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吵点架
    闫乾哭笑不得“大学时候的艳福”

    “难道不是吗”简乔新坐在被子上, 掰着手指头给他数“投怀送抱的,拍卖的, 穷追苦舍的”

    闫乾好整以暇的倚在枕头上瞧着他“别说大学时候了,叔叔难道现在没有艳福吗”

    “”

    简乔新心里的气就像是气球被戳破了一样。

    对啊, 闫乾又不是只有以前才受欢迎,他现在也是这样,桃花运不断, 身边环肥燕瘦难道诱惑还少吗,自己也真的是,怎么一时想不开,就惦记这个事情了呢

    闫乾微微凑近了他一些,嘴角勾笑, 声音带着些许低沉“叔叔现在的艳福不就是你吗”

    简乔新一愣。

    “至于浅不浅的”男人的目光往下移,声音慵懒而又带着些磁性“恐怕还是得试试。”

    “”

    流氓。

    虽然被揭了老底,也被媳妇怼了两句, 但是经过这一胡闹, 脸皮子薄的简乔新已经没空同他计较, 直接翻身蒙着被子睡了。

    海边的晚上风大,气温和白天相比较是骤降,火堆在外面烧着倒也不用担心,因为拍摄的缘故,晚上24小时都有工作人员在外面守着, 不用担心会着火。

    但火堆的热度总归是治标不治本, 该冷还是冷。

    后半夜的时候, 简乔新就被冻醒了,帐篷外面的嗖嗖的风声,呜呼呼啸,乍一听起来,在这样的夜晚有些吓人。

    翻了个身,手脚冰凉,被子里面没有一点暖和气。

    太冷了,好不容易有的睡意也被冻没了,简乔新辗转反侧,就在他又一次的翻身时,身后传来声音“睡不着”

    简乔新的动作一僵,他背对着闫乾,没敢回头“吵到你了”

    “外面风声那么大,跟你有什么关系”闫乾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抱着你的被子,来叔叔跟前睡。”

    简乔新冻的都缩一块了,他轻声道“我身上太凉了,会凉着你的。”

    如果不是因为没在手边,而且场景也不太合适,闫乾恨不得把这货抓过来打一顿,算了,打肯定舍不得打,还是艹一顿吧,给艹老实了就不那么气人了。

    现在他也明白了,简乔新并不是跟他生分,他只是怕自己会给任何人添麻烦而已,这是一种习惯,一种已经深入骨髓的习惯为别人着想,接着,才是自己。

    没有刻意去针对誰,只是下意识的性格使然。

    虽然他很冷,但如果会凉到别人,他就自己受着,虽然他也很饿,但如果自己吃了别人的东西,别人也会饿,他就自己熬着。

    简乔新就是这样,有什么事情,他宁愿苦着自己,也不愿意给别人添一点的麻烦。

    帐篷抖了抖,睡在帐篷里面的简乔新只感觉到身上一重,有一套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然后被角被掀开,有人钻了进来,带着温暖和热气。

    闫乾把他一把搂着“过来。”

    简乔新被他抱住,男人的胸膛十分暖和,就像是个冬天的暖炉,散发着浓浓的暖意,把一切寒冷都驱散开来了。

    简乔新贴着他温暖的身子,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靠着闫乾“会凉到你吗”

    “你别乱动,一会儿捂热了就好。”闫乾把他的脚放在自己的身上“你乱动,到时候洒风进来,你冷,我也冷。”

    简乔新一听,果然不敢动了。

    闫乾嘴角勾起笑,他现在算是明白该怎么治简乔新了,这小孩不是害怕给别人的添麻烦吗,那就用这点来治他呗。

    外面的风依旧在吹,但简乔新已经不冷了,本以为会是很难熬的夜晚,因为闫乾的存在就变得过的飞快,原本以为两个人在一起他会因为别扭很难入睡,结果没有任何的难度,很快的就睡过去了。

    甚至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甚至在赖床。

    外面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来来往往,聊天的声音不时透过帐篷传来,断断续续的,虽然声音不高,但他也还是醒了。

    简乔新揉揉眼坐起来。

    闫乾正好从外面进来,见他醒了,便道“起来吧。”

    “好。”

    白天的海岛热度很高,根本用不着穿什么外套,就昨晚洗完澡换上的衣裳穿着就能出来,今天的天气真的非常好,万里无云,天空蓝的通透,空气也清新的很,带着海风的咸味,在一旁刷牙洗完脸,早饭已经煮好了。

    同样跟他一样晚起的还有简单,煮早饭的反而是两个昨晚就只能在一边劈柴的大男人。

    闫乾坐在小凳子上面,用勺子搅合搅合锅里“昨晚的白米还剩下些,煮了点海鲜粥。”

    傅楼归用勺子挖了一点尝尝味“还有没吃完的海鲜都在里面了。”

