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好姑娘
    谢玄话说得豪气, 曲正看了澹王一眼, 心中犹疑。

    他们与谢玄是有交情,可这交情还未厚到将王爷的性命交到他手上的地步,就算谢玄能来无去无踪, 又怎么保证他一定会将王爷送到船上。

    曲正先自开口“谢兄弟,非是我不相信你, 可事关重大……”

    澹王满面沉色, 打断曲正“我信你,何时走怎么走?”

    留下只有等死圈禁这一条路, 只有冒险方能求生。

    谢玄早料着了他们不会轻易相信, 却没想到澹王还有这气魄,咧嘴一笑“你们自己走出去。”

    曲正与澹王面面相觑,朱雀坊外众兵把守,谢玄能进来, 他们却出不去。

    谢玄伸出手指,拈取一点灵光,悬空作书, 画下一道符,拍在曲正身上,曲正立时消失在澹王的视线中。

    澹王惊愕出声“曲先生!”

    曲正不明所以, 应了一声“王爷。”

    屋中听得见他的声音, 却看不见他的人, 曲正自己低下头,竟也瞧不见自己的手脚在何处, 只有青砖石上留着一点影子。

    谢玄伸手一拈,拈起灵光符咒,文字转为光点,凝在谢玄的指尖上。

    曲正便又出现在澹王眼前,澹王大开眼界,他府中虽供养门客,门客之中又有道士,可从未见过如此神术。

    “谢兄的道术果然精深。”澹王既然知道了谢玄的身份,见他自己不说,便也不说破,却在言辞上透露出来,称他为兄。

    曲正心细如发,听见这句心中一顿,王爷就算看重谢玄,也不该自贬为弟,哪里知道就算称兄,都已经是澹王抬高了自己。

    澹王又问“谢兄此术可有何限制?”

    “自练成之后,未曾有过限制。”

    澹王一面庆幸,一面隐忧“我想将的妻子妹妹都带出去。”就算精简随从,也得有十人左右,而且王妃还有孕在身。

    只怕走不了远路,得着人抬轿。

    谢玄搓了搓下巴,这却有些麻烦,三两个人,还能无声无息的出去,这么多人再走可不容易。

    曲正谏道“王爷三思,如今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我不走,王妃明珠尚有活路,我若走了,她们便活不成了。”

    澹王一边说一边看向谢玄“谢兄,可有法子将王妃明珠藏匿起来,只要不被发现就行。”王妃有孕在身,走是走不远的,只要把人先藏起来,再行安排。

    若是他立时放下妻子妹妹,只顾自己逃生,谢玄反而不齿。

    他办事都随自己的心意,若不齿澹王为人,就连手都不会伸一下,听他还担心妻子妹妹,心中点头,这忙帮得更舒畅了。

    轻笑一声“这有何难,给我找只船找辆车,不拘什么,能装下要带走的人就行。”

    这时候又到什么地方去找船来,曲正想了一会“后院湖中小舟行不行?”

    谢玄站起来抻了抻腰“行。”

    荷花池中一只小舟,是王府女眷们坐船赏莲采莲蓬用的,漆红饰绿,里头还有琵琶管弦,装饰得十分华美。

    谢玄站在台前,双掌一托,将那舟从塘中托起来。

    反过船身,对曲正道“取朱砂来。”

    灵光沾取朱砂,不用竹管便将符咒嵌在船身,写上一笔,那船便隐去一点,先是没了船舱,跟着又没了船顶,最后连船桨也一并消去。

    谢玄一拍脑门“该叫你们先坐上去的。”

    旁人瞧不见,他却能瞧见得见,这舟上不过附着诸多灵光,像是挂着小灯笼,在黑夜之中反而更加显眼。

    澹王妃与明珠早就等在一边,明珠乍见谢玄,知道他与小小无事,脸上绽出笑意,可想到宫中死了这么多人,又难受起来。

    她拿了个包袱递给谢玄“这些替我交给小小,是我送给她的,若是能遇见我侍女阿绿,也分一半给她。”

    澹王妃脸色微白,扶着腰肢,这船上只够坐下三四人,府中这些人都带不走。

    曲正往后退了一步“人越多,船越慢,何况府中还要我善后,王爷若有一日能再进京,我也可在京中接应。”

    谢玄写了三道灵符,一人一道递到他们手中“把这符贴身藏着,到了地方取出来就是。”

    说着扶三人上船,他自己站在船头,两臂一伸,小船摇摇晃晃升了起来,澹王一把握住了王妃的手。

    小船凌空而起,越升越高。

    风从小舟窗外灌进来,飞得越快,风就越大,澹王解下斗篷罩在妻子身上,看王妃闭着眼睛,对她道“如此奇景,一生得见一次,你睁开眼睛,瞧瞧外头。”

    王妃紧紧握住澹王的手,眼眸掀开一条缝,就见京城街巷荧荧,琉璃河灯自万善殿顺御河而下,害怕之情一扫而空,喃喃说道“仙人法术也不过如此了。”

    澹王抚着她的背,人虽坐在船中,目光却投向窗外。

    出了京城,便无灯无火,舱外只有山色月影,澹王未离京城便在心中部署,待回封地,便举义旗,“杀妖道,清君侧”。

    谢玄将他们送到船上,推船入江,狂风一鼓,船已经到了江心。

    他这才回到山谷中,欢喜无限的告诉小小“我方才干了件大事!”

