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3|番外十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这些日子,小丰村多数人家都为了那些粮食起了不少争执。

    小丰村有那么多外头嫁进来的媳妇, 也有那么多嫁到外村的女儿,拿隔壁村来说吧,这日子差到玉米面掺糠麸了, 这还是现在,等再过些日子,恐怕连玉米面都没了,只有糠麸了。

    往日里,糠麸都是喂牲畜的,哪里是人能吃的, 粗糙卡嗓子, 吃多了还会堵肠胃, 大人的消化力好, 还能熬, 小孩子就不行了, 这嫩嗓子和肠胃, 都受老大罪了。

    这不, 那些人就将眼睛盯上了勉强算是丰收的小丰村, 一个个嫁到小丰村的媳妇的娘家人上门借粮,或是已经出嫁的闺女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来娘家求粮。人心不是铁打的, 加上现在的旱灾远没有到之后那样严重的地步,大家这心里头还没那么紧迫,这粮, 就稍微借那么一点点,多了也是不肯的。

    这么一来,家里的摩擦就大了。

    现在也不是家家户户都像顾家这样分了家的,多是上头二老还在,家里的几兄弟不分家住在一个院里,吃住都是一起的。

    既然这没分家,自然就是一户,这粮食也都是放一起的,这老大媳妇娘家来借粮了,老二老三媳妇家的来了是借还是不借,你借了老大媳妇娘家二十斤玉米面,难不成还能接老二老三媳妇娘家十斤?

    一堆糊涂账,往日里还算和平的小丰村这些日子就没断过争吵。

    这没粮要挨饿,有了粮也不见消停,都不知道那个好哪个坏了。

    相较之下,顾安安家里就平静了许多,一来分了家,二来顾保田和苗翠花也没闺女,几个儿子都分到了足够的粮食,没有要上门借粮的人,而且苗翠花那战斗力摆在那里,也没人敢来她这借粮食,就怕不仅没借到粮,反而惹了一身臊。

    顾安安想着刚刚奶奶的脸色,想来大伯母这借出去的粮还不在少数,不然奶奶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怪不得大伯母明明知道奶奶的性子,还怂恿大堂哥和大堂姐来家里吃饭,看样子是想从他们家里描补回去,只是大伯母还是低估了奶奶的性子,今天这一出过后,恐怕会消停很多了,就是不知道这粮食到底借出去了多好,大伯还要不要的回来。

    顾安安清楚,接下去的两三年这粮食只会越来越缺,没有储藏足够的粮食,接下去的日子就更难熬了,大伯一家实在撑不过去,爷爷奶奶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还是会帮一把。

    不是顾安安小心眼,凭什么大伯母偏心自己的娘家人,最后买单的却要是爷爷奶奶和他们一家,不过,连她都能想到的事,顾安安觉得奶奶一定也想到了,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过去的。

    相处了两年,顾安安对于奶奶的本事已经有了十分清晰的了解,作为苗老太太的头号老缠粉,她相信奶奶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的,就是这么自信。

    “妈,秀妮儿几个......”

    走出老远一段距离了,田芳这才鼓起勇气追了上来,看着跟在苗老太后头,黄瘦的三个闺女,话说的吞吞吐吐的。

    今个儿一早老太太就让人把她家三个闺女叫了过去,一开始她还不知道什么事儿,刚刚隔壁上演了这么一出,现在的隔音又不好,田芳在自个儿的屋子里,把大哥大嫂家发生的一切都听见了。

    这件事,占便宜的是她的三个闺女,可是说实话,她心里却是有些埋怨苗翠花这个婆婆的。

    秀妮儿几个就只是丫头片子,哪里有资格吃那些好东西,她都听到了,大嫂家里蒸了鸡蛋和白面馍馍,还烙了煎饼,这样的好东西,给几个丫头吃就是糟践了。妈要是早就觉定搞这么一出,一开始就应该叫建党过去啊,他是男人,又是家里的顶梁柱,只有他才配吃这些好东西。

    这么想着,田芳也有些怨上了几个闺女,没孝心的白眼狼,也不知道给她爸藏些好东西,就顾着自己吃,生闺女果然没用,她还是得尽快努力生个儿子。

    田芳什么话都没说,可是苗翠花却也大概猜到了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撇撇嘴,十分看不上这个媳妇。

    说起来,苗翠花也算是十分大度的人了,当初三个儿子娶媳妇,都是他们自己看上了才算数,只要女方没有硬伤,苗翠花都是同意的。

    用她的话说,将来和儿子过一辈子的人只有他媳妇,是好是坏都让他自己选,当然,如果有重大短板苗翠花也会提前打听清楚告诉儿子,他要是依旧一意孤行,认准了人家闺女,苗翠花也没有二话。