    简单闻到香味了,他勾着头看了一眼这黑暗料理,只见白米粥里面鱼虾蛤蜊什么的混在一起,大锅饭果然是香。

    坐在一旁涂防晒霜的简乔新昧着良心说“这个虾挺好的,有营养。”

    简单也露出了官方的微笑“是的是的,真是不错,你看这个螃蟹,它又大又圆”

    “”

    于是最后虾都被夹给了简乔新,螃蟹落到了简单的碗里。

    一顿饭简单的吃完,新的一天,节目组展开了新的作死,不搞事情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不搞事。

    导演一边拿着他的蒲扇风一边说“各位,咱们今天玩点刺激的吧”

    闫乾坐在椰树的树荫下,慵懒的靠着“比如回家的诱惑之屠杀节目组”

    “”

    “怎么说话呢。”不远处的傅楼归嗤笑一声“或许是回村的诱惑之谋杀导演呢”

    导演“”

    你们俩是属魔鬼的

    简单和简乔新坐在一起喝椰子汁,表示什么都没听到,导演你继续说。

    平复完心情的导演继续拿起自己的大喇叭“咳,我们的钱不能用椰子换了,今天要开着小船去下海捕鱼,捕到的鱼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所以大家今天的一切吃穿用度,都要靠勤劳的双手去创造”

    一片诡异的沉默。

    最后还是好宝宝简乔新尬笑一声,鼓了掌“好刺激。”

    海风吹过,海鸥声阵阵,犹如尴尬的乌鸦叫,最后还是在闫乾的带领下,众人零零碎碎的一起鼓掌,避免了导演一个人独自芬芳的尴尬。

    收拾好行装之后,众人决定分两队下海捕鱼。

    闫乾坐在小游船上,他在整理渔网,边对简乔新道“会游泳吗”

    简乔新老实说“会一点。”

    “行。”

    简乔新有些好奇,行什么,他看着正严肃穿着防水衣的闫乾,有个猜测在脑海里面渐渐行成,但不太敢说。

    这次出海节目组没敢随意,毕竟这次的嘉宾有些身价实在太高,安全怎么说都是第一位的,他们请来了当年有名的老渔民跟着一起出海。

    常年风吹日晒的看起来年纪会比实际的要大一些。

    简乔新看着眼前这个皮肤黝黄,满脸褶皱的老渔民,他先问了个好“这是您家的渔船吗”

    老渔民点点头“是自家的。”

    闫乾在船上坐好,他已经套好了皮的防水服,这是背带款的,肥大的很,他却穿的很自然,对渔夫说“叨扰了。”

    老渔民摆摆手,节目组的摄像大哥没有跟他们一个船,而是开着个小船在后面跟着,今天的海面风平浪静,船在大海里面行驶激起白色的浪花。

    等到了海中心停下,老渔民说“你们得把网撒下去。”

    简乔新也是第一次捕鱼,他拿起船一角的白色银网,这网皱巴成一团,还很重,拎起来很费力气。

    闫乾在一旁接过另一边理。

    渔民在后面做着往海里撒的手势“你们就朝着外面撒。”

    简乔新便跟着闫乾一起朝船边移动,因为撒网出去要费很大力,他半个身子几乎都要靠在船畔,努力的往外抛。

    “不行,还是撒不好。”

    抛网这种事情需要技术的,一般人,尤其是从来没弄过的人还是不行的,老渔民见此便主动过来当技术指导,简乔新和闫乾一个人抓住一头往外抛。

    大海的中心有浪是常事,有一道海浪打过来,船在海面上晃悠了几下,平衡力不够,有些危险。

    站在边缘的人是波及最大的,就在简乔新努力稳住身形想让网撒出去的面积更远时,闫乾握住了他的手腕。

    扔出去的渔网落在海面上,闫乾紧紧的攥着他的手腕,目光幽深如一汪深谭,那里面是让人不敢去深究的东西,男人一字一句道“往后站。”

    简乔新一愣,他指了指海面的网“可是,咱们的”

    “我让你往后站。”闫乾的声音冷了一点,直接拉着简乔新往后走了几步。

    渔网已经撒下去就等着鱼儿上来了,可是渔船上面的气氛却是一下子就僵硬下来,突如其来的厉语让简乔新有些无所适从。

    闫乾坐在他的旁边,也没有说话,他低着头,一贯是慵懒惬意的气息散尽,这会儿裹着一层莫名的戾气。

    老渔民知道这两位是明星,是大人物,也没有上前搭话,而后面的节目组则是有些高兴,他们做节目的,就是希望冲突点,最好嘉宾再吵点架,节目更有看点,收视率就会更高了。

    船上的简乔新坐在男人旁边,有些踌躇和不安。

    他看了眼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那其实很安全,并不会真的掉下去,可闫乾很紧张,来的时候他还问过自己会不会游泳。

    是因为什么吗,闫乾不会莫名其妙发火的,肯定有原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