    话音才落,谢玄便顿住了,凑到小小脸前,仔细盯着她看,她眼睛里的雾色退去,如秋水一般澄澈。

    “你这眼睛怎么了?”谢玄盯住了细看。

    小小睫毛微颤,两人鼻尖对着鼻尖,她轻轻摇头“没怎么呀。”还瞧得更清楚了。

    两人相互对望,谢玄不动,小小也不动。

    玉虚真人本想蹭上来问问谢玄进城一趟,带没带酒回来,看着二人凑得这么近,还以为他们要亲嘴儿。

    一甩袖子掩住脸,两只眼睛从袖子上的两个破洞看出来,大声嚷嚷道“乖徒弟,带酒了没有?”

    谢玄哪知这个一辈子打光棍的二师父,心里竟然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回身摇了摇头道“不曾买酒。”

    但他给小小带了花糕饴糖回来。

    玉虚真人咧咧嘴,想骂这个徒弟不孝顺,可想想小小才刚醒,总不好跟小姑娘争吃的,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我自己去。”

    说着高声喊道“啊!这个天啊!真该喝一口酒啊!”

    小小眨眨眼睛,走到门外,玉虚真人这嗓门,把林中鸟雀都惊了起来,扑棱棱飞得干干净净。

    小小疑惑道“二师父这是在作什么?”

    谢玄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摸摸鼻子“他这是找酒喝呢。”

    说着捏了块花糕塞到小小嘴里“你等着看罢。”

    过得片刻,林间微响,呼延图捧着一片大叶出来,叶中一捧晶莹,他板着一张脸,把叶子递到玉虚真人的手边。

    “只有这些。”

    洞外酒香四溢,玉虚真人嗅着叶子上的酒水,急巴巴的接过来,仰头让那酒液顺着叶脉流下。

    一滴酒液都不剩,喝完了才道“怎么每回你都能找着酒呢?”

    他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猴子们藏酒的地方,第二回再去,猴子就走得干干净净,喝得到第一回,也喝不到第二回。

    呼延图瞥了玉虚真人一眼,并不答话。

    玉虚真人堪不破这秘密,摇头晃脑的走了,嘴里还念念叨叨“这酿酒的必是个母猴子,不是公猴子。”

    必是看呼延图生得漂亮,这才给他一口酒。

    等玉虚真人走远了,谢玄才道“我猜,你每次就偷这一点儿。”

    只偷一点,猴子们便不会发现,下次还在那里存酒。

    呼延图看了眼谢玄,微微颔首。

    小小轻笑出声来,谢玄拍了拍脑门,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包,对小小道“这是明珠给你的。”

    呼延图本待要走,听见明珠的名字,脚下一顿。

    这世上无人知道他扮作阿绿与明珠同处一室,就连明珠自己,也永远不会知道。

    “她说若是你能见到她的侍女,叫……阿绿,分一半给她。”

    当日皇宫大乱,玉台上死了许多宫女太监,捞出来的尸体都认不出是谁,只能草草掩埋。可也逃出来许多宫女太监,明珠希望阿绿是趁乱逃走了。

    呼延图脚步不停,离开石洞,小小望着他的背影,问谢玄道“师兄与他是朋友了?”

    谢玄想了一会儿,摇头否认“不是朋友。”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只要出了山谷,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当陌生人。

    小小点了点头“明日咱们进城看师父去罢。”

    谢玄一怔,呆立在原地“你……你知道师父……在哪儿了?”

    小小抿唇一笑,目中璨然有光“师父在家里。”

    谢玄摸不着头脑,但看小小的模样,跟着松快起来,他几日几夜不曾好睡,办完大事,困意翻涌,就在小小的石床上一倒,睡了过去。

    小小打开小包,里面是两个荷包,荷包中塞了金银,还有明珠的那一对红宝石蝴蝶发钗。

    呼延图坐在石洞里,听见门前脚步声,抬起头来。

    小小站在石洞口,他不知如何跟她说话,在他手下受过伤的人,就没有再活着的。

    “这个给你。”

    小小并不进洞,轻轻一抛,将那个荷包扔向呼延图,呼延图伸手一接,里面沉甸甸的,他打开一看,认出了明珠的发钗。

    “你!”呼延图站了起来,“你早知道了?”

    小小摇了摇头“我刚刚才知道。”

    每个人的命火在她眼中都似一盏花灯,灯色不同,花样不同,要从千百只灯笼里分辨每一只有什么不同,她挑不出来。

    可两盏灯笼比较,她却能分辨得出。

    每回见呼延图,他都混在人群中,阿绿却她单独见过许多回,方才细辨呼延图的命火,便猜测出大概。

    小小转身要走,又停下脚步“明珠是个好姑娘。”

    呼延图捏着荷包,嘴角一挑,笑意满含讥诮“我自然知道。”

    等小小走远,他敛起笑意,低声又道“我自然知道。”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