    当初顾建党在大哥顾建军的婚礼上相中了和王梅一个村的田芳,当时苗翠花就让人打听了,这田家在他们村的风评不好,活都是闺女的,好事都是儿子的,田芳在那个家做牛做马,田家还想靠卖闺女给儿子娶媳妇,所以这彩礼要的高,嫁妆一分没有。

    可是顾建党就是相中了他,那时候顾家可远没有现在这条件,是苗翠花偷偷卖了自己的嫁妆镯子,才凑够的彩礼钱。

    之后几年,顾建业长大了,也赚了钱,把那镯子又从当年的那个买家手里买了回来,偷偷在老太太生日当天还到了老太太的手里。

    所以说,这父母偏心也不一定是没有理由的,或许一开始是一碗水端平的,这日积月累的小事,就足够改变父母的态度,让公平的变得偏心,让偏心的变得更偏心。

    “啥事啊?”

    苗翠花瞥了看上去懦弱,那眼珠子却一直乌溜溜转悠的媳妇一眼。

    田芳的那些小心思在老太太的眼神下几乎无所遁形,整个人僵硬地站在边上:“没啥,就是三个丫头出来挺久了,家里还有好些活呢,想叫她们几个回去了。”她搓了搓手,看着被老太太抱在怀里,看上去白胖可爱的顾安安,心里又些许不屑,“这女娃娃还是要勤快些,不然以后不好找对象,秀妮儿几个懒备,平日里没人盯着就偷懒,我让她们多做些活,是为她们好。”

    似乎是解释,田芳又加了后头的那些话。

    顾秀顾春和顾丽的因为田芳的那些话,眼神更黯淡了些,今天白天,几乎是她们过得最开心的日子,吃了白面馍馍,还吃了煮鸡蛋,现在嘴里还留着鸡蛋的味道。

    顾丽舔舔嘴,有些失落,刚刚二堂哥和三堂哥说了要带她一块去玩嘎拉哈,二哥有四个嘎拉哈,都用朱砂染了色,红红的,可好看了。

    嘎拉哈是村里孩子热衷玩的一种玩具,它本身是猪羊身上的膝盖骨,每年杀猪杀羊的时候,这膝盖骨都会被分给喜爱玩嘎拉哈的孩子,至于那么多孩子分给哪一个,那就得看自己的本事,和自己爹妈的本事了。

    顾向文手上的那四个嘎拉哈是顾保田有一年上山打到的一个野狍子身上取下来的,是顾向文的宝贝,村里的孩子也都很羡慕,只有和他玩的好的人才碰得到。

    “行了,你把人领走吧。”田芳那人要是说的听,苗翠花也不介意多讲几句,可这人脑子早就被他们老田家给教坏了,自己是个女人还看不起女人,顾秀几个投到她肚子里只能说没福气,她这个做奶奶的顶多在大事上替她们把把关,其他的事,就只能看她们自个儿的造化了。

    “好嘞妈。”

    田芳这脸上终于有了点,笑,看了几个丫头一眼,顾丽瘪瘪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向她妈走去。

    “再怎么样都是你闺女,还长个呢,你就是让她们干活也做些轻省些的。”自从有了宝贝乖乖,苗翠花觉得自己的心肠软了很多,以往这样的事,她可不会多嘴。

    “诶!”田芳怔了怔,点头回答道,心里却不以为然,她小时候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就是小时候做多的活,才有了勤劳肯干的美名,顾家不正是因为这点才娶自己过门的吗?

    田芳想着出嫁的时候她妈说的话,对苗老太的提议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当天傍晚,苗翠花正要让儿子去把老大和老二叫过来,说说关于粮食的事,外头就匆匆忙忙跑进来一个同村的人,说老二家里出事了,她那排行第四的孙女顾丽,掉水里去了,现在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要不行了,让他们一家赶紧过去。

    你想想,同样是猪肉炖粉条,你那碗里一片精瘦的猪肉,人家碗里可能就有三四片,还是油水最足的肥肉,这些都掌控在盛饭的人的手里,只要动作隐蔽些,把猪肉盖在粉条底下,谁发现的了啊。

    因此,村里的女人几乎挤破头都想往厨房里挤,做大锅饭可比在地里干活轻松多了,还能趁做菜偷偷先吃几口好的,那就是个金饽饽般的工作啊。

    现在在厨房做饭的一共有五个,一个是他们生产的的大队长苗铁牛的媳妇儿黄秀花,一个是副队长赵青山的妹妹赵青水,一个是队上林会计的闺女林玉红,再有就是顾雅琴,剩下最后一个是队上出了名的困难户王三家的,王三原本是村里的猎户,在上山的时候遇到熊瞎子死了,留下一对老夫妻,年轻的妻子和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妻子在丈夫出事没多久就跑了,两对老夫妻拉扯四个孩子,日子过得着实艰苦,这不,四个孩子中最大的王大妹稍微大一点,大伙就通融让她来食堂帮忙,想要让他们的日子松快点。

