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 09第8
    祁寄干脆闭嘴不理他了, 低头扒饭, 专心吃肉丸。g g  d o  n

    “你说话啊?!”

    眼见祁寄依然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祁鸣宇愤愤抬手, 想摔筷子。

    祁寄瞥他一眼“你不吃饱晚上肚子会叫。”

    祁鸣宇一口气正正被憋在胸腔里,噎得他心口发疼,又死活找不到发泄口。

    这么些年了,他怎么会不知道祁寄的脾气。若是祁寄不想说, 就是被火烧铁烙了他也不会开口。

    气氛一时变得异常沉闷。

    过了一会儿, 祁寄吃完了那颗像是什么美味珍馐一样的肉丸,才终于舍得开口。

    “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 其余的不用操心。”

    “我已经工作了, 你也知道星海的待遇好,我多忙一点就能挣钱。这些事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你别分心,好好读完高三再说。”

    “我有什么好读的。”

    祁鸣宇气极反笑。

    “我都已经拿到保送资格了, 今年完全可以出去打工挣一年的钱……”

    他话没说完,屋里气氛就已经不对了。

    “啪”的一声, 真正把筷子直接摔出去了的人是祁寄。他出手极快,丝毫没有留情,手掌直接卡住祁鸣宇腿上的麻筋,细白手指掐在大腿筋骨点, 手腕一拧, 就疼得祁鸣宇猛一哆嗦。

    被钳制的大腿下意识一挣扎, 膝盖又重重磕在餐桌上, “砰”的一声,震得桌上碗筷都挪了位置。

    祁寄没收回手。

    “你毕了业有八十年的时间能用来打工,可你这辈子能有几个高三?”

    他的声音冷凝如冰“再敢说这种混账话,我就打断你的腿。”

    祁鸣宇疼得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却紧咬着牙关没喊疼。积蓄已久的情绪彻底冲破了理智的防线。祁鸣宇死死盯着祁寄,红了眼底。

    “可我根本就不想让你为我花这么多钱!”

    他急喘着,声音变了调。

    “要不是为了我搬回s市上高中,爸妈也不会……”

    沙哑的尾音打着战,这句话祁鸣宇到底还是没有说完。

    可之后半句的内容,在场两人都心知肚明。

    祁寄沉默地垂眸,盯着自己微微蜷曲的手。

    他的肤色苍白如纸,白得吓人。皮下青色血管蜿蜒细弱,像是在手背稍微用一点力,都能直接把血管掐断。

    室内沉寂着,良久,祁寄起身,弯腰,捡回了自己的筷子。

    他坐回来,端起碗继续扒饭,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动静。

    屋内只剩下祁鸣宇尚未平复的急促呼吸声。

    祁寄沉默地吃完饭,收了自己的碗筷,起身准备去厨房冲洗。

    走之前,他语气平静地留了一句话。

    “要不是当年陪我高考,家里没能搬来s市,他们也不会在老家帮人担保被骗,破产了还得起早贪黑跑货挣钱。”

    祁寄说完就走了。

    但被揭开的伤疤却并未因为对话的结束而停止疼痛。

    祁寄不懂,祁鸣宇怎么会觉得是他的错呢?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祁鸣宇一分一毫的责任。

    祁鸣宇那么想,只是自责。

    祁寄不一样。

    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祁寄的户籍在老家,小他三岁的祁鸣宇却是s市户口。当年s市尚处在对外吸收资源阶段,官方发布了新条例,在本地买房就能获赠一个本地的新生儿户口名额,祁鸣宇就是在那时候出生的。

    s市发展势头极为迅猛,没过两年就停了这个买房赠户口的条例。但这并不影响祁鸣宇的户口,大家都觉得这是祁家父母走运,赚大了。

    只有祁寄还在家里,每天数着日子,等父母回来团聚。

    后来,等祁寄稍大一点,父母也在s市站稳了脚跟,就打算把大儿子一起接来s市上学。然而政策收紧,s市下发的新条例,对祁家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s市开始严查学生户籍,非本地户口一律不得在s市参加中考和高考。

    不参加中考就不能在本地读高中,s市的高考又是自主命题,和老家根本不是同一张试卷。祁寄无书可读,祁父不得不带着他回了老家。直到祁寄考上了s市f大,他们一家才重新得以在s市团聚。

