可怎么或清楚啊?总不能跟保安说:“你们都误会了,这事不是我的错。其实我是她老公,这都是因为我老婆要给我戴绿帽子才这样的!”

    刘佳伟甚至都没像我想的那样殴打周薏宁,他只是在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周薏宁及时的停止了哭泣,敷衍着跟保安解释说只是夫妻吵嘴,这才了事。

    保安刚出门,刘佳伟突然想起那个客人的皮箱还被他扔在走廊上。于是赶紧出去拿,却看见保安已经把皮箱当作遗失物品提了起来。刘佳伟赶紧说:“那个皮箱是我的!”

    保安便让他说出皮箱里都有什么东西。刘佳伟当然说不出来,他说那是他接来的客人的皮箱,保安说:“那让客人自己来取。”

    刘佳伟急了。这要是把老板客人的皮箱弄丢了,让自己老板知道了工作就得丢?气急之下差点跟保安动手。后来多亏了找监控作证才把这件事作罢。

    这件事发上之后,周薏宁就一言不发,任凭刘佳伟怎么问,就是不会打。刘佳伟的问题无非是俩人怎么认识的,多长时间了,以前一起出去开过房没有……当然了,还有最关键的,那个男的叫什么?是干什么的?!

    周薏宁什么都没回答

    刘佳伟也去找过红房子西餐厅的总台,希望能调出那天1314房间客人的姓名和份证,但好不容易调出来之后一看,是一位叫周薏宁女士…

    刘佳伟觉得自己的头顶比上半年娱乐圈里某位明星的脑袋上还绿

    老婆跟了别的男人在自己眼前开的房,自己连把事弄明白的资格都没有了?绿帽子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他竟然连出产厂家是哪都不知道!

    于是前仇旧恨一股脑涌上心头,平里对周薏宁的自卑。周薏宁冷淡的子,再加上那天发生的两件事,一是他打我的那拳。其实他清楚,那拳我是可以躲开的,但是我没躲。不躲才让他更生气!

    过去刘佳伟跟他爹下棋的时候,老爷子从来不说让他,但总是在开局之后不久就用非常低级明显的手段丢掉个车、马什么的,然后再想办法把赢过他。为什么丢子?那是因为自己太强大了,让你还能赢你才好玩。

    同理啊,挨打能躲不躲,为什么啊?有能耐呗,不屑于跟他一般见识呗。那意思就像指着他的鼻子:“小样,你不是想打吗?来,我让你打,打了也没用,该睡你媳妇还睡你媳妇!”

    这对于刘佳伟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拿自己当他爹了,是因为拿他当儿子才让着她的。简直没有比给他带绿帽子更让他生气!

    所以,刘佳伟虽然打了人却更生气了。还有第二件事就是我被打倒之后,周薏宁的表现。她竟然第一时间想的是去把我给扶起来,完全不不考虑他的感受,这事更让他委屈的不行!

    但是刘佳伟确实算个窝囊的好男人,他没动手打周薏宁,甚至连大声喊一句都没有。在询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回答之后,他只是自虐了两次。

    一次把拳头砸在了饭桌上。砸的拳头血模糊的,一次是用头撞墙,把脑袋上撞的跟周薏宁的肩膀一样青,那是他第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干的事。

    第二天晚上,他把家里悬挂的结婚照摘下来,徒手撕的粉碎,当然,他像过周薏宁说那两个字:离婚,但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富品中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