    王大妹虽然年纪小,可是干活卖力,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原本那些没争过她,被抢了这么个肥差的妇人也就没话可说了。

    “带着孩子来厨房,也不知道是来干活的,还是来添乱的。”

    顾安安还小,家里人又在地里干活,把孩子交给大房二房的孩子照看,顾雅琴又不放心,只能用布条把孩子缠在背上,好把两只手空出来干活。

    这年头,家家户户都是这么过来的,大的带小的,没有大的帮忙,就自个儿背身上下地挣工分,谁家的日子都不轻松。

    刚刚开口说话的是赵青水,她长得不漂亮,皮肤有些黑,脸型是国字脸,正正方方的,块头还有些大,晃一眼看上去,就和村里的汉子没什么区别。

    赵青水的哥哥是生产队的副队长,觊觎队长的位置很久了,和苗铁牛私底下有些不对付,苗翠花是苗铁牛的妹妹,当初顾雅琴能进厨房,除了顾老爷子本身在村里的威望,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苗铁牛这个舅舅在里头帮忙。

    赵青水一向就看那些妖妖娆娆的女子不顺眼,加上私底下那些小九九,只要找着把柄,就要嘲讽顾雅琴一顿。

    “赵青水,你也是要嫁人的姑娘了,难不成以后还不下崽不成,现在是双抢,哪户人家有多余的人手来看孩子,你刚刚那话,有本事当着全村人的面说说,也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

    黄秀花是苗铁牛的媳妇,自然也就是顾雅琴的舅母,她和苗翠花这个小姑子臭味相投,都是小丰村出了名厉害的妇人,对于赵青水这种一点段位都没有的小姑娘,一点都不放在眼里。

    顾雅琴感激地看着舅母一眼,那敬佩的小眼神更是让黄秀花自信心爆棚,向顾雅琴使了个眼神,表示一切都有她呢。

    赵青水长得不好,因此在找对象这件事上尤其艰难,现在已经二十六了,在农村,那就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偏偏她心气高,一般的男人还看不上,因此一直拖到了现在。这些年,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赵青水也拖不下去了,就是她哥不介意,嫂子也不愿意小姑子一直在家呆着啊,没办法,赵青水找了个同村的,劳动力多的人家,双方已经订了亲了,就等农忙过后就结婚。

    赵青水虽然年纪大了,长得不好看,可是身体结实,还有赵青山这个靠山,只要要求不太高,还是有人愿意娶的。

    这婚事是定下了,可这赵青水对于那个未来的丈夫,还是有些不满的,在看到顾雅琴的时候,这不满就到了顶峰,要知道,这顾建业当年可是小丰村大多数女孩子心里最佳的丈夫人选,偏偏被顾雅琴这个专吃窝边草的兔子给叼走了。

    赵青山不喜苗家人,赵青水对顾建业有好感也只能瞒着,这也是她为什么常常找顾雅琴麻烦的最大原因。

    美色误人,那不一定是女色,男色有时候,也会惹麻烦的。

    “苗婶,青水姐这话也不是有意的,是吧,青水姐。”

    一旁切着菜的林玉红过来打圆场,她和她老子一样圆滑,每次苗铁牛和赵青山有争执的时候,都会出来打圆场,两不相帮,又两边都不得罪,偏偏因为做事手段圆滑,大伙都还念着他的好。

    “哼。”赵青水冷哼一声,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黄秀花听林玉红开口了,也没多为难赵青水,笑着拍了拍林玉红的手背,“苗婶知道你这孩子心善,懂道理,哪像某些人。”黄秀花说笑中带着机锋,气的赵青水面色铁青。

    “也不知道将来哪个有福气能娶你做媳妇,不过也不愁,玉红你模样标志,恐怕到时候,还有那福气嫁到城里去呢。”黄秀花对着林玉红说笑道,在捧她的同时,还贬低了赵青水一把。

    再怎么精明,也只是个未出嫁的姑娘,林红玉还没把她爸的本事学的十足十,低着头羞红着脸,没见到那赵青水,把她也嫉恨上了。

    顾安安安静地趴在妈妈的背上,看着这几个女人的勾心斗角,看来这个小小的村子也不是那么和谐的,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些淳朴的农家人也不例外。
为您推荐