    然而就是在老家生活的最后一年,祁家父母被同乡人设套坑骗,被迫欠下了高额债务。

    他们几乎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却依然要跑长途拉货挣钱还债。

    祁寄一直在想,如果他早一年高考离开家乡会怎样。

    他想得头骨像被钢针凿穿一样血淋淋地疼,也再想不出比现在更糟糕的结局了。

    自那天之后,祁鸣宇再也没问过祁寄钱的来源的事。

    没过几天,祁寄就接到了班主任杨老师的电话,说各种手续证件都已经办好了,过两周就准备出发。

    祁寄郑重地谢过老师,这件事总算是在心里放下了。

    但他自己的状态却不是很好。

    之前为了挣钱还债,祁寄白天上班,晚上做各种兼职。科技公司本来就不是能浑水摸鱼混吃等死的地方,况且祁寄还是设计岗,加班都是家常便饭。

    为了不耽误兼职工作的到岗时间,祁寄不得不在白天超进度完成工作,才能在下班赶过去。

    等兼职下班之后,天都快亮了,没多久他就又要回公司上班。

    就算祁寄年轻,他也不是铁打的。

    况且这两年里,他早早就给自己造出了一身病。

    体力透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因为重新提起父母欠债的事,祁寄的精神状态也受了些影响。

    他又买了一大包烟片,避开人自己嚼着清醒。但尼古丁至多也只能做个虚幻的安慰剂,麻痹劲头过了,现实的空虚反而让人更冷。

    而且,祁寄还好几次在上下班路上隐约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

    那种目光并不友善,但祁寄却始终没能找出视线来源。这种被窥视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忽视,导致祁寄这些天上下班一直都很不舒服。

    留给他做心理准备的时间并不长,没过几天,祁寄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看见来电显示时,祁寄不由皱紧了眉。

    电话是钱哥打来的。

    钱哥是拳场的拳手经理人,也是之前给祁寄介绍华亭会所短期工作的那个人。决赛已经结束,祁寄说过自己不会再继续参加比赛,他们的联系本应就此结束,结果电话接起,钱哥一开口就让祁寄回来参加表演赛。

    祁寄直接拒绝了“不去,没时间。当时我就说过之后不会再参加了。”

    “你说是说了,拳场可没同意。”钱哥仍然是那副无赖嘴脸,他冷笑一声,“大冠军,你还真以为这是过家家?想想你赢的那些钱,这里哪有打完一轮就走的规矩。”

    祁寄烦躁地捏紧鼻梁。

    他真的不想再搅和进去了。

    钱哥重重吐了口痰,清完嗓子,换了个语气“行了行了,就这一次成了吧?”

    他把话说得像吃了多大亏不得不妥协一样“你总得弄个正式的了结吧,是不?不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要不然拳场生意还做不做了?以后别的拳手也不好管。”

    “这次结束,彻底一拍两散伙,之后我保证再也不联系你了!”

    祁寄没松口。

    他想起华亭会所的王经理,想起侧门巷子里那六个围堵他的男人,还有这些天来周遭莫名的视线。

    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但钱哥的耐心一向欠缺。

    见祁寄软硬不吃,钱哥冷笑一声,亮出了杀手锏。

    这次是一招致命。

    他的话甚至是笑着说的“z011,你还有个弟弟是吧?”

    男人动作的力度并不算重,怀里昏迷的人却低低地用近乎气声的鼻音闷哼起来,他似乎不堪其扰,意欲躲开男人的按揉,下意识挣动了一下,却是缩进了对方温暖的怀抱里。

    “唔……”

    裴俞声猛地被投怀送抱,温香软玉依偎在怀,却是又好气又好笑。

    看祁寄刚才打架那种拼着挨上一拳也一定要按着人狠揍的劲头,裴俞声还以为这小朋友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疼,哪想到对方失去意识昏迷了之后居然开始撒娇,稍微按得重了一点都会委屈地用鼻音哼哼。

    特别是小腹和后腰附近的部位,裴俞声手上力度放得再轻都没用。男孩一被碰就想躲,像极了不想打针的小孩子,可怜兮兮地往家长怀里缩。

    又甜又娇。

    叫人又心疼又好笑。

    想归想,裴俞声还是谨慎地查看了一遍祁寄身上的伤,这一细看他才发现,对方原本白皙的皮肤几乎已经尽数被青紫伤痕覆盖,甚至连他自己刚刚那试探性的按揉,都在对方身上留下了痕迹分明的指印。

    裴俞声挑眉,扫了眼自己的手指。

    他一向对自己的力度控制颇有自信,此刻却罕见地出现了些许疑惑。

    然而即使移开了视线,男孩光滑微凉的皮肤上的指痕依旧烙印在脑海之内。

    分明,鲜红……

    被他亲手印上的痕迹。

    裴俞声没想到对方怕疼,更没想到祁寄会这么的……

    敏感,易碎。

    比预想中更单薄更轻的柔软身体倚靠在怀里,像一片飘盈的羽毛,轻得仿佛没有重量,又脆弱到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坏撕毁。

    手臂圈在人伤势最轻的后腰,裴俞声垂眼,浅色双眸敛了光,愈发显得暗沉。

    怀抱被填满,欲望却愈发难以满足。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